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8章 就是这么嚣张跋扈

那名将军的语气,看似友好,可话语里面透露出来的意思却是一点都不友好。

在场的其他将军们也又岂会听不出,他们全都是笑而不语,看着帝莘,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新人就该有新人的样子,何况你还是个毫无根基的新人。

来了海神军营后,就得乖乖从新人做起。

在场的将军们都有过新人期,那时候的他们,至少也要参加过三次以上的军机会议,立过几次军功后,才能资格有底气在军级会议上表达意见。

一个新来的小子,就敢如此放肆,看来这小子在海神军营混不了多久了。

“不够熟悉?”

帝莘听了之后,微微抬起了头来,目光先是落到了议和派的阵营里。

“陈康,原神界第三军团将军,军龄三百六十年,西北神域人士,家中有两妻四子两女,从太祖一代开始,既从军,世代为军人。两百多年前,因在军团中喝酒误事,导致遭遇天外异魔伏击,手下神兵损失一千,被判流放海神军营。加入海神军营后,立下大小战功三百余次。”

“南宫随玉,原神界第七军团将军,军龄五百三十一年……”

“莫小北,原神界第一军团将军,军龄两百二十余年,因和一名天外异魔女子相恋,流放海神军营。加入海神军营后,战功无。”

只见帝莘的目光,从右至左,在场的每一名将军到副将,从军龄到家世,再到所犯下的每一宗过错,全都是一清二楚,一字不落,报了出来。

他每说一个人,就对应每一个人,就像是已经认识多年。

那些将军和副将,在听到帝莘的话后,脸色骤变,全都面面相觑。

他们没想到,这个看似很普通的新人,居然对他们底细一清二楚。

就连那名叫做莫小北的将军,在听到帝莘报出了他的身份来历后,原本迈开的脚步,也顿了顿。

当说完最后一个人的身份和来历后,帝莘的目光才收了回来。

他望着在场的每一名将军。

“现在,可还有人认为在下对海神军营不够熟悉?”

帝莘本人是不熟悉海神军营,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对军营里的情况毫不知情。

在启程前往海神军营之前,他曾经找过孙庆,也曾找过夜凌日,与他们俩详细打听过整个海神军营的情况。

海神军营里副将级别以上的将军,无论是家世还是性命,他全都调查过。

这里的每一个人,从出生到军衔再到修为,他全都一清二楚。

莫小北的心中,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不仅仅是因为蚩印对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如此了解,而是因为,眼前的“蚩印”和他当年认识的蚩印截然不同。

帝莘并不知道,莫小北和原本的蚩印,是同一批进入神界军团的。

两人的关系在新兵时,就已经很铁。

可以说,神界如今认识“蚩印”的人中,知道他的底细的,也就一个莫小北。

莫小北也是军营里为数不到,知道“蚩印”被流放的真正原因,以及他的实力的人。

只是,莫小北一直以为,蚩印还是当初的蚩印。

那时候的蚩印,一心就像复仇,对于神界军团的事情一向不甚热心。

可眼前的这个蚩印,显然和那时候的蚩印”不同,他离开神界军团那么久,竟对军团的事情那么清楚。

方才帝莘一走入军营时,莫小北就已经隐约觉得,此人和当初的蚩印有些不同了。

只是那时他还是只是怀疑,原本是打算私下再了解一番。

可这会儿一接触,莫小北可以百分百肯定,他不是蚩印!

莫小北的脑海中,迅速闪过了一个念头,看向帝莘的眼光,也变得不友善了起来。

莫小北很好地掩饰了眼底的敌意,他干笑了两声。

“蚩印,你小子还是和以前一样,记性很好。方才薛将军是开玩笑的,你身为将军,当然也是有决议权的,你倒是说说,你是主战还是主和?”

莫小北的语气很是轻松,就像是在和蚩印讨论家常一样,这小子在海神军营里,就是个不正经的,但是由于他有些特殊的本事,所以在场的将军们对他还算是客气。

“说的不错,加上莫小北,议和方已经有十六人了。蚩将军无论是站在哪一方,其实结果都是一样的。”

议和派的薛将军说道。

“莫小北,你方才说了,哪边人多你就赞成哪边,可对?”

帝莘扫了莫小北一眼。

莫小北方才被帝莘一打岔,离议和派还有几步之遥。

莫小北笑了笑。

“不错,议和派有十五个人,我就主张……”

“我主战。”

帝莘长腿一跨,就如一道旋风,一下子就抢在了莫小北的前面,站到了主战派那一边。

这样一来,主战派和议和派就各有十五人,人数上不相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