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8章 内应

为了不耽搁孙庆的治疗,奚九夜当即就命人收拾了一间偏厅,供玉手毒尊使用。

“前辈。”

帝莘留意了四周,确定无人偷听之后,冲着玉手毒尊拱手行礼。

“你到底是何人?为何会知道我的真正身份,还有鸿蒙天的主人又是怎么一回事?”

玉手毒尊很是警惕。

“说来话长,前辈,我这位同僚的毒……”

帝莘解释之前,看了眼孙庆。

“有我在,死不了。话说回来,他和你有深仇大恨?你下的毒的分量可真不轻。”

玉手毒尊有些同情地看了眼孙庆。

尸虫毒这玩意,是她亲自炼制的,自然懂得怎么去解。

这毒并不难治,只不过治疗不及时的话,会有一点小小的后遗症。

帝莘干笑了两声,向玉手毒尊说起了叶凌月的事来。

“想不到九洲鼎崩分离兮之后,竟还孕育了新的鼎灵,哎,当年若非我一时糊涂,也不会落到今时今日的地步。”

玉手毒尊听罢,叹了一声,听到了九洲鼎灵在溃散之前,还记挂着自己的安危,玉手毒尊愈发的愧疚。

“前辈,在下还有一事不明,方才在酒宴上,洛言方仙身旁的那人是否就是鸿蒙方仙前辈?”

帝莘留意到了玉手毒尊的神情,他就是担心玉手毒尊暴露了身份,才抢先与她相认。

“他是鸿蒙,又不是鸿蒙。”

玉手毒尊苦笑道。

“前辈何出此言,鸿蒙方仙前辈是不是失忆了,为何他一点都没认出您来?”

帝莘并以为,玉手毒尊的容貌发生了变化,会导致鸿蒙方仙完全不认得她。

像是他和洗妇儿,哪怕洗妇儿换了副模样,他依旧可以凭着她的音容笑貌,一眼就认出她来。

“只怕并非是失忆那么简单。”

玉手毒尊最初也认为鸿蒙方仙是失忆了。

可是鸿蒙方仙的言谈并无异常,还有他的声音甚至是一些动作也和当年完全不同。

鸿蒙方仙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他对洛言方仙的亲近也是发自真心,这绝非是失忆者应该有的举动。

所以玉手毒尊怀疑鸿蒙方仙根本就不是失忆。

“我怀疑,洛言方仙用了什么特殊之法,控制了鸿蒙,就算是我坦白了身份,也无济于事。更何况我如今又是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

玉手毒尊心中苦涩,摸了摸自己的脸。

见到了如今的鸿蒙方仙,玉手毒尊有种相形惭愧之感。

“前辈,你不用灰心,这件事我一定会想法子调查清楚。对了,早前你写给洪明月的那封信,信上所说的事可都是真的?”

帝莘见酒宴上,奚九夜和兰楚楚很是恩爱,兰楚楚一副情意绵绵的模样,哪里像是红杏出墙的样子。

“千真万确,兰楚楚此女蛇蝎心肠很不好对付,九夜神尊一直被蒙在鼓里。不过九夜神尊也不是简单之人,他让我秘密研制了一批毒,也不知具体有什么用处。”

玉手毒尊得知洪明月已经死了之后,也有一些惋惜。

但洪明月的为人,有那样的下场,倒也在情理之中。

自打上一次,玉手毒尊在兰楚楚的宫中遇到了奚九夜后,奚九夜就留意到了玉手毒尊的才能。

奚九夜可比风谷神帝灵活多了,玉手毒尊这样的人物落在了手上,只要合理利用,其威力不下一只军队。

帝莘听得,愈发长了心眼,奚九夜看来比他想象的还要难对付的多。

“奚九夜此人狼子野心,一个连亲手帮自己打下江山的女人都会千刀万剐,活活逼死的男人,绝非善类。”

帝莘一想起了叶凌月曾在这北境神宫里受过苦,心中就万般不是滋味。

听帝莘说了奚九夜和兰楚楚当年的恶行后,饶是玉手毒尊也不由动容。

早前玉手毒尊对奚九夜此人,还算是有几分钦佩,也曾想过,可以辅佐一番。

可听帝莘这么一说,顿觉此人十恶不赦,尤其被害的女子竟还是鸿蒙天的主人。

“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想不到鸿蒙天的主人也是历经磨难之人。听你这么说,她乃是八荒神尊和医佛之女。那医佛的名号我就算是在神帝天牢里也有所耳闻。那他命我炼制的这批毒药,到底是炼还是不练?”

玉手毒尊沉吟道。

“前辈,晚辈以为,你可以炼毒,借此取得奚九夜的信任,这对于你的处境更有利。”

帝莘想了想,淡然说道。

“你的意思是让我当内应?”

玉手毒尊稍一思考就明白了帝莘的用意。

这一次满月酒,倒是让帝莘更加清楚了奚九夜的势力。

他身后后风谷神帝,还有神界的扛鼎方仙,十三军团中也有多名军团元帅支持。

这样的奚九夜,以帝莘如今的实力,就算是联合的八荒神尊也难以直接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