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6章 强敌

两人合力寻找宝库,只耗费了半个时辰。

正如早前曾四轩预料的那样,宝库就在浮世殿的东北角。

门外有一队侍卫不时地巡逻戒备。

叶凌月和曾四轩观摩了一个时辰,总算是摸索出了那群侍卫巡逻的规律,在三更前后,趁着巡逻的侍卫交接班时,两人打开了宝库,混了进去。

没有阵法,也没有禁制?

这是叶凌月进入浮世殿宝库的第一个感觉,她心底的不安又加重了几分。

“碧笋玉涎一定就在这个宝库里。”

曾四轩两眼放光,满库的那些曜晶还有一些书籍宝器,在他眼中,根本抵不上医治疗小雨的腿的碧笋玉涎。

“慢着,再看看。”

见曾四轩就要上前去找碧笋玉涎,叶凌月拉着了他。

这个宝库让她的感觉很不好,总感觉,暗处有什么东西,正盯着她们。

“没什么异样,我们还是快点找到灵药,早点离开这里。”

曾四轩打量了下四周,不觉有异。

他很快就留意到了角落里的那个架子,架子上各种瓶瓶罐罐,还有一些玉匣子。

“碧笋玉涎,找到了!小雨有救了。”

曾四轩手中,多了个玉瓷瓶,瓷瓶的瓶身上,注着“碧笋玉涎”四个字。

“哦,我看看。”

叶凌月接过了那个丹瓶,打开了瓶盖,嗅了嗅。

可是这时,叶凌月的手一抖,手中的那个丹药瓶子落到了地上,碎开了。

“叶凌月,你做什么!”

曾四轩的脸,一下子惨白了,愤怒不已。

“这不是什么碧笋玉涎,而是一种叫做曼陀草,小雨要真的服用了这种药,这辈子都要受人摆布。”

叶凌月的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曼陀草是一种早已在人界绝迹的毒草,叶凌月也是在玉手毒尊的五毒宝录上看过一次。

它的气味很特殊,有清新的薄荷叶的香味,但色泽通红。

她方才只是用白色鼎息分析了一下,就断定了曼陀草。

她忽的眸光一厉,目光看向了宝库门口处。

“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人界方士,居然连曼陀草这种毒药都能辨认出来,还真是让本使意外啊。”

宝库门,一下子打开了。

浮世神使从门后走了出来。

看到浮世神使的一瞬,曾四轩和叶凌月都是一惊。

浮世神使不是早就已经喝醉了嘛?

叶凌月总算知道,早前的不安来自何处,正是眼前的这位浮世神使。

看来,她和曾四轩都被浮世神使给骗了。

“浮世神使好手段,想不到,连彩虹五珍酿的原浆都灌不醉你。”

事已至此,叶凌月也知今晚免不得要一场恶战。

只是她想不明白,明明浮世神使喝了那么多酒,为何这么快就醒了过来,中间到底哪里出了差错,还是说,浮世神使早就有所防备。

叶凌月已经想明白了,今晚这一切都是个局。

酒宴也好,碧笋玉涎也罢,全都是浮世神使布置好的。

若是她没有认出碧笋玉涎乃是曼陀草的话,只怕曾四轩就会将药带回去给曾小雨……

“错了,若非是本使早前喝过类似的原浆,只怕这一次也就要上当了。若是没猜错的话,小丫头你并非是什么普通的方士,而是鸿蒙子的徒弟吧?”

浮世神使一语惊醒了叶凌月。

“你知道鸿蒙方仙!”

这世上,能酿出和叶凌月差不多的珍酿原浆的,也就只有鸿蒙方仙了。

一直以来,叶凌月都在寻找鸿蒙方仙和玉手毒尊两位前辈的下落。

她能脱胎换骨,也全都是得了两人恩惠,她一直想报答他们。

“果然如此,既是你是鸿蒙子的徒弟,那本使就留你一命。至于你,曾四轩,本使要杀了你,偿还曾家一百多条性命!”

浮世神使蓦然一厉,眼中毒光乍现。

曾家一百多条性命?

叶凌月和曾四轩再是一惊。

尤其是曾四轩,他恍然明白了什么。

“你是……”

“本使成神之前,名为曾全霖,乃是曾家第二十三代家长。你这小畜生,胆敢灭门曾家。”

浮世神使看向曾四轩的眼神,可谓是恨之入骨。

浮世神使乃是曾家两位成为主神的神启者之一。

他成为浮世神使后,这些年一直和曾家历任家主有联系。

哪知到了这一代,居然成了曾四轩这么个叛逆子弟。

曾家的家主,也就是曾四轩的爷爷也是狡猾的很,他在临死之前还设了毒计,陷害曾四轩。

他假意忏悔,告诉了曾四轩,“浮世”有可以让小雨断腿重生的神药。

又在咽下气的一瞬,暗中命曾家的死士送出了一封密函。

那密函里就写明了曾四轩的天赋,以及曾四轩的妹妹乃是玄阴神印的拥有者。

浮世神使得到消息后,才知曾家已灭,曾四轩兄妹俩下落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