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9章 拜师礼

叶凌月一愣,这位老太竟然也是八大扛鼎方仙之一。

她来神界那么久,八大方仙本尊一个都没见过,想不到才刚到方仙盟就遇到了两个?

烈红衣的出现,将这次考核的气氛带到了最高点。

关千秋二十年收一次学徒,人烈红衣可是百年不曾收学徒的。

要知道,烈红衣加入方仙盟也就百年前的事。

关于烈红衣,她在八大方仙中也算是一个传奇。

传奇两字,除了因为她身形形貌比较特殊,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她擅长的是阵法。

正如早前龙夫人说的那样,方士中,阵师并不多。

烈红衣就属于那不多中的一个,而且她的阵法,在整个神界都很是了不得。

叶凌月只要是点头答应了烈红衣,那既是烈红衣唯一的学徒。

叶凌月看看烈红衣,再看看关千秋,似乎很难做决定。

早前还羡慕叶凌月羡慕的要死的洛音,转怒为喜了。

两人都是八大方仙,而且都很有诚意,拒绝了任何一个,就等于得罪了另外一个,她以后在方仙盟就别想立足了。

别说是叶凌月,就连样的纪悠都替叶凌月担心了起来。

纪悠挣扎了几下,白驹只能将她放开了。

“小纪悠,你可别多嘴。”

白驹瞪了纪悠一眼。

眼前这可是两难的局面,叶凌月答应任何一方都不是,连他都无可奈何。

“啧啧,你看吧,早前还有人不想收凌月为徒呢,真是瞎了眼。”

纪悠意有所指地扫了蒋雪一眼。

蒋雪气得直咬牙,可又不好在白驹面前发作,只能委屈地望了眼白驹。

白驹无奈地摇了摇头。

“舅,你说凌月会选谁当导师?她怎么还不选呢,我都替她急了。我要是她,就选关千秋,凌月所在的太虚神院前身就是符箓分院,跟了关千秋,得到的指点最全面。”

纪悠自以为是的分析了起来。

“不见得,她啊,可比你机灵多了。”

白驹的想法纪悠不同,他算是看出来了,纪悠的这个新伙伴绝对不简单。

包括他在内的所有导师,甚至连两位方仙,都被算计了。

叶凌月没有凝聚实鼎,她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她先说自己第一次炼制圣品丹药,再是炼制成了没有丹纹的百毒丹,最后一鸣惊人,引发圣光兽。

这看似都是无心的,可实则却是步步算计好的。

可怜蒋雪刚好成了牺牲品,从毫不起眼到一鸣惊人,她能引来两位方仙的注意力,也是情理中事。

“两位前辈。”

叶凌月想了半天,再度开了口。

“如何?”

“我想问,若是当你们的学徒,我能有什么好处?”

叶凌月笑靥如花。

“……”

全场一片死寂。

这女人,居然敢向两位扛鼎方仙要好处?!

所有人都被这个惊人的事实吓到了。

关千秋和烈红衣也僵着脸。

他们在方仙盟都是呼风唤雨的存在,还从未遇到过被学徒索要好处的事。

关千秋和烈红衣互看了一眼,从彼此的眼神力都看出了志在必得的意思。

“小丫头,只要你答应当老生的学徒,老生可以赠送你一套武极阵法!”

烈红衣咬咬牙,一口说道。

武极阵法?!

叶凌月暗暗心惊,这武极阵法,难道就是她拥有的武极八阵的阵法?

可是烈红衣手中怎么会有武极阵法?

事实上,叶凌月之所有由于选谁当导师,一部分原因也是考虑到烈红衣是阵师。

她得了武极八阵后,只领悟了朱雀阵法,所以想有所突破。

可是另一方面,从感情上,她是偏向于关千秋的,因为关千秋和关老的关系,她也想向关千秋请教回春天符。

“嘶——老太婆,你要不要那么狠!连压箱底的东西都掏出来了。”

关千秋一听,气得直跳脚。

别人不知武极阵法是什么,他可是清楚的很。

想当初比拼八大扛鼎方仙时,烈红衣就是靠着武极阵法,脱颖而出的。

“怎么着,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你以为人人都跟你那么小气。小丫头,快,喊我一声导师,我就把绝版阵法教给你。”

烈红衣眉开眼笑道。

那模样,活脱脱一个诱拐小正太的怪老太。

“叶丫头,你别听她的。她的阵法,可不是人人都能学的。阵师这玩意,学个几十年都未必能学出个所以然来。你当老夫的学徒,老夫可以让你进入符塔,获取一枚天符令!”

关千秋被烈红衣这么一激,脑子一热,也跟着比拼了起来、

天符令,又是什么东西?

叶凌月依旧是一脸的糊涂。

“好啊!关千秋,你跟我是杠上了不成!来来来,我们俩打一架,谁赢了,小丫头就拜谁为师!”

烈红衣激动不已,撩起了衣袖就要和关千秋动手,急得一旁的白驹连忙挡在了两人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