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3章 谁主沉浮

战痕的背脊上不断有汗水滴落,身下女子的吟声,不断刺激着发起新一轮的攻势。

他发泄着身体里的火气,夕颜的面孔,越来越模糊。

正在战痕妖帝酣战正欢时,门外,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只听得一声巨响,门被踹开了。

“混账,谁许你们进来的。”

战痕妖帝没有回头,还在继续着身下的动作,他的好事被打断,正恼火着。

身下弦玉惊呼了一声,慌忙推着战痕。

“妖帝,怪物,怪物!”

战痕回头一看,他也是一惊。

一群身着重铠的冲了进来,他们的盔甲,并非是南幽都的人,也不是北狱司的人。

这些兵士的身上,带着一股死亡的气息。

“桀桀。活的……”

“男的,女的,狗男女。”

那些地煞兵发出了阴测测的笑声,他们飞扑而上。

战痕这才知道,大事不妙。

他胡乱抓起了一件衣服,裹住了身体的要害处。

就见他运气挥掌,这一运气,战痕忽觉自己的体内妖力隐隐有些不对。

可他此时,也无暇顾及这么多。

战痕凌空一拳,妖力幻化为无数的拳影,拳影所到之处,数名地煞兵的铠甲爆炸开,撕成了碎片。

妖帝修为,也是名副其实。

余下几名妖兵,眼看形势不对,飞蹿而出。

“妖帝陛下!”

门外,虎纹猫手中提着一把染血的战矛,冲了进来。

“虎纹猫,发生了什么事?”

“属下也不知,就在刚才,城门忽然被攻破了。那些怪物,就如潮水一般,涌了进来。他们人数众多,达数万之巨,而且浑身没有血肉,不怕刀枪攻击,见人就啃食,战狼营损失过半,几大妖将手下的兵士们更几乎是全军覆没。”

虎纹猫哽咽着。

“什么!”

战痕只觉得天旋地转。

祸不单行,夕颜的背叛刚让他遭遇了重击,这只不吃从哪里冒出来的可怕怪物军团,又将他刚到手的千狱城攻破了。

“妖帝陛下,千狱城支持不了多久了,我看那些怪物正朝这边赶来,妖帝陛下还是趁着他们的大部队没有抵达前,先走吧。”

虎纹猫劝道。

战痕的拳,握得咯咯吱吱作响。

他爆喝了一声,虎纹猫被迫退开了数步。

“绝不容许有人自本帝手中夺去了千狱城,你,保护弦玉夫人,本帝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竟敢犯我南幽军。”

战痕披上了战铠,赤红着眼,命令虎纹猫保护好弦玉,旋风般,离了寝宫。

“虎纹猫大人,这是你早前要的东西。只是,您要这东西做什么?”

见战痕一离开,早前一脸羞怯惊恐模样的弦玉穿戴好后,很是从容地把一块晶石交给了虎纹猫,说话时,弦玉看虎纹猫的眼神还有些不好意思。

虎纹猫看了一眼那块晶石。

这块晶石,是叶凌月给他的,让他转交给弦玉,说是让弦玉把今晚她和战痕相处的场景记录下来。

弦玉也不好说破,她总不能告诉虎纹猫,这晶石里面是多么“不纯洁”的东西。

“这你就无需多问,赤太后已经送讯过来了,让你暂且以弦玉夫人的身份留在战痕的身旁。”

负责接洽弦玉的一直是虎纹猫,所以弦玉也不知道,这一次的行动,真正的幕后主使人乃是叶凌月。

夕颜妖后和战痕妖帝情变,这时候,两人中间再多一个女人,南幽都的政局会变得更加动荡。

再说战痕一怒之下,离了寝宫。

一道流光,飞速在千狱殿里穿梭而过,正是南幽帝战痕。

战痕沿路所见所闻,让他不由倒抽了口冷气。

他这才发现,虎纹猫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大量的南幽妖兵倒毙在地。

他们的尸骸早已面目全非,显然是被人啃食过。

大量的妖煞兵聚集在千狱殿里,南幽妖兵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前方,一阵兵戈相交的声响,战痕掠向了前方。

赶到时,刚好看到了几名战狼军的妖兵被两名地煞君主斩于手下。

那两名地煞君王也留意到了战痕、

只听得唰的一声,其中一名地煞君主率先出手,他的身子化成了一道黑旋风,闪电般,驰到了战痕身前。

战痕手起拳落,嘭的一声,击在了那地煞君主的身前

就在战痕得手之时,又一名地煞君王扑了上来。

他的爪寒光闪闪,朝着战痕的心窝处袭去,战痕几个急闪,避开了两边击击。

可就在战痕避开了两名地煞君主袭击时,身侧又有数道黑影袭来。

四五名地煞君主闻风赶来,加入了战圈。

被七八名地煞君主包围,战痕的压力陡增。

而且他很快又发现,自己的妖丹里,妖力以极快的速度在消耗着。

这一发现,战痕才意识到,自己很可能是中了什么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