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2章 再活一次

帝莘冷哼了一声,不再理会任萱,他凌空而起,从高处俯瞰着九重神渊。

事己至此,帝莘只能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理智告诉帝莘,其实叶凌月拥有鸿蒙天那样的洞天福地,她应该能够躲进去,避过一劫。

只是,帝莘总还有些顾虑。

他对鸿蒙天的认识有限,也只是随着叶凌月进去过一两次。

那地方有多大,有没有什么使用限制,帝莘全然不知。

而且就连叶凌月自己都曾说过,在任何地方都能使用鸿蒙天。

她曾和帝莘抱怨过,像是早前被困星宿洞的一号洞时,鸿蒙天就曾出现过意外。

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可能,帝莘也不愿意让叶凌月冒这个风险。

更何况,帝莘很了解叶凌月。

自家洗妇儿的本事,他是很清楚,可她终归是个女人。

而且是个典型的嘴硬心软爱死撑的女人,哪怕她可以自己躲进鸿蒙天,但是在有同伴的情况下,她只怕不会独自保命。

这一点,是帝莘最不满意叶凌月的地方。

可同样也是叶凌月最吸引帝莘的地方。

在面对敌人时,她狡猾而又冷血。

可唯独对自己的朋友和家人,她可以牺牲一切。

这种情况,往往会给叶凌月增加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帝莘为此也狠狠教育过叶凌月几次,只可惜,这女人老是好了伤疤忘了痛。

一旦有人知道了她拥有鸿蒙天那样的洞天福地,对叶凌月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帝莘和叶凌月在这一点的认知上是一致的,鸿蒙天,可以说是叶凌月最后的杀手锏,没到万不得已的地步,不能暴露。

所以,他更得在血雾扩散之前,找到叶凌月。

时间分分秒秒过去。

帝莘在琢磨着怎么救出自家洗妇儿的同时,任萱也在矛盾着。

任萱眼看着血雾已经就要扩散到眼前,再看看帝莘,见他依旧在天空不动,一时之间也捉摸不透帝莘下一步要怎么做。

从情感上说,任萱放不下自己的弟弟任屠天。

两人自小一起长大,哪怕弟弟不成器,他还是她的弟弟。

可贸然闯入,两人都没有活命的机会。

这个道理,任萱懂,帝莘当然也懂。

只是即便是如此,他还是要闯入九重神渊去救人。

他对那个叫做叶凌月的可真好,若是当初宫惜也能……任萱回想起了当年,咬了咬唇,心底一阵苦涩。

这时,帝莘身形一坠,落到了地上。

“血雾的扩散速度大概是每一刻钟一里左右,呈平面扩散,你若是有把握,跟着我去,若是怕死的,立刻离开。”

任萱一怔,不禁有些汗颜。

原来帝莘方才是在观察血雾的扩散速度,而且不过片刻,他就掌握了血雾扩散的规律。

九重神渊大致有五六百里,但是按照帝莘方才的计算,血雾从第一渊扩散到第九渊,还需要一些时间。

“就算是找到了人,可是我们怎么出来?”

任萱还有些迟疑。

帝莘用行动,直接回答了她的疑问。

只见他一剑呼啸而出,那剑气化为了滚滚剑浪,将平铺开的血雾直接撕开了一道口子。

帝莘身形一快,人已经冲入了血雾的缺口中。

任萱再不迟疑,紧追着帝莘,朝着九重神渊里冲去。

不过一会儿,两人就已经消失在血雾中。

血雾,越来越浓厚。

活人遇上了这血雾,会窒息而死。

可九重神渊里的那些早前被新生们击杀的神植和神兽却不同。

在遇到血雾后,它们的碎片和尸骸发生了异变,竟全都活了过来。

它们摇摇晃晃着,朝着九重神渊的深处行去,就好像那里有什么东西在召唤它们。

正如帝莘预料的那样,血雾的扩散在一步步深入,所以已经位于第七渊和第八渊的叶凌月等人,此时并不知道危机正在逼近。

第八渊的某处,纳兰雪如丧家之犬,带着七八名火神院的学员。

直到确定了叶凌月等人没有追上来,她才稍松了口气。

“纳兰学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火神院的学员们询问道。

历练的最后几天,他们的队伍已经大幅度缩水,早前又被长生神院的人伏击,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伤。

“历练还没有结束,我们还有机会。大伙先原地休息,明日我们进入第九渊。”

纳兰雪简单治疗了下伤口。

“进入第九渊?纳兰学姐,第八渊我们都损失惨重,进入第九渊后,岂不是连性命都保不住了?”

火神院的学员们都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

早前他们都还很崇拜纳兰雪,可眼看她连长神院的一个地级选手叶凌月都斗不过,对她不再像是以前那么信服了。

“你们懂什么,第九渊里有重宝,制药能得到它,我们就能翻身。真是一群眼界狭隘的蠢货,眼里只有那些破烂神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