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5章 碎片的丢失

蛟松,就是当初那个拥有帝莘的三分之一灵魂碎片的妖醒之门里的大妖。

当初,蛟松身怀碎片,为了躲避阎九的追杀,逃到了南幽都,躲到了战痕的座下寻求保护。

这些年,战痕一直将蛟松保护的很好,除了隐藏帝莘的魂魄碎片之外,另一个目的,就是担心夕颜知道帝莘的事。

夕颜敛去了笑意,可旋即,嘴角又漾起了一个绝美的弧度。

那笑容,让战痕不禁一怔。

他内心挣扎,暗恨自己的不争气。

眼前这女人,害得自己一无所有,自己居然还会为他心动。

“战痕,你猜错了,我这次并非为了蛟松而来。蛟松,出来和你以前的主子打个招呼。”

夕颜使了个眼色,只见蛟松从暗处走了出来。

“见过族长。”

蛟松冲着夕颜行了个礼,完全没将战痕看在眼中。

族长?

战痕微微一凛,再看看夕颜,只见她身上穿着的那一身衣饰,赫然是南幽古族族长的族服。

战痕还发现,夕颜身上的妖力,强横了许多。

夕颜虽然是妖后,又是曾经的妖神卫一员,可是她一身妖力,并不惊人。

那她如今一身的修为……战痕忽觉得一身寒意袭来。

夕颜俯下身,玉笋般的指尖轻轻滑过战痕的那张不再英俊的脸,声音如三月的春风,和煦而又甜美。

“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何我突然成了南幽古族的族长?因为,我杀了夕仲,继承了他的衣钵,成了南幽古族的族长,不仅如此,我还会代替你,成为南幽都新的妖帝。只是在此之前,我必须从你身上,取得一样东西。”

夕颜的手间,多了一道妖符。

那妖符上,是一朵黑色的夕颜花苞。

当夕颜的妖力融入妖符时,那一朵妖花摇曳着身姿,化为了一道黑光,黑光钻入了战痕的身子。

战痕的身子狠狠地一搐,他还想抵抗。

可那神秘莫测妖花的藤蔓仿佛有无穷无尽的妖力,它刺穿了战痕的五脏六腑,吸收着他体内一点一滴的生命力。

以血为水,以肉为土,而战痕体内的帝王妖脉,是这妖花妖符最好的肥料。

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战痕就彻底化为了一具干尸。

而妖花在吸收了足够的养分后,又化为了一道黑光,回到了妖符中。

只是和早前不同,吸收了养分后的妖符,上面的妖花变得更加妖娆,花苞隐隐也大了一些,散发着诡异的黑光。

“蠢货,你以为帝王妖脉是每个人都能消受的起的?”夕颜目光冰冷,讥讽地看着战痕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她戮父之后,成了中级符师,自南幽帝陵里继承了这张神秘的妖符。

夕颜从第一任南幽巫祭的笔记中,发现了这张妖符,据说这张妖符,是开启太虚墓境的重要妖宝之一。

也是这张妖符,让她发现,战帝陵的帝王妖脉就在战痕身上。

吸收了帝王妖脉,妖符的妖力更进一步。

看着夕颜用了此诡异的法子,击杀了战痕妖帝,蛟松也是看傻了眼。

“蛟松,你现在应该相信,我可以取代战痕,给你足够的庇护了,乖乖的把魂魄碎片交出来。”

夕颜的确是找到了蛟松,只是蛟松也是老奸巨猾的很,他不肯相信战痕已经彻底失势,提出只要夕颜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才会效忠于她。

没想到,夕颜一点都不顾念她与战痕的夫妻情分,竟真的杀了战痕,而且使用如此残忍的手段。

蛟松不禁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又怕又敬。

“当然,族长妖功盖世,战痕哪里是您的对手。这就是灵魂碎片,还请族长过目。”

蛟松只是稍作权衡,就交出了帝莘的魂魄碎片。

只见一团晶莹的光雾,出现在了蛟松的手上。

“这就是帝莘的灵魂碎片?”

夕颜的眼神由冰冷转为了柔和,她近乎是痴迷地接过了那一抹灵魂碎片。

三分之一的妖祖的灵魂碎片,握在了手间,就如火簇一样的温暖。

她终于,拥有了一部分属于帝莘的东西。

夕颜情难自禁,露出了痴迷的表情来,她将那一抹碎片,拢在了手心里如珠如宝般,舍不得放开。

即便只有三分之一,夕颜也能从碎片里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妖力波动。

可就在夕颜试着去查看里面的妖力时,那一团光簇猛地一震,从里面散发出惊人的热度。

灵魂碎片,一下子成了烙铁般,夕颜的只觉得掌心一片灼热,险些没将那一份灵魂碎片丢出去。

再看看手间,她如玉雕般完美的手上,已经多了一个个丑陋的水泡。

“这是怎么一回事?”

夕颜面色大变。

“族长,小的该死,小的忘记提醒您了,这块碎片非比寻常,一受到外力侵袭,就会反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