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9章

“辛哥,我的脚不能动了。我需要治疗。”

程玉心急不已。

“快!找人来治疗!”

贝辛边操控着符剑,逼退小怪物的攻击,边低喝了一声,示意身后的人快传了叶凌月来治疗。

就见叶凌月被几人从营帐里拉了出来。

“快给程学姐治疗!”

“哦。”

叶凌月看上去还是一脸的懵样,仿佛浑然不知是怎么一回事?

只见她摸出了几张符箓,吟唱了起来……

“那不是叶凌月嘛!”

长生神院那边,也有几人注意到了叶凌月。

“凌月!”

小怪物正欲上前,可还未靠近,就被逼退了。

只见一张“回春箓”祭了出来。

就当程玉以为自己很快就能行动恢复自如时,乐极生悲。

一阵符光闪烁,就是这时,数声惨叫声接连传来。

几根锋利无比的土刺,拔地而起,那土刺上闪动着黑光,其准无比,对准了毫无防备的贝辛和程玉等人。

土刺上显然啐了毒,这一刺中脚背,一股麻木之感犹如暴风雨般,骤然席卷全身,贝辛和程玉这对“野鸳鸯”只觉得膝盖发软,只听得扑通扑通接连两声,两人齐齐跪在了地上。

这一跪,土刺再次刺穿了两人的膝盖,那痛楚,简直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九人的符剑阵,接连失了两人。

贝辛和程玉被土刺刺中,中毒之际,精神力再难凝聚,只听得轰的一声,原本在半空中游弋的符剑都让消失,余下的那七名符师就如断翅的飞蛾,从半空中跌落。

不等他们起身,就见多名长生神院的武者飞掠而上,将他们捆得结结实实。

“啧啧,贝学长,程学姐,你们怎么跪下来了,我们也都算是老相识了,何必行此大礼呢。”

就在贝辛和程玉还未回过神来时,就见叶凌月笑盈盈的站在了他们的面前。

当叶凌月出现在灰头土脸的裸心谷的众人面前时,一众人的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

方才施展了有毒的土刺的,是她。

程玉只等着凌月的回春箓的治疗,压根没想到叶凌月居然会来个“李代桃僵”,居然把好好的回春箓换成了“土刺箓。”

原本土刺箓这样初级的符箓,别说是贝辛,就连程玉都未必会中招。

可偏偏他们早前都没有提防看上去“单蠢”的很的叶凌月。

再看看身后,早前奉命看守着叶凌月的几名符师,这会儿也已经倒在了地上,早已不省人事了。

“凌月,可算是找到你了!”

穆挽枫等人看到安然无恙的叶凌月,也是一脸的惊喜。

他们几日都寻不到叶凌月,都以为她是被裸心谷的人抓走了。

可如今看来,还真说不准是谁被谁给抓了。

尤其是小怪物,他乍见到了叶凌月,惊喜交加,早前的不理智,在见到了她笑盈盈的,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笑容时,就如见了灯塔的迷失船只,一下子有了方向。

小怪物不顾众人的目光,快步冲了上去,一把将叶凌月抱住了。

泪水、夹杂着汗水还有血水,三者混在了一起。

可这一刻,小怪物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太好了,你没事。”

小怪物紧紧抱着叶凌月,他的手臂就像两根钢条。

“乖,快放开我,让我看看你的伤。”

叶凌月倒是没在意,只是拍了拍小怪物。

小怪物就乖乖松开了手,老老实实由叶凌月检查着伤口。

一旁的众人,都是面面相觑着,隐隐约约都察觉到了小怪物对叶凌月的异常来。

兰天佑和程岳看了,都是不由在心里暗暗叹息一声。

他们都看得出,小怪物很喜欢叶老大。

可是叶老大,只怕是将小怪物当成了自己的弟弟,在她心目中,小怪物应该就是和曾小雨类似的存在。

“凌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穆挽枫见叶凌月安然无恙,又制服了裸心谷的人,又惊又喜。

她快步上前,确定了叶凌月安然无恙后,才松了口气。

“几位导师,久违了。”

叶凌月笑盈盈道,同时也留意到了人群里的皇甫胜。

后者看到叶凌月竟然还安然无恙的活着,那表情,就跟吞了一只苍蝇似的。

不过此时无论是叶凌月还是皇甫胜,都没心思去计较对方的死活。

因为就在准备开口解释之时,已经从中毒中回过神来的贝辛等人,咆哮不止。

都到了这会儿了,只要不是瞎子,都已经发现,叶凌月和长生神院的这群人很是熟悉。

而且她压根也不是什么“单蠢”的新手。

看情形,叶凌月分明是早就有计划有预谋地混入了他们的队伍中,目的就是为了里应外合。

贝辛和程玉怎么也不肯心相信,他们居然比一个年纪和修为都差了他们一大截,连初级符师都不是的方士给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