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2章 第一个爱的人

小九念这一次,可真的是炸毛了,一路上都不搭理阎九。

哪怕叶凌月帮着一起哄劝,都是一个样,这小家伙是铁了心,跟他娘亲统一战线了。

阎九最初还很镇定,对于蓝彩儿,他一直是有把握的,心里想着,只要回到了青洲大陆,好言相劝,彩儿一定会原谅他的。

可哪知叶凌月“无心”地说了一句,刀戈这几年都住在夏都,而且整日跟“上门女婿”似的,出没蓝府,哄得蓝府上下都对他赞不绝口时,阎九开始慌了。

“刀戈那小子,居然还不死心!彩儿都已经有了我的孩子,怎么可能会看上他。”

阎九死鸭子嘴硬。

“这可不好说,刀戈总归是蓝彩儿的初恋。女人嘛,对于第一个喜欢上的人,总是有些割舍不下的情怀的。”

叶凌月促狭道。

叶凌月是明白小九念的委屈的,这些男人啊,为了所谓的义气,完全不顾妻子孩子,是该好好教训一下。

虽然叶凌月比不认为,蓝彩儿会变心。

阎九打了个激灵。

他怎么就忘记了这层,当初蓝彩儿可是为了刀戈,迟迟不肯嫁,若非是自己机灵,先来了个生米煮成熟饭,只怕生不生得出小九念这个儿子来还是个问题。

加之蓝应武夫妇一直不喜欢他这个女婿,万一他们真的说动了蓝彩儿,自己到手的媳妇不就飞了。

阎九可再也顾不上形象了,他一把抓起了小九念,不顾自家儿子的反抗,风一样飞驰而去。

“帝莘、凌月,我先走一步,帮我转告下我爹娘,过阵子,我一家三口再回去看望他们。”

看着阎九火烧眉毛的急切样,一溜烟就没了影,叶凌月偷着乐,看来这激将法可算是成了。

身为蓝彩儿的好姐妹,她这次可是帮蓝彩儿给出了一口恶气了。

看阎九以后还敢随便乱离开彩儿姐,一去就是数年。

叶凌月只顾着替蓝彩儿出气,去忘记了,自己身旁也有一个大醋缸子。

“女人对于初恋情人,真的会有一种割舍不下的情怀?”

“那可不是,女儿和男人不同,男人是下半身思考,女人是靠……”

叶凌月随口应道,当她意识到不对劲时……才发现那声音听着很是幽怨,而且咋那么耳熟呢。

叶凌月打了个激灵,差点忘记了,自己也是个有“前科”的人。

“我这不是为了帮彩儿姐出口气嘛。再说了此一时彼一时,我和奚九夜早已恩断义绝……”

叶凌月还未说完,唇就被一团灼热覆住了。

耳边,仿佛只剩了彼此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两人的唇紧紧依在了一起,微微有些发痒,帝莘的吻由浅至深,直到叶凌月的舌都发麻了,她的意识也渐渐模糊了起来。

“不要再让我从你的嘴里,听到那个名字。我庆幸的是,这一世,你第一个爱上的男人是我。”

帝莘喘着气,摩挲着叶凌月的唇,她的唇因为充血,异常妖艳。

叶凌月和寻常的女子不同,她鲜少用脂粉,唇间只是偶尔用些自己调制的花膏,尝上去很是可口。

晶莹洁白的肌肤上,也镀上了一层胭脂般的红色。

“一直只有你一个。”

叶凌月眼底迷离,用手指画着帝莘的唇。

帝莘长得真好,唇形甚至比女子还要完美几分。

“什么?”

帝莘咬了咬她不安分的手指。

“我是说,前世今生都只有你一个。我发现,我并不爱奚九夜。”

叶凌月眨了眨眼,因为两人的亲热,她的眼底泛起了一层水光。

她靠着帝莘宽厚的背,轻声说道。

罔生镜,让她看到了自己的前一世。

也让她想起了很多事,包括她和奚九夜当年相处时的点点滴滴,也让她想明白了自己的心。

她一直以为,她曾经深爱过奚九夜,否则,她在被奚九夜千刀万剐时,就不会那么的恨。

可直到她历劫重生,遇上了帝莘,爱上了他,她才发现,她原来并不爱奚九夜。

当年,奚九夜带回兰楚楚时,夜凌月愤怒、悲伤,可她很快就做出了决断。

她选择离开北境,放弃奚九夜。

可若是换成了是帝莘带回了其他女人,叶凌月扪心自问,她做不到那么洒脱。

若是帝莘背叛了她,兴许她会做出和奚九夜一样疯狂的事,将他千刀万剐,但是到最后,也许她会玉石俱焚,随着他一同去。

男女之爱,情到深处,本就是有她无我,没有第三个人存在的余地。

前一世,夜凌月如果不是因为奚九夜的从中作祟,离开北境后,她也许会难过一阵子,但绝不会沉沦。

但是今生,若是帝莘背叛她,叶凌月是不可能会放弃的,她甚至可能会化身成魔。

“我想,我对奚九夜的情感,只是一种误会。我认为我深爱过他,实则上,那只是一个儿时的错误承诺。帝莘,我一直只有一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