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0章 夜凌日,登场

光子回了营帐,左思右想,觉得阿姐的事没法子再隐瞒下去了。

他于是提笔写了一封信,随即趁着天黑夜色,悄然离开了营帐。

直到来开了九洲大本营三四里远,光子放出了暗号,只见一名暗卫悄然而至。

“把这封信送回神界,交给我娘。”

在光子心目中,自家娘亲一向足智多谋,阿姐的事,想来娘亲自有自己的见解。

那暗卫身影一逝,化为了一道残影。

这时,光子忽觉有些不对劲。

他回过头,看看身后。

除了微凉的月色洒了一地,四周鬼影都不见一个。

“怎么疑神疑鬼起来了。”

光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朝着九洲大本营走去。

就在光子折身离开后,却见一旁,一处僻静的树丛后,闪出了一人。

奚九夜就如鬼魅般,站在了那里。

奚九夜也冷眸凝视着光子的背影。

这个“女人”,总让他有种似曾相似之感。

今夜,因为叶凌月“怀孕”的事,奚九夜心烦意乱。

同样是怀孕,可洪明月怀孕和叶凌月怀孕,带给奚九夜的冲击是完全不同的。

他离开营帐,无意识地走到了叶凌月的营帐外头。

一想到那女人有了其他男人的孩子,奚九夜的胸膛内,就像是有一把火在烧,足足将他的心灼出了一个洞来,疼得厉害。

他很想冲进去,撕开叶凌月的伪装,质问那女人,到底是不是夜凌月。

可那时,帝莘却走了过来。

帝莘没看到他,径直进了叶凌月的营帐,没过多久,营帐里的灯火就熄灭了。

奚九夜闷哼了一声,险些没将自己的拳头捏碎,近乎是行尸走肉般,强迫自己不要冲进去。

就在那时,奚九夜看到了光子。

夜黑风高的,光子鬼祟着,离开了九洲大本营。

对于光子此人,奚九夜一直觉得有些不对头。

他也没多想,就尾随了上来。

哪知就见了光子私下送信的场景。

奚九夜略一沉吟,身子化成了一道残影。

不过瞬息之间,奚九夜就追上了那名送信的暗卫。

那暗卫察觉到了身后有人追踪,警铃大作,数次想要摆脱。

奈何奚九夜的修为比那暗卫高出了一截,最终还是被追上了。

“神界的人?”

奚九夜留意到了那名暗卫身上呼之欲出的神力波动。

暗卫咬牙,北境神尊奚九夜在神界威名赫赫,自己的行踪被撞破,今日是在劫难逃了。

“把信交出来,我留你一命。”

奚九夜冷眸一定,落在了暗卫身上。

那暗卫眼皮动了动,脚步上前一步,似是要妥协。

可就在奚九夜以为那人要交出信件时,忽地,那暗卫冷不提防,身子骤退了数十步。

体内迸出了一股熊熊烈火,身子转瞬就在那火焰之中化成一团焦炭。

“岂有此理!”

奚九夜震怒,他不顾那烈火熊熊,掌上一道蓝色的神之力凝聚,护住了手掌,手骤然挥出,一拳震碎了那名暗卫的尸身。

火中,一封信已经燃烧了大半。

奚九夜劈手抢下了那封信。

只可惜,信早已面目全非,只剩了一角,上面的字迹也根本没法子分辨了。

原来,那暗卫也知,遇到了奚九夜绝无活路。

他不怕其他,就怕落到了奚九夜手上,遭受折磨,不慎漏了夜凌光的身份。

索性就假意投降,实则自碎丹田,将体内神力,化为了**之火,宁死也不肯交出信件。

“那女人到底什么来头,竟会培植出那么忠心耿耿的暗卫。”

奚九夜剑眉拧紧,瞪着那一角残纸。

对方连出手都不出手,直接**,想来也是怕奚九夜看出他的身份。

“嗯?”

奚九夜摸了摸那页信纸,发现纸的成色很特殊,不仅如此,在信纸的页角,还有特殊的篆体花纹。

这可不是普通的古九洲的信笺,倒像是个人定制的特殊信纸。

神界有不少神尊乃至主神都有些怪癖。

他们使用的随身物,都喜欢定制,只用于个人通信。

他心头一动,身后一名北境十三骑的神将现身。

“去查查这种纸,看看是什么人定制的。”

神将领命,很快就消失了不见了。

可奚九夜不知道的是,就在那名暗卫**的同时,在遥远的神域战场。

一座金色的营帐内,一个正在运筹帷幄,布置军务的年轻男子,忽地眉心一蹙。

年轻男子的年岁并不大,他一身金色的战铠,蓄着头短发,面容英俊不失华丽。

站在了十余名年龄足以媲美父辈甚至是祖爷爷辈的神将之中,却犹如众星拱月,所有人都对他马首是瞻。

那青年那双出众的狐狸眼,这时迸出了一墨幽寒的光。

“明日的进攻计划大致如此,都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