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5章 童年噩梦

谁又能想到,眼前这位曾经被誉为妖界第一美人的女子,竟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

杀父戮子,简直令人发指。

可更让人心惊胆战的,却是她说的桃花蛊神阵。

这个名字,对于大部分人都是陌生的,但是在妖族,桃花蛊神阵却足以让任何一名方士闻之色变。

上古一名痴情的妖族女巫祭,她爱上了一个妖族帝国皇子,两人山盟海誓,然而那皇子却因为贪图皇权,抛弃了女巫祭。

女巫祭彼时已经怀有了身孕,在那皇子的大婚之日,女巫祭引发了桃花蛊神阵。

此阵的炼制,需三个条件。

其一必须有两名至亲至信之人的骨血。

其二必须有负心之人的贴身之物。

其三须有千年树龄的桃花蛊神木一枝。

那女巫祭因爱生恨,不惜杀了自己的亲妹妹,再取了胎中未成形的婴孩,那皇子的头发,再用了一株桃花蛊神木,引发桃花蛊神阵。

蛊神阵成形之时,整个帝都,在一夜之间,化为死地。

桃花蛊神阵的作用下,帝都内,妖族子民自相残杀,无数的妖族化身成了行尸走肉。

那场浩劫,几乎让整个妖界毁灭。

最终,那名皇子杀了女巫祭,用女巫祭的血解开了桃花蛊神阵,这场浩劫才自此终结。

但那名皇子在杀了女巫祭之后,就自刎在其坟前,也将桃花蛊神阵的绘制之法,销毁于墓前。

帝莘听夕颜这般一说,脑中立刻现出了桃花蛊神阵的来历。

说起来,那名皇子正是帝氏的先祖,那名女巫祭也正是南幽古族的先人巫祭。

但他并不知道,那名皇子最后是怎样摆脱桃花蛊神阵的。

帝莘本以为,桃花蛊神阵已经失传,没想到夕颜竟能重启桃花蛊神木。

众人心知事情不妙,想要抽身退离。

参天桃花木上,那几张古符脱落。

夕颜长发飞扬,她取出了帝莘的三分之一魂魄,手中又多了两个玉瓶。

瓶子里装的正是夕仲和夕颜那未出世的孩子的血。

粘稠的血,画成了一条血线,溅落在地。

帝莘的三分之一魂魄,消失在阵中。

当鲜血滴落的瞬间,地面上,血光浮现,现出了个阵法。

天空,下起了一片粉色的桃花花瓣雨,周围的景物全都消失了。

只剩下夕颜的声音,在层层花雨后不停地回荡。

“帝莘,待我除去了这些碍眼的家伙之后,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你放心,你很快就会忘记一切,你的心中只会有我一个人。”

桃花蛊神阵,又称为心魔阵。

它会激发人心底,隐藏着的最阴暗不为人知的一面。

比起桃花瘴来,更加难以对付。

这个女疯子。

帝莘恼火着,早知夕颜会如此疯狂,他早就该杀了那女人。

周遭的情景渐渐幻化。

帝莘回过神来时,他的眼前出现了一片营地。

他愣了愣。

这里……好熟悉。

这是个繁忙的妖族部落,正值黄昏,大量的妖族从部落里进进出出。

“小子,你杵在这里干什么,快滚开。”

身后,一记粗鲁的推攘,帝莘摔倒在地。

手掌擦破,渗出了血来,帝莘留意到自己的手脚。

小胳膊小腿,还有体内竟一丝妖力或者说是元力都没有。

修为尽失,他先是一惊,再看看自己的手掌,发现这是个稚嫩的孩童的手,大概只有三四岁。

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孤月海时的小帝莘的身形。

不对,这可不是记忆中小帝莘的模样。

在孤月海时,小帝莘有叶凌月的照顾,长得粉嫩可爱,身子都圆滚滚的。

可这会儿,他看看自己的手,又瘦又黑,就像是鸡爪子似的。

又弱又小,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帝莘从出生至今,自小就是天赋卓绝,从未遭遇过这样的情况。

换成了其他人,只怕一时难以接受。

帝莘惊诧了一瞬,可很快就意识到,想来这是因为桃花蛊阵的缘故。

这变化,到底是短暂的,还是永久性的,帝莘不得而知。

从最高处跌落,这种打击,对于一名绝世强者而言,无疑是巨大的。

但对于帝莘而言,他更担心的事,他若是无法摆脱桃花蛊阵。

他就会被困在这里,洗妇儿如今生死未卜,他决不能被困在这里。

他只有一个念头,必须摆脱桃花蛊阵。

唯有如此,他才能脱离地之本门,快点找到洗妇儿。

为了洗妇儿,他也必须离开。

帝莘此时也无瑕顾忌其他人到底怎么样了,他缓缓握紧了拳,他眼眸变化,骤然抬起头来。

只见身前,站着两名高壮的男人。

男人们的块头很高,一看就有兽族血统,身着南幽古族的族服,居高临下,正不屑地望着帝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