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8章 子嗣之争

兰苍虽然是风谷神帝的私生子,可好歹也是神帝血脉。

他死在了妓*女的肚皮上,这件事对于风谷神帝而言,也是一大耻辱。

风谷神帝原本连他的丧事都不想办理,只是后来风谷神帝的女婿奚九夜劝了风谷神帝一番,风谷神帝才改了口,决定给兰苍办丧事,顺便将兰苍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儿子女儿全都认祖归宗。

风谷神帝这么做的原因,是想显示他的仁慈,赢一个好口碑。

谁都知道,兰苍说白了,也就是有其父必有其子,风谷神帝当初就是个风流成性的种。

至于奚九夜为何要帮兰苍处理后事,那原因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叶凌月暗想道,若是奚九夜知道,兰苍给他戴了那么大的一顶绿帽子,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热衷替兰苍办丧事。

至于兰苍年纪轻轻,就突然暴毙,对外虽然说是纵欲过度而亡,可在叶凌月看来,却未必是那么回事。

兰楚楚那样的女人,又怎么会容许兰苍这样的一个潜在威胁存在。

兰苍之死,和兰楚楚一定脱不了关系。

只可惜,她是没法子亲眼看到兰楚楚前去祭拜自己的“奸夫”时的场景了。

只是无论是奚九夜还是风谷神帝都没想到,原本应该简简单单的一场丧礼,到了最后,却折腾了近两个月。

这说来说去,还要怪兰苍太风流了。

这厮的女人,从自愿献身的,再到被他强行霸占的,竟有千人之多。

这些人,不少人还有了孩子。

这一算下来,兰苍的子嗣女儿居然有四五百人之多。

饶是风谷神帝,也没兰苍这样的“繁殖能力。”

这些子嗣都处在神界的各地,要通知到位,再一一集合,就要耗费不少的时间。

一来二去,直到兰苍的尸体都要腐烂了,这场丧事才决定在半个月后举办。

而兰天佑要发愁的,正是这一场兰苍的丧事。

叶凌月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也就明白了兰天佑为何那么愁眉不展了。

兰天佑虽然自小和兰苍不亲,但终归兰苍是他在世上少有的几个亲人之一,他死了,兰天佑的处境会变得愈发困难。

以前兰天佑在外院也算是有些身份地位,可近日来,他频频受欺辱,尤其是于念之那伙人,时不时就要对他冷嘲热讽一番。

“其实我爹从小就没抱过我,只是给我取了个名字,我连族谱都是最近才记上去的。可他终究是我爹。我打算陪着我娘,去参加这次的丧礼。我娘说,如果我能展露出天赋来,也许有机会入风谷神帝的眼,将来飞黄腾达。

兰天佑低声说道,眼底忧愁之色更浓了。

他明明是风谷神帝的孙子,可却连一声“爷爷”都不敢叫。

认祖归宗,是兰天佑期待了一辈子的事。

“这是好事,你又何必这么担心。”

叶凌月是不懂得身在帝王家的哀愁的,她的父亲和娘亲,一世恩爱,只有几个孩子。

姐弟三人之间自小就很关爱彼此,自然是不懂得兰天佑担心的到底是什么。

“可是,我没有信心。这次丧事,说是去祭拜,说白了,就是挑选实力最出色的继承人。我虽然加入了长生神院,可是比起其他兄弟姐妹来,并不起眼。”

兰天佑叹了一声。

他已经听说,兰苍的几百个子女中,有不少出类拔萃者,其中就有不少人加入了四大神院和两大圣地,其中还有不少内院的弟子。

他的神印,如今也不过是五品和六品之间,而且他加入长生神院已经好几年了,是老生。

原本按照他的导师的意思,他应该神印突破了六品后再神印觉醒,可是兰天佑却等不了那么久了。

他只能寄希望于这次的活动,让他的神印觉醒,这样才能有机会在丧礼上,夺得风谷神帝的注意。

“倘若是不成功,我和我娘恐怕就要被逐出兰府,连兰氏这个姓都没办法再保留了。”

兰天佑倒是不那么在意风谷神帝是否赏识他。

可是他在意自己的娘亲,他娘亲一辈子都被人看不起,她每日操劳,就是为了看到兰天佑出人头地的一天。

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这个希望,兰天佑实在不忍心让她再失望。

“原来如此,你倒是个孝子。天佑,这件事你也不用太担心了,相信这次的外出猎兽活动,你一定能找到合适的兽魂神植的。”

兰天佑的这番话,都是让叶凌月对他有些刮目相看了。

早前叶凌月一直以为兰天佑是狂妄自大之辈,她当年也曾为了叶凰玉发愤图强,只为娘亲报仇雪恨,所以兰天佑的这份心,她也是明白的。

“天佑,你放心,我和凌月一定会帮你的。大不了,遇到了好的兽魂神植,我让你先挑。”

这时,小怪物和程岳也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