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7章 附体邪物

叶凌月走上前去,查看着那些痕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地下区域的一些墙壁上,有流水侵蚀过的痕迹,所以叶凌月最初以为,这些刻痕只是自然现象。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可她摸了摸墙壁后发现,这种痕迹绝非是流水侵蚀可以留下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每一道刻痕都有数寸深,由于墙石是坚硬的风金石,这种石材很是坚硬堪比金属,寻常人就算是用刀剑也很难留下痕迹。

www.daocaorenshuwu.com

墙壁上的这些痕迹,显然是用精神力刻下来的。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叶凌月一路沿着墙壁走,发现附近的这一片区域的墙壁上,都有类似的刻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骆锦冰回来时,叶凌月还对着墙壁上的刻痕出神。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夜军医,可是有什么发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骆锦冰走上前来,看了几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些刻痕有问题。”

www.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仔细查看之后,她发现,这些刻痕组合在一起,竟是一种符箓,以刻痕的形式,在墙壁上留下的这种符箓,名为石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石符和寻常的纸符相比,绘制更困难,需要五倍甚至十倍的时间方能雕刻完毕。 稻草人书屋

而且全程都只能用精神力绘制,石符的优点是绘制成功后,使用的效力更持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叶凌月回忆着万符录上记载,发现墙壁上绘制的这些符箓,是一种叫做封魔箓的高级地箓,它虽然是地箓,但是属于高级地箓,大批量的封魔箓同时出现在地下区域,威力将大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它们犹如一个庞大的封魔阵,数千年来,都在缓缓地发挥作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正欲将自己的发现告诉骆锦冰,这时,从了西北角传来了一阵尖叫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和骆锦冰心头一凛,两人一跃而起,犹如两枚破空而出的箭矢,朝着西北方向行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三四名女兵,正在那里巡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叶凌月和骆锦冰赶到的那一刻,一名女兵脸色发青,面目扭曲着,那情形就像是典型发作似的。 稻草人书屋

她的身旁,那几名女兵全都慌了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发生异变的女兵的咽喉里,发出了一阵咕哝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忽然间,她一拳挥出,距离她身旁最近的那名女兵,没有提防,只听得一阵可怕的骨裂声,那名女兵胸骨瞬间被震碎,口中喷出一道血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身上的轻盔,犹如纸糊般,完全不起作用,碎裂成了数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惊人的气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们几个退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骆锦冰飞身上前,手掌往了腰间一拂,手上多了几把匕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神力灌入匕首之内,嗖嗖几声,数把匕首在半空中拉出数条优美的弧线,朝着那名发病的女兵身前的要穴射去。 稻草人书屋

骆锦冰在了十三军团里,有着“骆飞刀”之称,她的飞刀匕首,弹无虚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哪知那名女兵嘴角诡异地扯了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听得“叮叮叮”数声,匕首刺中了女兵的身子,应声落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兵毫发无伤,她的皮肤在被击中的那一刹那,发生了异变,表皮龟裂开,化成了一块块鳞甲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骆将军,硬攻无效,需用火!”

daocaorenshuwu.com

叶凌月说罢,手中多了几张火炎箓,火光闪烁,几个火球毫无死角地击中了那名女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阵阵惨叫声不绝于耳,那名女兵浑身都是火,身子摇了摇,轰然倒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叶凌月这才示意几名女兵上前将人捆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兵的全身上下,都烧成了一片漆黑色,那些怪异的鳞片上满是燎泡。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何她不惧我的飞刀,却怕你的符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骆锦冰皱着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的飞刀,可是中级神器,叶凌月的那些火箓,只是最基础的符箓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蛇打七寸,对症下药,她惧怕骆将军您的飞刀,因为她被金刚山甲怪附体了,金刚山甲怪只怕火,所以我的符箓虽然低级,但是对付它却是刚刚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叶凌月一脸的了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附体?夜军医,你在说些什么?”

稻草人书屋

骆锦冰和女兵们面面相觑,显然对叶凌月的话还未反应过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想我已经发现早前女兵遇袭的真正原因了。我们都弄错了,她们并非是染病,而是被附体了。你们有没有留意过她的神印里有东西。”

稻草人书屋

叶凌月指了指那名女兵的神印,她也是方才才留意到女兵的神印有些特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神印很是暗淡,似乎蒙了一层白色的雾气。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叶凌月指尖落到了那女兵的神印之上,一股白色的鼎息逼入神印之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女兵猛然睁开了眼,她的双眼充红,身子不停地挣扎着,咽喉里发出了吱吱的叫声,那声音分明就是兽类才有的痛苦声音。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孽畜,还敢逞凶。”

稻草人书屋

叶凌月眉目转厉,女兵的神印里,涌出了一个白蒙蒙的魂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魂魄由小变大,转瞬之间,就化为了牛犊子大小,那是一头满目丑陋的山甲怪,尖尖的嘴,锋利的爪牙。 www.daocaorenshuwu.com

看到了叶凌月时,它眼中凶光大盛,显然是知道了叶凌月是妨碍了它大计的仇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它怒咆了一声,附近的山壁一阵索索抖动,拳头大小的山石滚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