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7章 人祸

<!--章节内容开始-->天大亮之后,长生殿外,几名外院的学员焦急等待着。

他们都是最近刚达到了五品神印的学员,准备前往长生殿购买兽魂,觉醒神印。

和往常不同,今日关老迟迟没有出现,长生殿的大门也一直紧闭着。

一直等到了中午前后,学员们也没能等到关老。

“关老这是怎么了,可不是睡过头了。”

几名外院的学员嘀咕了起来。

学员们迟疑着,直到正午日头高照,学员们实在等不及了,走进了长生殿。

西殿没有人,他们壮着胆,再往东殿走去。

才刚到了东殿口,就见了两个人。

一个人,已经倒在了血泊里。

还有一人,矗在那里,他的手上还有未干的鲜血。

学员们惊呼了一声。

那凶手极快地回过身来,狠厉地扫了他们一眼。

看清了那人的容貌时,那几名学员吓得倒退了几步。

那杀人的,正是符箓分院的院长!

“来人……杀人啦!”

那几名学员吓得魂飞魄散,逃出了长生殿,连头也不敢回一下,就好像身后有什么恶鬼在追赶似的。

这件事,惊动了内外院的人。

由于外院副院长和宫惜都不在院内,赶到长生殿的是内院的院长。

内院院长赶到时,关老已经断气了。

他的眼,至死没有闭上,鲜红的血染了一地。

内院院长面色沉重,上前查看了关老的伤口,半晌,他才沉痛地说了一声。

“关老已经去了,传令下去,符箓分院院长谋害关老,立刻召宫惜回来,将此事上报四大神帝处,通缉分院长。”

关老被杀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神界。

受到震动最大的无疑是符箓分院,分院里的学员人心惶惶。

符箓分院原本就是半途加入长生神院的,一直很不受待见,只是碍于长生神帝和当年太虚神尊的关系,所以符箓分院才一直得以存在。

可如今关老一死,符箓分院和长生神院的最后一丝纽带,也被斩断了。

内外院的学员和导师,看符箓分院的那些符师们的眼神,就如看杀人犯似的,背地里,符师们也和内外院的学员发生了争执,险些没有动手。

至于许久未出现的分院长,为何要杀害关老,外间传闻颇多,有人说是关老和分院长早已竞争多时,符箓分院院长嫉妒关老在符箓上的成就,所以暗下杀手。

云笙和夜北溟自然也得到了这个消息。

那会儿夜北溟正在忙碌于军务,云笙带着刚到手的消息,到了书房。

“关鸠死了?这消息,月儿知道了没有?”

夜北溟一听,神情也有些严肃。

关鸠在回春箓上的成就,非同小可,也曾帮过夜北溟的忙。

“怕是还不知道,她这会儿应该还封闭在九重神渊里历练。那孩子和关老的感情不错,知道这个消息,怕是要难过一阵子。”

云笙唏嘘着,她和关鸠在医界有些交集,印象中,那是个虽然有些顽固,但是颇有见地的人。

关老对于叶凌月,可算是有知遇之恩,两人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可算是忘年交。

“那孩子,师徒缘分历来浅薄,是谁杀了关鸠?”

夜北溟又问了一句。

“外间传闻是符箓分院的分院长,但是这事我感觉有些奇怪。”

云笙诧异的正是这一点,她记得,虽然都是高级符师,但是从未听说过这两位老者之间,有什么过节冤仇,尤其是还到了杀人的地步。

“只怕这一次,符箓分院会经历一场不小的地震,月儿不免也要受到影响。未免事态失控,你还是去九重神渊一趟。”

夜北溟不大放心叶凌月。

他记得,云笙提起过,符箓分院如今代理院长,也就是叶凌月的学长,正是分院长的学员。

这种时候,身为师傅的分院长犯下了杀人罪,而且杀害的是关鸠这样的高级符师,他必定会处于风尖浪口上。

“我正有此意。”

云笙刚欲赶往九重神渊,哪知就是这时,却听神兵禀告,八荒神宫外,四方神尊前来拜见。

四方神尊是啵啵和冥日的母神,也是夜北溟和云笙的恩人,两人有今日,也是亏了四方神尊最初在神界时的庇护。

得知四方神尊突然到来,云笙和夜北溟不免吃惊。

“云笙,火炎帝君有令,请你前去诸神殿一趟。”

四方神尊一进门,寒暄几句,就开门见山,说明了来意。

云笙和夜北溟都是一惊。

虽然在神界的地位不下于神尊之流,可云笙因为是夜北溟妻子的缘故,一直没有正式受封为神尊,她的身份,也一直只是医佛。

这个头衔,空有名声,没有官位。

除了一些正式的宴席,云笙作为家属列席,火炎神帝从未正式传召过云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