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2章 噩梦成真

赤帝陵内,奚九夜被妖兽包围,焦头烂额,浑然不知,妖十三陵金大少等人,一直在找寻他。

“都一天一夜了,还是没有找到奚兄的下落,这事有点不对头。”

金大少有些焦急,自从进入九洲大本营后,金大少就成了摆设,金家代表队的重要决策全都是奚九夜做的。

“大少,人不见了,就算了。我们不能再耽搁了,陈队长已经催了好几次了。”

月沐白恨不得奚九夜永远都不要现身。

自从奚九夜加入了金家代表队后,他的地位越来越低,压根就没有话语权。

“奚兄不在,但我们四只代表队里人才济济。妖十三陵又只剩下赤帝陵和南幽帝陵两座帝陵了,依我之见,我们应趁势,将这两座帝陵攻下来。”

陈沐带着几名九洲代表队的队员走了过来。

“话虽如此,赤帝陵和南幽帝陵都不好攻破。陈兄打算先进攻哪一座?”

金大少问道,早前奚九夜在时,这种主意,都是奚九夜决定,他不在,金大少就没了主心骨。

“我本打算进攻赤帝陵,只是就在昨晚,我得了个消息,南幽古族的族长夕仲陨落了。”

陈沐原本的计划是攻击只有赤狱军防守的赤帝陵,可夕仲一死,南幽古族就只剩了族军以及夕仲之女,曾经的南幽妖后夕颜把守了,更何况,听说南幽后刚流产不久。

一个女人,丧父丧子又丧夫,多重打击之下,正是最脆弱的时候。

换成了其他人,也许会有恻隐之心,可陈沐却不以为然。

他当即改变了主意,决定攻打南幽帝陵。

而另一方面,帝莘和黄泉、五灵代表队也得到了这个消息。

章全和薄情等人也一起前往南幽帝陵。

帝莘由于避嫌的缘故,并没有和章全等人同行。

“帝莘大人,我们是否要一并前往?”

虎纹猫替帝莘不平,虽说只跟随了帝莘几日,但他也听说,帝莘是这些人族猎妖者中的佼佼者。

他进攻妖十三陵时,无数的妖兵妖将,甚至一些妖族族长都被他斩杀。

“夕仲陨落的消息是谁传出来的,怎么死的?”

帝莘答非所问。

“是几名从南幽帝陵逃出来的妖兵传出来的,据说是夕仲为了守护南幽帝陵,修炼不慎暴毙了。”

虎纹猫如实答道。

这个版本,也同样传到了其他几只代表队的耳中。

“修炼不慎?那可不像是夕仲的作风。”

帝莘拥有的关于妖祖的记忆并不多,但唯独对在何为南幽古族的族长有零星的记忆。

记忆中,夕仲是个城府颇深的人,他目光毒辣,看人极其精准。

早在当年妖祖还未崭露头角时,夕仲就已经发现了他的天赋。

否则以帝莘当年在南幽古族里的身份地位,又怎能破格成为夕颜的侍奉。

在帝莘拒绝和夕颜成婚后,夕仲又选中了战痕当他的女婿。

如果夕仲真那么鲁莽,在妖十三陵面临重大危机的情况下,还冒进突破,他就不是夕仲了。

帝莘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下令下去,立刻整顿人马,我们前往赤帝陵。”

帝莘腾地起身,心底已经有了决断。

“赤帝陵?可是帝莘大人,赤帝陵是北狱司的圣地,我们不和北狱司……”

虎纹猫还以为自己听岔了。

凌月大人帮助赤太后守卫北狱司,虎纹猫还以为,帝莘大人和北狱司是盟友呢。

“我们和北狱司非亲非故。”

帝莘可没打算和赤烨那小子化干戈为玉帛。

自从赤烨那小子把奚九夜引入赤帝陵后,帝莘就止不住的心惊肉跳,忐忑不安了一天一夜。

他也说不上,具体在担心什么,他只知道,心底有个声音,让他去赤帝陵。

就好像赤帝陵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等着他。

“可赤帝陵外有赤狱军守护,要想进入,免不得要血战一场。”

虎纹猫在攻打北狱司时,还和赤狱军交过手,赤狱军让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不用,我去赤帝陵并非是为了帝王妖脉,没必要和赤狱军大动干戈。”

帝莘没打算和赤烨结盟,但也无意和赤烨撕破脸,这是为了五姐,也是为了小九念。

不为了帝王妖脉,那去赤帝陵做什么。

虎纹猫听得一头雾水,去赤帝陵不为了帝王妖脉,那帝莘大人的目的到底是?

赤帝陵内,叶凌月和奚九夜你暗我明的,已经足足厮杀了几十个时辰。

奚九夜依旧没有讨到半点好处。

奚九夜由最初的盛怒,到了渐渐平复,他击杀妖兽的速度有条不紊,可那双漆黑的眸里,阴云愈演愈烈。

依旧没有任何发现,赤帝陵里那些该死的方士到底隐匿在何处?

这种打断牙往肚子里吞的憋屈情况,即便是在神界,奚九夜也从未遇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