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0章 两种爱情(求月票)

夜凌日和云笙母子俩相对而立。

“娘承认,当年的事,的确是娘做错了。若非是我,月儿不会遭受那么多的苦难。”

云笙平生经历过无数的大风大浪。

可唯独那一次,她错的离谱。她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事。

任何人的爱情,都是不能符纸的。

奚九夜不是夜北溟,他并不爱夜凌月。

也许,夜凌月也不像她想得那么爱奚九夜。

他们俩就算是勉强走在了一起,最终也会成为痴男怨女。

仇恨在他心中,大过了一切。

这才导致了夜凌月凄惨的下场。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五百年,可云笙依旧无法释怀。

夜凌日若是为了这件事,而怪罪她们,云笙倒是可以理解。

阿日这孩子,对于阿姐夜凌月的感情,太过深厚。

“娘,孩儿知道,你也不是故意的。这一切,归根究底,都是奚九夜的错。你放心,当初他让阿姐受的苦,我会百倍千倍地讨回来。”

夜凌日古铜色的脸上,染上了一层红光。

当年,他没听完爹娘的话,愤然离开八荒,一路赶往北境。

可半途中,他却接到了军令,被迫中途返回军团。

这一错过,才导致了阿姐最后的悲剧。

夜凌日偏执的认为,若是当初,他没有中途放弃,阿姐的命运就会就此改变。

奚九夜如今,也不可能有机会和爹爹竞争神帝继承人之位。

他整个人的眼神,都有些变了。

那一刻,一股凛然的战意,铺天盖地,席卷而出,饶是云笙,也不由侧目。

“阿日,你这是要干什么,你可不要冲动!事实上,虽然你阿姐被奚九夜害得险些魂飞魄散,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若非是经历了这一场浩劫,她又怎能化解身上的生死符,又怎会遇到视她如生命的爱人。”

云笙见夜凌日的情绪有些不对,忙劝阻道。

夜家的这对双胞胎,相貌相同,可性格大不相同。

夜凌光的性子像云笙,做事狡猾多端,风格颇为阴损。

夜凌日的性格,则像是夜北溟,直来直往,最是护短。

云笙就担心,夜凌日一言不合,就去找奚九夜生死斗。

“连娘你都承认了那个男人是阿姐的爱人,娘,除了我们夜家的男人,天下男人一般黑,一个奚九夜的教训还不够?”

夜凌日神情再变,声音高了几度。

从夜凌光的口中得知了帝莘这号人物的存在后,夜凌日就一直很不爽。

虽说还没见过那男人,可在夜凌日看来,一个区区的妖族,哪怕是天赋逆天,也配不上自己的阿姐。

阿姐的男人,怎么也得先过了他这一关。

“阿日,你是没见过帝莘,那是个好孩子。他为了阿姐,做了很多,和奚九夜截然不同,你若是见到他就会知道了。”

云笙一听夜凌日的口气,就不仅揉了揉眉心。

这父子仨,还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一谈起帝莘这个姐夫,就没一个态度好的。

个个都恨不得冲过去和帝莘大打一场。

“哼,总之我是不会承认那个妖族当我的姐夫的,除非……”

夜凌日正说着,帝莘竖着耳朵,打算听个清楚,哪知身后忽然多了只手,重重地拍了他一下。

“蚩印,原来你小子在这里啊,我找了你老半天了。”

孙庆咧着嘴,露出了一口白牙,冲着帝莘笑。

夜凌日和云笙齐齐看向了帝莘和孙庆所站的位置,两人这才留意到,有人在附近。

那方才母子俩的对话,岂不是都被听了去。

夜凌日的眉间,闪过一道凌厉之色,目光如炬,看了过去。

“夜将军,你也在。这位是……医佛大人,原来医佛也在,在下孙庆,早年曾在八荒神尊座下受训。”

孙庆俨然没有留意到,在场几人的神情变化,只是乍看到了云笙,吃惊不小。

他一改嬉皮笑脸的模样,毕恭毕敬,朝着云笙行礼问候。

“原来是孙副将,多年不见,你还是英姿不减当年。”

云笙见了夜北溟的老部下,和颜悦色着,说话间,眼角却不由王戴着面具的“蚩印”多看了几眼。

不知为何,她觉得这叫做蚩印的年青男子,让她有种熟悉感。

这“蚩印”怎么体型上和自家的“准女婿”那么相似。

只是“准女婿”是妖族,“蚩印”却是神印入骨,绝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云笙打量“蚩印”之时,夜凌日也在暗中端详着“蚩印。”

“蚩印”回归第一军团,这件事,夜凌日也是略有耳闻。

论起资历,“蚩印”比夜凌日还要足一些,蚩印当年失踪时,夜凌日还没入军团呢。

据说“蚩印”回第一军团不过是几个月,就在第一军团里重新站稳了脚,这一次雷鸣元帅派“蚩印”参加军事会议,无疑已经承认了“蚩印”的身份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