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0章 新仇旧恨

叶凌月和洛言方仙,四目而对。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深深的仇恨。

两人早前在九重神渊里,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

只是当时洛言方仙只是元神罢了。

今日的洛言方仙,本尊亲临,实力比起那时又强了无数倍。

“小贱人!早知如此,我当日就该杀了你!”

洛言方仙的口中,挤出了一句话来。

“上梁不正下梁歪,小的已经够不要脸了,想不到老的更不要脸,只会借势压人,。”

叶凌月冷嗤道。

若非是洛言方仙的缘故,玉手毒尊和鸿蒙方仙也不会变成如今的模样。

叶凌月深信,鸿蒙方仙的变化,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洛言方仙,只是不知道,这女人用了什么手段。

长老会选择在关千秋不在的时候审讯她,目的一目了然。

关千秋是个火爆脾气,若是得知自己的学徒被审讯,必定会大闹长老会。

烈红衣则相反,她低调的很,而且从没有学徒,就算是叶凌月被长老会传讯了,她也未必会知道。

很显然,关千秋的外出,和长老会有关系。

叶凌月说罢,极其讽刺地看了眼姿玉长老。

“好个牙尖嘴利的贱丫头,姿玉长老,你是长老会的常驻长老,此事,我就交由长老会处理,我相信你会还我女儿一个公道。”

洛言方仙说罢,强忍下怒火,看了姿玉长老一眼。

后者心领神会,正欲发话。

“启禀长老会的诸位,在下白驹,有事求见。”

只见太阳金殿外,白驹的声音传来进来。

姿玉长老微微一怔,他怎么来了?

姿玉长老和冰原女帝的座下方仙,和洛言方仙的交情极好。

她这一次得了洛言方仙的委托,无论如何也要惩治了叶凌月。

奈何叶凌月的“背景太强,”姿玉长老不得不用了些手段。

她先是借着长老会的手,调了关千秋外出,又封锁了消息,除了长老会和几个当事人,无人知道叶凌月被长老会传召的事。

本以为这样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处置了叶凌月,哪知白驹却忽然上门。

白驹可不是普通人,他除了是关千秋的爱徒,还是五星导师,长老会内部一直有呼声,要将白驹吸收入长老会。

“这……”

姿玉长老看了眼洛言方仙。

“不过是一名五星导师而已,让他进来!”

洛言方仙冷哼了一声。

她就不信,一个白驹就能保得住叶凌月。

白驹在太阳金殿外,翘首等待着。

他的额头满是汗水。

事实上,从前一日纪悠的异常反应看,白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原本还想询问叶凌月,她和纪悠早已晚到底去了哪里。

哪知就扑了个空,这时,又有一人暗中通知他,叶凌月被长老会给抓走了。

通知白驹的人,正是长老会三名成员之一的那名虬须大汉。

此人叫做周罡,和白驹的关系很少。

他早前在评审考核时,也亲眼目睹过叶凌月炼丹,引来圣光兽的情形。

当时周罡也想收叶凌月为学徒,奈何让关千秋和烈红衣两位前辈抢了先,周罡虽然和叶凌月没什么师徒缘分,可对叶凌月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性格,还是颇有好感的。

见小丫头被几大方仙围攻周罡,不免起了恻隐之心,就暗中命了自己的学徒,立刻去通知白驹。

白驹连忙就赶到了长老会,得了姿玉长老的许可后,白驹走进了太阳金殿。

一看到叶凌月,白驹就冲着她点了点头,示意她莫要惊慌。

叶凌月是纪悠的小姐妹,又是自己的小师妹,白驹下意识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小妹妹,关千秋不在,白驹就算是拼了全力,也要护住叶凌月。

叶凌月没有吱声,对于白驹的袒护,她还是很感激的。

白驹往叶凌月前面一站,冲着几位方仙行了一礼。

“几位长老,不知凌月师妹犯了什么错,要劳烦几位劳师动众,将她传到长老会。她来方仙盟没多久,若是有什么做错了的地方,还请几位海涵。”

白驹一看到洛言方仙也在,就知事情有些不妙。

“海涵?白驹,你说得倒是轻松,我女儿被叶凌月给毁了!换成是你,你会轻易放过她?”

洛言方仙拉过了身旁的洛音神女。

叶凌月毁了洛音神女,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白驹大吃一惊,再看看洛音神女,这一看,白驹也傻眼了。

前几日的考核评定上,白驹才刚见过洛音神女,那时她被多名导师争夺,意气风发,说不出的娇艳。

可眼前的洛音神女,不过两三日,就如失了水分的娇花,两眼无神了,一张脸上满是泪痕,和早前判若两人。

“凌月师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白驹也有些急了,唯恐叶凌月真的做出了什么不可挽回的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