第1745章 女婴

外殿,兰苍来回徘徊着,一脸的焦色。

他的身后,神宫的一些侍卫和侍女都不由指指点点。

兰苍毕竟是男子,就算是神妃的兄长,可他刚才和神妃的亲近模样,不免落人口实。

只是兰苍此时,也没心思估计那么多。

他不知玉手毒尊到底能不能救兰楚楚。

对于这个孩子,兰苍也是寄予了厚望,只要那孩子是个男孩,他就是北境将来的神尊。

过了半个时辰,只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孩子的啼哭声。

兰苍心头大喜,面上却是强自镇定着,叫住了一名侍女。

“进去问问,神妃娘娘怎么样了?”

那侍女匆匆走了进去,稍后就出来了。

“启禀兰苍大人,神妃娘娘母女平安。”

母女?

兰苍一听,眉头拧起了个疙瘩。

怎么是个女婴,兰苍顿觉泄了气。

翘首企盼了半天,居然只是个赔钱货。

只是个女儿,那他将来当太上皇的心愿岂不是落空了。

兰苍眼底暗沉,一脸的不悦,可旋即又想。

反正来日方才,奚九夜不在,兰楚楚又中了相思欲,她正值盛年,又让自己调教过,免不得会食髓知味,自己只需再努力几次,准能再生一个儿子。

奚九夜身为神界战神又如何,连自己头顶上的戴了多大的绿帽子都不知道。

兰苍心下得意,于是吩咐左右。

“知道了,命人准备热水,好好照顾神妃娘娘。”

寝宫内,兰楚楚面无血色,但气色还算是不错。

不得不说,玉手毒尊却有些手段,不足七月的孩子,在她手中顺利生下来了,兰楚楚虽然失了一些血,但服用了一些丹药后,已经能勉强坐起身了。

“神妃娘娘,要不要抱抱自己的孩子?”

玉手毒尊手中抱着那名刚出生没多久的女婴。

这孩子也算是命大,六个多月,长得如猫儿似的。

兰楚楚连看都没看襁褓里的女婴一眼。

她那双精心修饰过的指甲,掐入了被褥中,因为用力过猛,指尖泛白。

竟是个女的。

这孩子本就是她和兰苍的孽种,兰楚楚根本不爱,原本还指望是个男的,这样还能的赢得一个皇长子的身份,可她偏是个女的,而且五官长得还和兰苍有几分相似,兰楚楚一看,心底就膈应。

“来人,找个奶水充足的奶妈子过来。”

兰楚楚不再多看那孩童一眼,顾自在一旁撒气,连奶水也不肯施舍半点。

那可怜的孩子,本就虚弱,此时在玉手毒尊的手中,气息奄奄,她因为饥饿,含着玉手毒尊的手指,对玉手毒尊那张丑陋的脸,一点也不惧怕。

玉手毒尊看着孩子胎毛都没脱干净,皱巴巴的脸,心底有些感慨。

那神妃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连亲生女儿都不待见,这也是个可怜的孩子。

玉手毒尊如此想着,愈发坚定了自己早前心中的打算。

孩子最后还是被抱了出去。

兰楚楚命人将玉手毒尊安排在侧殿里,方便替她调养产后的身子。

在离开之前,玉手毒尊说道。

“神妃娘娘,我看你房中的几盆天罡竹养得极好,能否请娘娘赏赐我一盆。”

兰楚楚倒也没有异议,命人移了一盆到侧殿。

玉手毒尊这才告辞,玉手毒尊走时,兰苍恰好来了,兰苍一进入内室,就遣退了左右,玉手毒尊看在眼底,嘴角勾了勾,也不多说,往侧殿走去。

那盆天罡竹,已经被搬了过来。

玉手毒尊掩上了门后,神情顿时变幻。

她仔细观察着那一盆天罡竹。

指在上面摸了摸,顿觉冰寒刺骨,似有什么东西,正往体内钻。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竹子里竟有鼎息!”

玉手毒尊那张麻木不仁了数百年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抹惊喜之色。

叶凌月的黑白鼎息,落到了常人眼中,只会觉得那是一种很特殊的元力。

只有知道黑白鼎息的人,才知道这肉眼难以辨识的黑白鼎息的厉害之处。

她如获至宝,围着那天罡竹转来转去。

“想不到,继我和鸿蒙之后,竟还有人修炼成了鼎息。不知那人究竟是何方神圣,那天罡竹又是何处得来的。”

玉手毒尊急得直搓手。

她和鸿蒙方仙都曾经是九洲鼎的持有人。

但由于两人修炼和脾性格不同,九洲鼎在两人手中,发挥的作用也不同。

在鸿蒙方仙手中时,九洲鼎大部分时间都是炼丹,行医济世。

可在玉手毒尊手时,九洲鼎基本都是用来炼毒害人的。

这一善一恶,才让九洲鼎和其他方士的鼎不同,它一阴一阳,形成了两股相辅相成的神秘鼎息。

而且,持有一块鼎片是不足以形成鼎息的,天罡竹里的是黑鼎息,其中还携带了很强的煞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