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2章 绿帽子炸了

须乐方仙的死状极其恐怖。

九夜神尊进门时,须乐方仙还一脸的睡眼惺忪,见了凶神恶煞的奚九夜,须乐方仙只觉得两膝一软。

那一声“九夜神尊饶命”都还停留在咽喉里,一道惊芒劈头盖脸落下。

奚九夜甚至连解释的机会都没给他,就抽出了侍卫长身上的佩刀。

他下手极狠,刀刀致命。

须乐方仙的血,高高溅起,染红了牢房的墙壁。

北境十三骑跟随奚九夜这么久,神尊鲜少这么失常,上一次神尊大怒,还是……

“神尊,须弥方仙那……”

北境十三骑的侍卫长偷眼看了下那具尸体,胆战心惊道。

奚九夜不发一语,快步走出了牢房,朝着兰楚楚的寝宫走去。

“快去拦着神尊大人。”

侍卫长看了眼牢房里的尸体,唯恐奚九夜一怒之下,杀了神妃。

寝宫里,兰楚楚自从被那没来由的噩梦惊醒后,一支心神不宁,无法入睡,她的眼皮子一阵疾跳。

她坐立难安,喝了几杯安神茶都不管用,她忽想起了牢房里的须乐方仙。

“来人,去牢房里看看。”

兰楚楚正欲传召牢房外的那几名侍卫,寝宫的门,一下子被踹开了。

北境冰冷的寒风,钻入了温暖的殿内。

兰楚楚吃了一惊,抬眼看去。

灯光恍惚之间,她见了奚九夜携着一身寒气走了进来。

男人的五官,依旧如刀斧雕琢一般,他的手上,刀身上淌着血。

她手中的安神茶“啪”一声,落在了地上,茶水溅了一地。

兰楚楚的唇,颤了颤。

那四个熟悉无比的字,九夜哥哥却是怎么也喊不出来了。

“兰楚楚,你可知,刀上的血是谁的?”

奚九夜盯着兰楚楚,眼前的女人,风姿楚楚动人,当真是人如其名,恍若一朵洁白无瑕的玉兰。,他一字一句地问道,声音里透着彻骨的寒意。

“九夜哥哥,你杀了人?”

兰楚楚极其艰难地吐出了这句话,她仿佛已经知道了,刀上的血是谁的。

“我问你,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

兰楚楚只觉得天旋地转,她颤巍巍着,带着几分泣音。

“九夜哥哥,我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的孩子,自然是你的。”

直到这会儿,兰楚楚都还存着一份侥幸之心。

她不断地告诉自己,自己隐藏的这么好,奚九夜不可能发现。

“我的?只怕是须乐的方仙的吧。”

奚九夜嗜血地笑了笑,他那双狭长如刀锋的眼,微微眯起,危光闪动。

“九夜哥哥,我怎么可能和须乐……他胡说了些什么,那些都是谎话,你绝不可以相信他。一定是秦妃陷害我的。”

兰楚楚神情惨淡,捂住了胸口,一脸受伤的模样。

“谎话?那这些都是什么?”

奚九夜冷哼了一声,他一把抓着了身旁跪在地上颤抖不已的近身侍女。

“说!神妃娘娘昨日傍晚让你准备了什么?”

近身侍女吓得浑身发颤,牙齿不停地磕碰在一起。

“神妃娘娘,她……”

“近身侍女,你想清楚了再说。”

兰楚楚呵斥了一声。

近身侍女面如死灰,她不敢隐瞒奚九夜,可是她的家人,全都握在了兰楚楚的手上,她若是胡乱说话,她的家人必定性命不保。

“神尊大人,奴婢什么都不知道。”

近身侍女说罢,狠了狠心,一口咬断了舌头。

“混账!”

奚九夜盛怒之下,将近身侍女狠狠砸在了地上。

近身侍女头破血流,横死当场。

兰楚楚松了口气。

哪知下一刻,奚九夜喝了一声。

“来人,把宫廷方士传过来。”

宫廷方士面对奚九夜,再也扛不住了,将兰楚楚傍晚向她购买各种材料炼制毒丹的事,一五一十全都说了出来。

你说秦妃害你,事实上,却恰好相反。兰楚楚,你和须乐苟*合怀了他的孽种,竟还想加害我的亲生骨肉。这些都是须乐方仙亲口告诉我的,你还不承认?”

奚九夜冷笑了两声,兰楚楚面色惨白如纸。

“须乐害我,九夜哥哥,你不要相信他,我愿意与他当面对质。我肚子里的孩子绝不可能是他的。我是孩子的娘亲,我最清楚不过。这真的是我们的孩子。”

兰楚楚早前也怀疑过孩子的生父究竟是谁,可她推算过日子,最终还是肯定,这孩子是她和奚九夜的。

她之所以在须乐面前那么说,只是为了骗他帮自己毒害秦妃。

“与他对峙?不用了,他已经死了。这刀上,就是他的血。”

奚九夜冰冷的语气,让兰楚楚身心俱是一震。

“你怎么能杀他?他是须弥方仙的……父神知道了,必定会不高兴,影响了你角逐神帝之位。”

“兰楚楚,你以为我还是当初的奚九夜,你以为只有依靠风谷神帝,我才能登上神帝之位?我很快就会向你证明,没有他,我奚九夜不用靠任何人,依旧能当上神帝。至于你肚子里的孽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