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1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奚九夜不再理会那少年,护送着难民离开了。

他离开时,夜凌月还在后面尾随了许久,一直打听到他所在的军队后,才折身离开了。

边境的惊鸿一瞥,奚九夜很快就忘在了脑后。

他没想到,半月之后,他居然会再次遇到那个长的很漂亮的“平民。”

那时候的神界,还不如五百年后的神界,虽说四大神帝分庭治理,可神界广袤无边,在神帝无瑕顾忌的神域边境和一些虚空领域,一些天外魔族和神界叛将不时会引发规模不等的战役。

风谷帝君座下的军队,常年都在招兵。

奚九夜负责一处叫做渭城的城市招兵,就在黄昏前后,他听到一阵悦耳的询问。

“我是来参军的,请问这里还招人不?”

只是一抬头,奚九夜的酷脸上有了一刹那的惊愕。

那名细皮嫩肉的少年,身着寻常的布衣,背着一个和“他”的体型很不相称的大包袱,笑吟吟地站着他面前,递上了一份报名表。

报名表上,写着一行行俊逸的字。

“他”名叫夜凌,年十三,父母都是普通的神族居民,是家里的长子,因自小憧憬沙场,所以前来参军。

奚九夜迅速扫了眼小兵的咽喉,看到了凸起的“喉骨”,再看看“他”平坦的胸脯,这才确信“他”是个男人。

“你不会武,又不会炼药,军营不招收你这种闲人。”

多日的招兵,让奚九夜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他皱着眉,很是挑剔地看了看“夜凌”的细胳膊细腿细腰,这身子扛得起百斤的行军行李?

即便是在神界,也不是每个人都能修炼的,寻常的神民,只是在天寿上比人族和妖族稍强一些,能活两百岁。

但能上阵杀敌的,十个人中也只有两三个而已。

而且“他”身上一点神力都没有,这种人还想向往沙场,真是天真的紧。

奚九夜很是不耐烦地挥挥手,让“他”走开。

“我不会武,但是我会记账,还会兵法,神界历史上发生过的那些知名战役,我全都耳熟能详。”

“夜凌”撇嘴,那表情,又是让奚九夜一愣。

会兵法?

这倒是让奚九夜有些意外,他所在的先锋队,人强马壮,但唯独兵法上,有些欠缺。

他自幼丧父,也没人精心指点过兵法,若是这少年真的懂得兵法,即便是不会武,也是可以的。

奚九夜也没立刻相信,他当即命人送来了沙盘,模拟了一场前不久刚发生的异常神域大战。

一人分执一军,在沙盘上两军对阵了起来。

这场战役,奚九夜也参与过,只是因为兵力的缘故,最终只能勉强告平。

可一场厮杀下来,相同的兵力,相同的地形,奚九夜竟被打败了,而且是败得落花流水,对方的兵力损失,却只有敌方损失的十分之一。

这个结果,让奚九夜惊喜交加。

他这才知道,这名看着弱质纤纤和娘们似的“夜凌”当真是个军事奇才。

他破格招收了夜凌,让“他”加入了自己的先锋队,充当自己这一队的军师、

这个加做“夜凌”的小兵,第一天加入军营,就引来了关注。

“他”委实长得太好看,到哪里,都会被盯上。

军队的那些军士们看到了长得和姑娘一样漂亮的“夜凌”,都会目露狼光,恨不得一口把“他”给吞了。

那时的奚九夜已经是小队长,自己单独有了一座营帐。

“夜凌”入军营的第一晚,奚九夜临时下令,让“夜凌”充当他的亲卫,守在他的营帐外。

入夜后,“夜凌”在营帐外打瞌睡。

等到天亮时,却发现自己躺在了温暖的床榻上,奚九夜却是缩在冰冷的地上睡了一夜。

从那一晚以后,“夜凌”和奚九夜可谓是形影不离。

两人一人擅兵法,一人擅作战,很快就在风谷敌军的军队里独当一面。

一直过了数年,那一年,夜凌十九,奚九夜二十三。

此时的两人,都已经不再是当年默默无名的小兵,奚九夜更是成为了第一军团的军长。

夜凌和奚九夜联合出征,百战百捷,夜凌被称为少年军神,奚九夜被称为不败战神,成了无数神界叛军眼中钉、肉中刺。

在一次神界大战中,夜凌不甚受伤,奚九夜为救“他”,两人身陷毒沼之地。

奚九夜贴身照顾,才发现夜凌是女儿身。

奚九夜当场如遭雷击,手忙脚乱地帮她包扎伤口。

夜半,夜凌高烧,一直喊着口干,奚九夜不惜自残,取血替其解渴。

两人一起,走出了毒沼之地。

离开毒沼之地后,奚九夜沉思了一日一夜,想起了两人这些年来的朝夕相处,又觉自己已经看过了夜凌的身子,决定求娶夜凌。

夜凌喜难自禁,欣然应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