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5章 办了你

李将军这一枪刺出去,刻意偏了几分,他专挑了下流的位置下手,摆明了是有意侮辱叶凌月,这一枪不会要了叶凌月的性命,可她那一身衣服却是非破不可。

一想到即将看到的旖旎风光,李将军浑身的血都要沸腾起来了。

他目露红光,哪知身前,那女人再度没了踪影。

这已经是第三次,李将军攻击不中了。

这女人,身法竟如此厉害,他连看都没看清楚,她到底是怎样避开他的霸王枪的。

他哪知,叶凌月靠的根本不是身法,而是符箓。

不等李将军反应过来,他忽觉头皮一麻。

肩上,落下了一根指。

女人的指,不知何时,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李将军只觉得自己浑身鳄血液,一下子冻结在了血管里。

“不是说要办了我嘛?”

叶凌月的声音,诡异的从耳边飘了过来。

“十重无量指,伏魔天下。”

“你,你究竟是谁?”

李将军想要挣脱,可那一根指头,像是有神奇的力量,他连一步都挪不开。

“啧,你的声音可真难听。”

叶凌月要了摇了摇头,一股冰冷的气息钻入了李将军的咽喉。

他张了张嘴,

咯咯咯——

一指,一下子变得犹如万斤重。

电石火光间,原本还在一旁围观的神兵们就见他们的李将军,被一根手指头按住。

他高大的身子,颤抖的厉害,双肩犹如轰然倒塌的墙壁,只听得一阵可怕的骨裂声,李将军浑身的骨头,竟被十重天作用下的无量指,直接碾压成了碎末。

他的身子,犹如烂泥般,狠狠砸入了土里。

他的嘴努力张大着,想要呼救,可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就像是频临死亡的一尾鱼。

四周,那些神兵早已吓得目瞪口呆。

他们望着那个位于篝火旁的女人。

早一刻,她还美丽的不可方物,可是下一刻,她那张绝美的脸上,却弥漫着修罗般的杀机。

“是不是想求饶?”

叶凌月睨了李将军一眼。

李将军疯狂地点着头,骨头被震碎,就如被虫噬般,生不如死。

“我在想,程岳死时一定很痛苦。”

叶凌月悠悠说道。

李将军浑身一僵。

“你连求饶的机会都没给他!”

叶凌月指间一扬,一道无量指的指力划过,就如一道刀刃,将军的两只手卸了下来。

“你不仅杀了他,还万般羞辱!”

又是一指,这一次,飞出去的是李将军的腿。

不过是片刻之间,李将军浑身就已经支离破碎。

耳朵,鼻子四肢,就连……他早已不成人形,犹如一根人棍。

血光,刹那就染红了漆黑的夜。

空气里,满是血腥味,李将军瞪圆着眼,喉咙里发出了咕哝声,他已经被叶凌月折磨的神志不清了。

一旁的几十名神兵,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那女人的身手,诡异到连李将军都不是对手。

还有她的手法,残忍的让他们这些久经沙城的老兵都不寒而栗。

她每一指,都落在了李将军的身上。

可是她的目光,却从他们每一个人身上淡淡扫过。

那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仿佛下一刻就有人会成为她新的猎物。

终于,有人忍受不住这种比死还可怕的精神上的折磨。

“夜袭,有人夜袭!”

营帐内,第六军团的上将军和多名神兵听到了异动,一跃而起。

第六军团千余名神兵,犹如潮水般,倾巢而出。

第六军团的上将军金暮甚至连头盔都还来不及戴上,奔行而出。

“不知死活的符箓分院,竟还敢来闹事。”

上将军金暮暗骂道。

上一次李将军折磨死了一名符箓分院的学员,已经是杀鸡儆猴,以为可以安生一阵子,哪知今晚又来闹腾。

这次,一定要让符箓分院的人死了心,让他们永远退出五丘之地。

看清了营帐外的情形时,金暮的瞳禁不住狠狠缩了缩。

他本以为,会看到符箓分院的几百名学员们,可他眼前,却只有一人,可那一人的脚下……

几百名全副武装的精兵,目瞪口呆,望着倒在了地上的李将军。

李将军的手脚全都没了,浑身血流不止,他的模样很是恐怖,对方下手时,避开了心脏肝肺等要害处,李将军的眼神涣散,分明是被折磨的疯了。

一名容貌绝美的女子,一脚踩在了李将军的脸上,听到了动静时,她连眉头都没动一下,镇定自若,迎视着近千道目光。

“你是何人,竟敢夜袭,还不快放开李将军!”

金暮见了李将军的惨状,嘴角搐了搐。

李将军此人,虽说人品不怎么的,可他一手霸王枪的实力,在整个第六军团中排的上前十。

这也是为什么他早前会纵容李将军行凶,又让他独自带队巡逻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