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5章 被劫持了

章全等人一看到叶凌月,快步走了上来。

“凌月,你可出来了。你是不是在找云姑娘……前辈她们,她和薄情去找光子他们了。”

章全有些变扭的说道。

他最初见到云笙时,那叫一个惊为天人,心里还想着怎么套近乎,哪知道一回头,就听到了夜凌光直呼云笙为娘亲。

章全当场就懵了,好半天才接受了云笙居然已经为人母的事实。

“凌月、帝莘,你们可算是出来了。刚才来了一伙人,把光子还有小吱哟他们全都带走了,云前辈已经去追人了。”

舞悦抱着赤烨从妖十三陵外走了进来。

“什么?”

叶凌月和帝莘一惊。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叶凌月没想到,自己和帝莘在太虚墓境的这段时间里,外面还发生了这样的波折。

“五姐,你镇定些,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帝莘示意舞悦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

原来,早前叶凌月身陷天之道门后,云笙和帝莘、薄情一起进入,

夜凌光考虑到黄泉代表队的好几人受了伤,就带着小吱哟他们一起先把伤势较重的人先护送出妖十三陵。

当时舞悦也在护送的队列之中,可就在他们把人安全地送到了妖十三陵后,一对陌生的人马忽然杀了出来。

最初,赤烨等人还以为这些人是妖界的人,哪知道他们说了几句之后,就和夜凌光争执了起来。

“听那帮人的口气,他们好像是神界的什么巡逻队的人,说光子违背了什么规则,要拿他回去问罪。”

那些人不由分说,就上前动起了手来。

舞悦等人,自然不肯交出夜凌光。

一行人就打了起来。

“那帮人的实力很强,我们打不过,眼看就要被杀,光子主动示弱。他答应跟着他们走,只要求带上五哥。我们也试着阻止,可那帮人根本不给我们机会。不仅如此,那伙人中,还有一名方士打扮的人,他相中了小吱哟和小乌丫,说是要抓他们回去当坐骑。”

舞悦等人拼死抵抗,可最后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小吱哟他们被劫走了。

舞悦心知不妙,忙赶回营地,想要搬救兵,哪知就遇到了随后赶来的云笙、薄情等人。

云笙替舞悦治疗了伤口,又写了一封信,让她转交给叶凌月,自己则是和薄情一起去追人去了。

叶凌月打开了信,信上的笔迹有些潦草,显然是云笙匆忙间留下来的,上头只有一句话。

“月儿,娘亲先回神界。无论你回不回神界,你都是爹娘的好女儿,凌日凌光的好姐姐。”

云笙走得必然很匆忙,甚至来不及和叶凌月告别。

那帮劫持走夜凌光和小吱哟他们的人,一定是神界的人。

而且很可能是和云笙夫妇敌对的势力,否则云笙不会走的那么匆忙。

叶凌月握着信的手指不禁握紧了几分。

“五姐,那帮人是朝着哪个方向去的?离开了多久?”

叶凌月可不管什么神界神兵,她只知道,动了她的人,虽强必诛。

对方是神兵又如何,只要还在人界的地域上,光是靠地煞狱里的那些地煞兵,她就足以碾压那群神兵。

“那群人来无影去无踪,似乎使用了一种特殊的传送符来的,只怕很难追踪到他们。”

赤烨提醒着。

云笙和薄情之所以能一起追上去,并非是因为云笙能找到那行人的蛛丝马迹,而是因为云笙是和薄情同行的。

薄情对于追踪方面,天生具有敏锐度,只要跟着他的直觉走,想必很快就能找到那群人的行踪。

“云笙,你先不用着急,我们再等等,相信云前辈有法子能够救出他们。退一步讲,照五姐她们方才所说,那行人应该是神界的某只常规军,就算是他们奉命抓人,但是要治罪的话,也必须按照神界法则办事。你弟弟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事。”

帝莘安抚着叶凌月。

“弟弟?夜凌光是六弟妹的弟弟?那云前辈不就是……”

舞悦等人听得一惊。

“这件事说来话长,以后我再向五姐慢慢解释。”

叶凌月忧心忡忡。

她的忧虑,帝莘看在了眼底,虽然嘴上那么说,可他心中同时又是另外一番盘算。

他身为妖祖时,曾和神界打过交道。

当初他野心勃勃,在妖神卫最强盛时,一度控制了大半的人界,甚至是小部分的神界,虽说还不至于惊动神界的至高面,但还是引来了一些神界中高层的注意。

其中就有人,派了一些界军过来,意图征讨帝莘,结果被帝莘打得落花流水,不得不铩羽而归。

而当时那些沦为帝莘的手下败将神们,趁机联合了战痕,这才有了后来帝莘被围剿,陨落的事。

当年帝莘心灰意冷,懒得追究那些破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