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2章 隐秘

<!--章节内容开始-->叶凌月为人处世,对待敌人,从来都是毫不留情,尤其是洛言母女俩还同时暗算了薄情和玉手毒尊。

洛音神女虽然及时医治,可脸上不免还是留下了一些伤口。

听到了娘亲关切的口吻,洛音神女不禁哭了出来。

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娘亲,事情被我搞砸了。薄情的记忆出了变动,我吹响了骨哨,他……他这会儿跟块石头没什么两样。”

洛言方仙一听,也是变了脸色。

“他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嘛,怎么就突然丧失了理智?”

洛言方仙能位列八大方仙之一,自然是有着过人之处。

只是和其他的七大方仙不同,一般而言,方仙擅长的不外乎是炼丹、炼器乃至炼符,可洛言方仙擅长的却有些不同。

她身为鸿蒙子的师姐,炼丹炼器,乃至医道方面,都只有平均水平,甚至还比不上鸿蒙子。

所以这些年来,对外的一些炼丹炼器,洛言方仙一直是假借鸿蒙子之手。

应该说,控制鸿蒙子,才是她最擅长的的一门技艺,但其中的缘由,只有须弥方仙在内的极少数人才知道。

这也是洛言方仙最大的秘密,连她的女儿洛音神女也不知道。

洛言方仙控制薄情的事,也正是和这个秘密有关,她一直以为自己控制薄情,做到了天衣无缝,甚至还篡改了薄情的记忆。

可她万万没想到,女儿和薄情不过是去了一趟九重神渊,就中途生了事端。

毕竟她用了相同的手法,控制了鸿蒙子那么久,鸿蒙子从未出过差错。

薄情受控不过一年多,若是他出了什么差错,那意味着,鸿蒙子可能也会生变。

这让洛言方仙生出了一种危机感来。

她第一反应,就是难道女儿遇到了玉手毒尊,可她一想,玉手毒尊那老贱人,她可是听须弥方仙说过,她被风谷神帝处死了的,难道说,须弥在骗她?

“音儿,你先不要惊慌。先告诉为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不是遇到什么人?那人是不是一个中年丑妇?”

洛言方仙很是紧张地问道。

玉手毒尊的容貌,比起当年的洛言方仙更加美貌,洛言方仙一直认为,鸿蒙方仙是因此,才爱上了玉手毒尊。

玉手毒尊被洛言方仙陷害,先是毁容,再是被神军所捕,全都是洛言方仙和须弥方仙联手搞的鬼。

洛言方仙最怕的就是玉手毒尊还活着。

“什么丑妇?娘亲,害得薄请和女儿成了这副样子的是那个叶凌月。她认识薄情,是薄情以前暗恋的人。薄情遇到了她之后,就魔怔了似的,对她死心塌地。他还要和我解除婚约,我一怒之下,就说错了话,激怒了薄情,我最后不得不吹响了骨哨。娘亲,为什么会这样?她和他再遇不过那么短的时间,他和我朝夕相处了一年多,为何就比不上那个女人的短短几日?”

洛音神女越说越激动。

在她看来,若不是因为叶凌月的出现,薄情也不至于会失控。

洛言方仙见了,不禁唏嘘不已。

她从女儿的身上,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当年,鸿蒙子也是先遇到了她,她们师姐弟俩,在同一个师门朝夕相处了二十五年。

可鸿蒙子离开师门历练没多久,就遇到了当时在人界臭名昭著的玉手毒尊。

不过是半个月,鸿蒙子就将其带回了师门,还禀告师门要娶她为妻。

为此,鸿蒙子不仅被逐出师门,还被同道所唾弃。

可即便是如此,鸿蒙子依旧对玉手毒尊不离不弃。

那女人,甚至在八大方仙比试的紧要关头,偷走了师弟的宝鼎。

可即便是她做了这么多对不起师弟的事,鸿蒙子依旧犹如被猪油蒙了心似的,对她死心塌地。

当真是孽缘啊。

不过,只要有她在,她就绝不会让女儿受委屈。

当年,她能够重新让“鸿蒙子”爱上她,她就有法子让女儿得偿所愿。

只是,洛音神女的一番话,倒是让洛言方仙多那个所谓的叶凌月生出了一些兴趣来。

洛言方仙深信,自己对薄情的控制没有半点问题,照理薄情不会受诱惑才对。

薄情开始动摇,除非是他体内的“那东西”出了问题,另外一个可能,就是薄情对那女人情深一片。

只是在洛言方仙看来,薄情年纪轻轻,不可能用情如此之深,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那个叫做叶凌月的,一定是对薄情动了什么手脚。

只可惜,洛言方仙如今也是有要务在身,没法子直接去查看,薄情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那叶凌月又是什么人?”

洛言方仙最初以为,洛音和薄情是遇到了什么厉害的前辈高人,毕竟在她看来,能让薄情失去控制的,至少也得是方仙级别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