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5章 千年前

关老的死,带来了连锁的反应,直接的受害者除了符箓分院之外,对云笙夫妇的影响也不小。

夜北溟是个妻奴,除了早年因为平定八荒神境的事,离开过云笙一阵子,夫妻俩过去的几百年来一直是形影不离。

云笙为了不让女儿叶凌月卷入神帝之争,毅然决定前去替长生神帝疗伤。

夜北溟因为记挂着爱妻,也去了诸神山,跟随火炎神帝学习一些神帝相关日常的事务,夫妻俩如今都在诸神山。

叶凌月和帝莘身陷九重神渊,夜北溟虽已派人通知了帝莘,看并没有说明详细的情况。

帝莘事后就进入了九重神渊,可因为血雾的缘故,倒是将此事忘记了,这才使得叶凌月被蒙在了鼓里。

叶凌月倒是没想到,爹娘竟都不在八荒神境。

如此一来,她返回八荒也就没有任何意义,她如今的身份,还不够资格前往诸神山,更别说拜见长生神帝了。

“既是如此,我只能先返回太虚神院了。”

叶凌月很是遗憾,她此行回八荒,除了探望爹娘之外,另一个原因,是想法子向爹爹打听当年渊神尊的事迹了。

她同时也有些担心娘亲云笙的处境,长生神帝的病,早已是药石无医,除了回春天符,再无其他之法可以医治。

叶凌月忽是想起来,龙谷主夫妇在神界呆的时间,比自己爹娘还长,龙谷主和冰原女帝的交情不错,也许冰原女帝和渊神尊的事,他们会知情。

“龙谷主,龙夫人,你们可知道大概是千余年前,冰原女帝座下曾有一位渊神尊?”

叶凌月开口问道。

听到了渊神尊的名字时,龙谷主的脸上,流露出了怅然之色,却没有立刻开口。

龙夫人在旁说道。

“你怎么突然问起了渊神尊来,他在世时,只怕你爹娘都还没出生呢?”

也不外乎龙夫人会诧异,毕竟渊神尊活跃的时代,和叶凌月相差甚远。

神界的史书上,关于渊神尊的记载,也只有寥寥数笔。

“不瞒两位前辈,我在新人历练时,得到了渊神尊的神骨,还有他一封遗书。信上说,若是有人得了遗书,就将他的骸骨送到他的家人的手中。我就想打听下他家人的下落,将骸骨交到他们手上,也算是了却了渊神尊最后的心愿。”

叶凌月半真半假的说道。

她自不会告诉两人,那只是渊神尊的一部分遗愿罢了。

“你找到了渊的遗书和神骨?”

龙谷主的神情有些激动。

叶凌月点了点头,将自己收集到的全部渊神尊的神骨都拿了出来。

九重神渊历练时,大部分的神骨都在长生神院这边。

事后,院方也没要求上缴神骨,叶凌月本着替渊神尊完成遗愿的心思,就将小怪物、小雨等人手上的都收了过来,所以她手上几乎握有渊神尊大部分的神骨,一起装在了乾坤袋里。

龙谷主手微微颤抖,打开后,看到里面的神骨时,龙谷主堂堂七尺男儿,竟是热泪滚滚,潸然而下。

“想不到,千余年后,我竟还能找回渊老弟的神骨。叶凌月,这份人情,我记下了。”

见龙谷主激动的模样,叶凌月一时语塞。

身旁的龙夫人也跟着抹了抹眼泪。

“我夫君与渊神尊,是八拜之交。不瞒你说,当年两人都共同为冰原女帝效力过,渊神尊充当前锋,我夫君乃是符师,两人一起出生入死了二十余载。只可惜,渊神尊身中埋伏,被困九重神渊这么多年,我们都以为,他早已尸骨无存。我夫君早年一直努力冲击天符师,也是想能够靠着天符的帮助,进入九重神渊,找回渊神尊的骸骨。”

神界一直有传言,渊神尊的神骨就在九重神渊里,但是一直没有确凿的证据。

此番裸心谷参加新人历练,也是为了搜寻渊神尊的骸骨。

只是裸心谷的学员修为不够,在九重神渊死伤严重,龙夫人也就打消了找回渊神尊骸骨的念头。

“想不到渊神尊和龙谷主是好兄弟,如此一来也好。渊神尊的遗愿就能完成了,还请两位将渊神尊的骸骨交到他的家人的手中。”

叶凌月唏嘘之余,也不禁为渊神尊和龙谷主的深厚友情感动。

“这,怕是做不到了。渊老弟并无世家庇护,他早年是孤儿。成为神尊后,家人也只有一双妻儿,他战死后没多久,他妻子还有儿子,就在一场雪灾中遇难了。可怜当时他妻子还怀有身孕,却是一尸两命。与他们一起遇难的,还有渊手下的数万神兵。我实在是对不起渊老弟,连他最后的一点骨血都没有保住。”

龙谷主一脸的愧疚。

当年他和渊神尊一起并肩作战,后来他为了符师修炼,又恰好遇到了龙夫人,夫妻俩一起创建了裸心谷,才和渊神尊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