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7章 生女儿问题

见小凌月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了,男鬼只得不情愿地走上前去,把她抱了起来。

担心小不点乱嚷嚷,他只得半蹲了下来,查看着她的伤势。

脚踝又红又肿,肿了一大圈,已经不好下地了。

“蠢!”

男鬼嫌弃道。

“你还骂我,我是为了帮你的引开外头的人,才摔伤的,怪不得我爹爹说,世上没几个好人,尤其是男人。”

小凌月咬牙,不让自己哭出来,可脚踝真的很疼。

“我生不出你这样的女儿来。”

男鬼闷闷回了一句,一只手覆在了她的脚踝上,另一只手轻轻揉捏着。

小不点的脚肥嘟嘟的,像一团糯米粉团子,红肿起来,变成了一只肥猪蹄,看着很不顺眼。

即便是实魂,可鬼魂的体温比常人低,覆在伤口上很舒服,冰凉凉的,像是一个冰袋子。

揉了一会儿后,伤口的红肿消褪了一些,男鬼没让小凌月下地,把她抱在了手里,朝着那一个敞开的暗门走去。

冥神也不知什么时候会回来,必须速速找到生死纲。

那暗门一进去后,就合上了,四周也没有火把之类的照明物,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呀,好黑。”

小凌月轻声嚷了一句。

“你不能夜视?”

男鬼有些诧异,听那群冥使的意思,这小不点的父母在神界大有来头,应该至少也是神尊级别,父母都是神尊,生下来的孩子,应该自小就习武,修为应该不弱才对。

“我娘说我的身子不适合练武。”

小凌月撇嘴,有些不甘心地说道。

男鬼暗暗留意了下小不点的身子,这才发现,她的身子居然很虚弱。

别说是神族,就连一般的人族的身子都比她强。

好在她的体内,有一股药力护着她的脏腑,才不至于常年卧病在床。

可即便是有神丹护体,这种体质,只怕也活不过百年吧。

她应该也知道自己的情况,竟还能如此乐观?

男鬼说不出心底是什么滋味。

密道里,一副阴冷冷的风吹来,

小凌月胆子虽大,可终归是个孩子,这时候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下意识地抱着了男鬼的脖子。

男鬼身子一僵,显然不适应和人如此亲密的姿势。

他想甩开小凌月,可这小家伙就跟头八爪鱼似的,搂着他怎么也不肯撤手。

多番尝试后,无果,男鬼只得放弃。

好在小不点的身上,有股淡淡的药草的香味,她的身子又软软暖暖的,男鬼倒是很快就适应了。

“我们快些找到生死纲……我我不喜欢这个地方。”

小凌月的话,让男鬼吃吃笑了两声。

小不点还嘴硬,分明就是害怕了。

走了约莫一刻钟后,前方出现了一个石室。

石室里,燃着一张永明灯,照亮了整个石室。

石室不大,只放置了张桌案和石凳,上面放置着一本石册,看上去像是冥神的另一处办公场所。

石册上,镌刻着生死纲几个字。

“找到了,你很快就能找到你爹娘的下落了。”

小凌月一看到生死纲,也就忘记了早前的痛楚,咧着小嘴笑了起来。

男鬼看到生死纲时,目光也变了变,只是那眼神,倒不像是有什么欢喜的成分。

他将小凌月随手放在了那张石凳上,拿起了那本生死纲。

“这玩意这么薄一本,真的记载了世上那么多人和妖?”

小凌月这几日也打听过了,除了神界之外,生死纲上记载着所有人界和妖的生死前程往事,就连一些神界的神,在还未获取神印之前,他们的命数也全都一并记载了生死纲内。

“它和一般的书不同,查看起来,只需要写上名字即可。”

说罢男鬼在书扉上极快地写下了一个名字。

小凌月只来得及看见一个“帝”字,正欲看清第二个字时,那姓名就已经隐入了书扉。

生死纲上,若隐若现,浮出了一个个字迹。

可就在字迹渐渐清晰时,男鬼耳边,忽听到一阵细微的响声。

正对着石桌的那扇墙壁,忽然打开了。

从墙壁后,跳出了一头凶兽。

那凶兽身壮如牛,外形却像是猛虎,一身皮毛犹如刺猬般,根根倒竖,背后还有一对剪刀般的折翅,只听得它怒咆了一声,那双金褐色的瞳里,折射出了两道凶光。

“入……侵……者”

凶兽口吐浑浊不清的人语。只见它四脚用力一剁,对翅扑开,朝着石桌猛冲而来。

鬼穷奇!

男鬼大惊,想不到冥神竟还在石室里养了一头凶兽,显然是为了看守生死纲。

这穷奇力大无穷,乃是四大凶兽之王,哪怕是化为了厉鬼,其攻击力也是非同小可。

鬼穷奇正是冥日留下来镇守生死纲的,它嗅到了生人的气息后,暴掠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