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8章 天灾还是人祸

那些尸体,都穿着相同的铠甲,他们匍匐在地,身上的血才刚刚凝固,显然死去不过数个时辰。

云笙紧随其后,也看到了那些尸体。

她面色微微一变。

“神界巡逻军?”

这些铠甲,分明就是神界的界军,正如云笙猜测的那样,早前抓夜凌光等人的,正是神界的界军。

界军是不可能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的,不用说,一定是有人向界军举报了夜凌光私下人界的事。

“阿光!”

云笙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她四下寻找着,翻开每一具尸体。

庆幸的是,这些人中,没有一张熟悉的面孔,也没有小孩的尸体。

夜凌光和小乌丫他们,都不在这里。

“看来是有人半路下了手,救走了阿光他们。”

云笙稍松了口气,她暗暗想着,到底是谁出的手,是夜狐狸还是说凌日派来的人……

云笙已经离开神界好阵子了,也不知道父子俩是否有其他安排。

“伯母,这里面可有方士?”

薄情眯着那双桃花眼,细细打量着四周。

“并没有方士,怎么?”

云笙稍一思索,很快明白了。

舞悦分明说过,界军中有方士,那人还看中了小乌丫和小吱哟,说要抓他们回去当坐骑,想来那方士的修为不弱,甚至可能是方仙级别的修为,否则也不可能一下子抓走了两个小家伙。

“伯母,你懂的医术,你再看看那些人的伤口。”

薄情再提醒道。

云笙检查之后,发现这些界军的伤口居然都是用精神力造成的,很显然,那名随军的方士不知什么原因,杀了这些界军。

云笙原本已经放下的心,再度又提了起来。

无论是夜北溟还是凌日,手下都没有修为高明的方士手下,更不用说来救阿光了。

倒是风谷神帝和奚九夜等人的手中,有一些方士,阿光说在太虚墓境时,奚九夜就认出了他,难道人是被奚九夜掠走的?

眼下正是神帝继承人竞争的关键时刻,以奚九夜那种人的性子,极有可能做出这样卑鄙的事来。

云笙的手不禁握紧成拳,眼底霾云渐起,奚九夜,你一而再再而三挑衅我八荒神境,此事若真的事你所为,就算你是神帝女婿,我也不会放过你。

“薄情,这一路上多谢你相助,再往前就是神界了,你不方便再前行。我送你先返回妖界,余下的事,我返回神界后,自会处理。另外,你返回妖界后,转告月儿,切勿受此事影响,她得了神印后,必定会前往浮世。这里有一块令牌,乃是我的贴身之物,‘浮世’的接应人,早年得过我的一些恩惠,有了这块令牌,凌月就会被送到火炎帝君的阵营修炼。”

云笙脑中思绪纷杂,她强自镇定下来

她同时还交给了薄情一块令牌,神界很大,分属不同的神帝。

云笙也不是没想过,公开叶凌月的身份。

可她一番思索后,还是决定暂时不公开。

一来夜凌月死去多年,她借体重生这件事,事关冥日夫妇和生死纲,在神界本就是隐秘,不宜被太多人知道。

二来夜北溟还处在神帝继承人的竞争阶段,夜凌月的身份若是暴露,是福是祸,还是未知数。

云笙心思缜密,考虑再三后,还是决定让凌月按照正常的步骤修炼。

她深信,以凌月的实力和机智,必定能顺利在众新神中脱颖而出。

假以时日,若是她能成为神尊,一家人团聚,再公开她的身份,会更加稳妥。

薄情心领神会,他接过了令牌。

“伯母,你的话和令牌一定带到。眼下情况紧急,你还是尽快去追踪那名来历不明的方士,兴许还有转机。我一人可以返回妖界。”

云笙想了想,方才一路行来,时空之缝也的确还算稳定。

薄情机缘又好,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况且时空之缝也的确还算是稳定,想来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异常。

于是她也不再勉强,继续穿梭过时空之缝,返回神界。

薄情则是原路折返。

薄情带着令牌,回想着云笙早前的一番叮嘱。

他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凌月要去神界了……这一去,只怕永远都不会回来人界了。

一想到这里,薄情心中不免有几分酸涩。

在启程前往妖界时,他就已经安顿好自己的心。

他深爱叶凌月,奈何她的心中早已驻进了其他人。

尤其是,帝莘还从云笙口中得知了帝莘前世今生为叶凌月所做的一切。

扪心自问,薄情自诩是比不上帝莘的。

既然凌月喜欢的是帝莘,他也接受这个事实,只要能让他看到她即可,哪怕只是远远地看着。

换成了是以前,薄情也绝对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如此卑微的,去爱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