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0章 意外来客

被放出城的北狱司的那些奸细们,正如赤赤所说的那样,很快就逃到了战狼军所在的军营里。

暂时顶替战狼军队长职务的虎纹猫,将他们带到了战痕妖帝的面前。

“启禀妖帝陛下,这些是来自北狱司的灾民,他们声称,北狱司的赤太后与日前,已经陨落。赤赤小公主和手下的妖兵们,已经弃城离去。”

虎纹猫恭敬地说道。

“赤太后果然死了。”

战痕妖帝听了这个好消息后,并无太过惊喜。

岳父夕仲早就说过,赤太后一旦身中符剑,不出几日,必定驾崩。

算算日子,比他预期的还要多了七八天的时间。

“传令下去,明日一早,讨伐千狱城。”

战痕妖帝下令下去,一时间,整个战狼军营都欢声雷动。

这一场两之间的恶战,终于结束了。

消息传到了另外两名妖王的耳中,妖王的军队也开始撤离。

拿下了千狱城,几乎是已经宣告了北狱司灭了。

“千狱城最终还是沦陷了。”阎立妖王接到消息时,并未有多高兴,相反更加忧心了。

他担心的事,还是一一发生了。

听说这一次,战痕妖帝能成功击杀赤太后,是用了南幽古族的秘密妖器。

撇开敌对的关系,赤太后是个让人尊敬的对手。

可百密一疏,最终还是栽在了老奸巨猾的夕仲的手上。

一个男人,用了如此卑鄙的手段算计孤儿寡母的,阎立妖王对夕仲很是不耻。

北狱司一灭,南幽古族在南幽都的势力只会更加强大。

夕仲那老贼,一定会想方设法,杀了阎九。

难道他就真的看着自己唯一的儿子,落到战痕和夕仲的手里?

答案无疑是否定的。

他阎立妖王,从不是坐以待毙之人。

他可以忠于南幽都,但他的家人,他誓死也要捍卫。

“不知道九念那孩子还有凌月她们有没有见到赤太后最后一面。赤赤小公主短时间内,没了兄长,又没了娘,也怪可怜的。你就不能……”

闽清王妃心疼道。

“不能。若是连么点保命的能耐都没有,压根就不配当我阎立的孙子。”

阎立妖王没好气道。

“你就死鸭子嘴硬着吧,要是孙子真有个三长两短,你就抱着你的妖王头衔过一辈子去吧。“

闵清王妃哼了一声,顾自生闷气去了。

翌日,战痕妖帝带着战狼军和五万精兵,不费吹灰之力,攻下了千狱城。

战痕妖帝进城门时,身下是一头逐月赛风兽,他身着鎏金色的九龙战袍,头戴红玺帝王冠,他鼻梁高挺,眼窝深邃,眼中带着不可一世的傲然之意。

他终于踏上了千狱城,至此,整个妖界,都是南幽都的国土。

一时之间,狂喜涌起,充斥满了战痕妖帝的胸膛。

稍微有些遗憾的是,在这个最特殊荣耀的时刻里,自己的爱侣夕颜妖后没有陪伴在他身侧。

但是这不快,伴随着南幽都数以万计的妖兵的高喝声,渐渐散去。

在妖兵们如涨潮的潮水般,冲入千狱城时,有一双暗处的目光,正观察着这一切。

不得不说,南幽都的这位妖帝,淫浸了数百年,一身的帝王之气昭然若揭。

只不过,在叶凌月看来,那帝王之气比起帝莘来,太过张狂了些,就是比赤烨妖帝都要逊色不少,浮于表面,略显浮夸。

叶凌月身形一闪,消失在了暗处。

整个千狱城,如今除了南幽都的兵士外,只剩了叶凌月一人。

在赤赤和“赤太后”的灵柩撤离出千狱城时,叶凌月告了个借口,独自留下了。

最初小九念也一定要留下,奈何被叶凌月丢上了赤赤的马车。

战痕妖帝的人马,占领了千狱殿后,妖兵们在全程展开了搜索。

“启禀妖帝,整个千狱城内,没有一个人影。北狱司的人,的确已经放弃了这座城池。”

听到了这番话后,战痕才彻底相信,他已经完完全全掌控了这座城池。

“虎纹猫,传令下去,将千狱殿仔细搜索一番,尤其是赤太后和赤烨妖帝的住处,务必每个角落,都要搜查清楚。”

战痕还没有彻底放下心防。

赤太后虽然死了,可赤狱军还在,赤烨也没有确切的死讯传来,战痕妖帝始终有些不放心。

虎纹猫领命。

到了傍晚前后,虎纹猫在千狱殿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

“看来这一次,赤族再没有翻身的机会了。”战痕妖帝龙颜大悦。

“妖帝殿下,我们在皇宫里发现了大量珍藏的美酒,方士们都看过了,都是些无毒的宫廷美酒。弟兄们这阵子连夜征战也是辛苦了,不如举办一场庆功宴,犒赏三军?”

虎纹猫躬身询问道。

“这阵子,将士们也确实是辛苦了。就依你所言,今晚,除了防守城门的侍卫,三军狂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