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1章 变态的精神力

叶凌月等得就是这句话。

一张符箓看似没什么,可那得看是什么符箓。

“承让了!”

上一刻,叶凌月还是一脸的笑靥如花,扮演着甜美可人的好学妹角色。

下一刻,她笑容如阳春白雪般,瞬间融化。

笑容一逝,手间,动作快如疾闪,手上已经多了好几张符箓。

却见她红唇微微一动,几乎是两个眨眼的功夫,十指连动,符箓应声而出。

两三张追命五雷箓如闪电般,骤然出现。

大量的雷电破符而出,每一道雷电都凌厉无比。

嗤嗤——

雷电划破长空的声响,符斗室的结界,也在雷电之力的作用下,扭曲了起来。

符斗室的结界里,四处都充斥着雷电之力。

那情形,一触即发,让人逃无可逃。

“哈哈,九城那小子,这下子可踢到铁板了吧。”

铁风旁观着,幸灾乐祸的同时,不禁啧啧称奇。

乖乖,那新生学妹下手还真是快很准,念咒速度快也就算了,精神力也不容小觑啊,居然一次能同时驱动好几张追命五雷箓。

只不过,铁风除了幸灾乐祸,并没有流露出担忧之色。

相反,他略有些惋惜地看了眼叶凌月。

新生终归是新生,还是太嫩了些。

一次性使用那么多初级符箓,就算是老生,也会耗费大量的精神力。

想要二次发动攻击,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要是九城避开了第一次攻击,对方就再没有第二次出手的机会了。

而慕容九城,一定能避开攻击!

铁风不禁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和慕容九城交手时的场景。

铁风比慕容九城早一届进入符箓分院。

慕容九城刚来时,铁风已经是十班的老人了。

入乡随俗,铁风最喜欢在新人身上使用自己炼制的新符箓。

他刻意拦下了慕容九城,想要在那小子身上试验试验一种叫做“定身箓”的新符箓。

哪知道铁风还未出手,就被慕容九城给识破了。

非但如此,慕容九城还倒打一耙,将定身箓用在了铁风身上,顺带还脱光了铁风的衣服。

那是唯一一次,铁风在别人身上试验新符箓,结果还被人倒打一耙,结果自己被足足光着身子,在符箓分院的大门口,定身了足足十二个时辰。

而让慕容九城一眼识破了铁风的轨迹的,恰是慕容家族特有的“神瞳”天赋。

那“神瞳”能快人一步,洞察先机。

铁风很是惋惜感慨着,叶凌月遇上的偏偏是慕容九城,换成了十班其他人,也许她还能拿下一局,也不知慕容九城那小子,哪根筋不对了,一定要选中她做对手。

几张追命五雷箓如天雷勾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雷电之力,如无数的老树盘根,错综复杂,让周遭的空气里,都迸发出了烤焦的气味来。

慕容九城看到了这一幕时,嘴角僵硬地扯了扯。

他内心哀嚎着,说好的一张符箓啊啊啊!

当数道雷电之力,冲着他的天雷盖狠狠砸下时,慕容九城的眼神变得凝重无比。

那双原本淡褐色的眼瞳,一下子变得深邃了许多。

慕容九城的身子微微一晃,身子往前一倾,几乎是丝毫之间,一道雷电从他肩旁擦过。

紧接着,他背部微微拱起,又是分毫之间,他的身子又移开了寸许。

只是寸许距离,两道雷电之力,击在了他的较尖前。

他的身子,就在了重重的雷电之力的夹击下,犹如一条滑溜的泥鳅,每一次,都是毫厘之间。

这是什么身法?

叶凌月的面色凝重了几分。

很快,她就发现,慕容九城的眼神有些异样。

他的瞳里,似有叠影重重,追命五雷箓的轨迹,竟无一例外,全都倒映在了他的瞳里。

这慕容九城,比她想象得要厉害得多。

追命五雷箓内的天雷之力,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消耗了七七八八。

几张符纸飘落在地,化为了灰烬。

“一张符箓已过,学妹,你且小心了。”

慕容九城连连避开了几张追命五雷箓,他瞳孔微凝,看向叶凌月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戏谑之意,就如一头猫,盯着一头即将落入自己故障的猫。

和铁风一样,慕容九城都料定了,叶凌月同时使用了几张初级符箓后,再无多余的精神力可用。

慕容九城话音才落,衣袖拂动,只见一道符光闪耀。

“初级火属符箓,焚野箓。”

炽热的火之力从四面八方袭来,火之力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片离原天火,朝着叶凌月周身袭去。

慕容九城早前虽然避过了叶凌月的重重雷箓,可也费了不少气力,心中不免有气,下手也是重了些。

这天火燎原,来势极其凶猛,转瞬之间,整个符斗室的结界,就如泼了油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