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0章 弟弟

独孤天内,三界鹰已经是精疲力尽。

它恨恨地瞪了眼天空,扯了扯禁锢住自己的烈焰血链。

多日之前,它得了主人的命令,返回孤月海。

刚回到孤月海时,它还觉得一切如常,可就在它见到了无涯掌教时,却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虽然那人看上去和无涯掌教一模一样,可他绝对不是无涯掌教。

那冰冷的眼神,还有隐藏的近乎无形的冰冷气息,无不昭示着,无涯掌教早已不是当初的无涯掌教。

发现了这一点时,三界鹰当即就想回去禀告主人。

可是,“无涯掌教”却发现了它,一人一鹰大战了一场。

那家伙很是狡猾,将它引到了独孤天。

烈阳阵启动,它被血链困住,丧失了行动能力。

这些血链带着浓厚的魔气,它们刺入体内后,将它的经脉都禁锢住了,不仅如此,它们还一点点地吸食着它的佛力。

三界鹰被囚禁了半个多月后,体力已经渐渐不支。

可它无时无刻,都在提醒自己,它绝不能倒下,否则那假冒的无涯掌教的阴谋就会得逞。

整个青洲大陆,都会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大鸟,你行不行啊?”

就在三界鹰浑浑噩噩之际,它的身下滚出了一个鼎来。

式神炼妖鼎担心着,望着三界鹰。

三界鹰奉命前来孤月海时,它原本还想留在妖界陪伴紫紫的,可它又担心自己被发现,只能是跟着三界鹰到了孤月海。

哪知就遇上了这档子事。

“我只怕是撑不住了,这阵法很是古怪,长久下去,我必定会油尽灯枯。你还是自己逃吧。”

三界鹰有些沮丧。

和它不同,式神炼妖鼎本就是火鼎,它并不惧怕烈阳阵里的熊熊魔火。

秦小川也发现,三界鹰的身上还藏了个鼎,所以式神鼎才能侥幸存活了下来。

“那怎么行,我不能丢下你。”

式神炼妖鼎憋红了脸,口是心非道。

它也想逃啊,问题是它只是一个鼎,虽然有了鼎灵,可是还没有化形的能力。

它只有三条鼎足,这鼎足还是不能动弹的。

没有三界鹰代步,它根本就寸步难行。

“你必须出去,想法子通知主人,否则主人和人界都会有危险。我拼最后一口气,也要把你送出去。”

三界鹰仰望着天空,天灰蒙蒙的,自从那冒牌“无涯掌教”控制了孤月海之后,孤月海就变了天。

三界鹰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

它长唳了一声,声音直穿九霄。

它体内的神魄,爆开了。

烈阳阵感受到了三界鹰的愤怒,无数的火光汹汹燃起。

神魂爆炸的一瞬,三界鹰终于挣脱了困住自己的血链,它的翅身一恢复自由,就狠狠一振。

拼尽了全身的最后一点佛力,三界鹰的翅膀掀起了一阵惊人的飓风。

不过比拳头大不了多少的式神炼药鼎,一下子被卷了起来。

看着式神炼药鼎被飓风卷入了天空中,燃烧了神魂之力的三界鹰再也撑不住了,它的身形,轰然倒,鲜血流了一地。

“主人,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点事了,从今往后,我不能再陪伴你了。”

三界鹰的身子,慢慢地被烈阳阵的火光吞没了,它的眼角有一滴晶光闪烁。

脑中,倒带般闪过了一幕幕。

那一年,它只是一只被遗弃的小鹰,那个男人,将它带回了千佛宗……

式神炼妖鼎被飓风卷起的一刹那,险些没尖叫出来。

它看着自己的鼎身,从独孤天一下子飞了上来。

“大鸟?”

式神炼妖鼎显然没想到,三界鹰会以这么惨烈的方式,让自己脱困。

它嘤嘤呜呜着,可风声吞没了它的梗咽声。

“不行,我一定要离开孤月海,揭穿冒牌无涯掌教的真面目,不能让大鸟白白牺牲了。”

式神炼妖鼎下定了决心。

只是事与愿违,它的身子在半空中飞了一圈,扑通一声落到了地上。

三界鹰的神魂之力燃烧后,是帮助式神炼妖鼎突破了烈阳阵,可飓风的速度有限,式神炼妖鼎还是没能离开孤月海。

它最终,落在了孤月海的某一座山峰上。

四周黑漆漆的,式神炼妖鼎落到了地上,差点没四分五裂。

此时还是天黑,四周没有人。

式神炼妖鼎的半截身子,埋在了土里。

幸运的是,它落脚的地方不是独孤天,也不是无涯峰,至少冒牌无涯掌教不会发现它。

可不幸的是,它动弹不了了。

“这可怎么办?我必须想个法子离开这里。”

式神炼妖鼎一声哀嚎。

它只能静静等待天亮,希望能有过路人能够发现它。

一个多时辰后,天总算是亮了。

式神炼妖鼎欢喜不已,它看到有几名孤月海的弟子从前方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