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8章 相 认

乾鼎已经完整地吸收了五块鼎片,相较于叶凌月刚得到鼎印时,形貌已经大为改观。

但由于九块鼎片还未齐全的缘故,叶凌月一直只保持着虚鼎方尊的实力,无法凝聚成实鼎。

而且光从外貌上开,这鼎还真是不咋滴。

黑魆魆的,上面镌刻着不起眼的怪异纹路,鼎的大小,也勉强真够叶凌月和小九念一大一小容身。

“云姨,你要用这口鼎突破神隐火?安全不安全啊,可别坑了小九念。”

赤赤小嘴张大,咋看咋觉得这口破鼎不牢靠。

“放心,准保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未婚夫。”

叶凌月笑道,这几日和赤赤相处,叶凌月也知道,这小家伙只是长了一张刀子嘴,实则是个心思单纯的小家伙。

赤赤被叶凌月逗得脸红,紧张兮兮地盯着乾鼎。

乾鼎倏地飞了起来,迎面就撞上了禁制。

一察觉到了有人入侵,神隐火就如惊雷般,骤然炸开,火舌高高蹿起,足有近百尺高。

那火,也像是有灵识那样,从四面八方涌来,瞬间就吞没了乾鼎。

周遭的空气,一下子滚烫起来。

如此的火势,吓得赤赤心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里。

可古怪的事,神隐火如此神勇,可面对破烂烂的乾鼎,却是毫无作用。

乾鼎无所畏惧,三下两下,就突破了神隐火的包围圈。

火墙一下子被突破开了,乾鼎毫发无伤,就如一个脱线的风筝,晃悠悠飞向了前方的空旷平原。

赤赤和混元老祖都松了口气,一直目视着乾鼎化成了一个小黑点。

突破了神隐火的包围后,叶凌月抱着小九念,跳出了乾鼎。

乾鼎一收,又回到了叶凌月的掌心。

小九念看得一愣一愣的,对叶凌月的本领那叫一羡慕啊。

两人一起往前走,一直走到了一座丘麟之下,前方出现了一座石碑。

和上一次小九念来时遇到的石碑相比,眼前这座石碑看上去破旧了不少。

四周野草丛生,石碑上也已经长满了青苔。

“土地公公!我又来看你了。”

小九念一看到那座石碑,迈开了步伐,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

“小鬼?!”

石碑里发出了一个沙哑中带着几分困惑的声音。

叶凌月尾随而上,可就在叶凌月听到那个声音时,她瞳孔剧烈一缩,失声喊了出来。

那声音!

“阎九大哥!”

“凌月!”

石碑这时也留意到了小九念身旁的叶凌月。

叶凌月简直是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阎九,这一座看上去饱经风霜,璀璨的几乎不成形的石碑,竟然就是阎九。

滚烫的热意,瞬间淹没了叶凌月的眼眶。

她近乎是踉跄着,走到了石碑前,难以置信地望着石碑。

尽管很微弱,但是叶凌月的确感觉到了阎九气息。

只是阎九的情况很不好,他看上去像是受了很重的伤。

“干娘,你认识土地公公?”

小九念也察觉到了干娘的异常,干娘眼睛红红的,难道说,她和土地公公是旧识。

“九念,他不是什么土地公公。他是……他是你爹爹阎九啊。”

叶凌月再也忍受不住,眼中热泪夺眶而出。

看样子阎九大哥早就已经知道小九念是他的孩子了。

只是小九念并不知道,这位他每天都要念叨一次的土地公公,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血浓于水,恐怕也就是因为这份割舍了数年的亲情,小九念才会不计一切,想要来看一眼阎九。

小九念只觉得脑中轰然一声,身子僵住。

土地公公就是他的爹爹?

那个抛下了自己和娘亲,杳无音讯,失踪了数年的爹爹?

小九念的眼红了红,他忽然咬住了唇,拔腿就要跑。

“九念,你这是干什么。你不是一直想要找到你爹爹嘛,他就在你面前。”

叶凌月一把拉住了小九念。

她知道小九念对阎九有芥蒂,可他不惜万里,从青洲大陆到妖界,就是为了找阎九。

那若是不是爱,又是什么?

“我没有爹爹。”

小九念负气说道。

阎九沉默了。

他最愧对的,就是彩儿和九念,纵使他有千言万语,可是在面对亲生儿子的时候,他的任何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

“九念,上次干娘已经告诉你,你爹爹并非是故意抛下你和你娘亲离开的,他是为了你干爹,也就是他的好兄弟帝莘,才离开的。他被镇压在这里,我和帝莘都不知道。”

叶凌月愈发自责。

她没想到,阎九这些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哼,他那么在乎干爹,那他娶我娘亲干嘛,不如去娶干爹得了,和干爹生孩子算了。”

小九念噘着嘴。

叶凌月被这孩子气十足的话呛得垭口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