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3章 神秘棋盘

长生太子已经从副院长口中得知,夜凌所在的太虚神院,原来就是长生神院下属的符箓分院演变而来的。

一个小小的分院,居然没经过父王的批准,就私自分裂出去,这夜凌也太不知好歹了。

“夜凌,你是太虚神院的人,早前你竟敢顶撞本太子,你可知罪?”

长生太子讯问着叶凌月。

他早前并不知道太虚神院,听副院长这么一说,再想到接下来还有大半的行程,就想让叶凌月听从他的命令。

“太虚神院乃是太虚神尊所创,乃是一所独立的神院,身为太虚神院的学员,在下是自由身,不需听从任何势力的命令。”

叶凌月一听,就知又是副院长在当中挑拨离间。

她不慌不忙,沉着应对。

“什么太虚神尊不太虚神尊,他不过是我父神的一个部下,他创立的神院,自然要听命于本太子。”

长生太子连太虚神尊这号人都没听说过。

还以为太虚神尊像是神界的其他神尊那样,属于四大神帝麾下,他压根不知道,太虚神尊乃是五大原始神尊之一,其在神界的身份地位,一点都不逊色于四大神帝。

不仅仅是长生太子,在场的大部分军团的将军,包括夜凌日都未曾听说过太虚神尊。

夜凌日所在的八荒一脉,加入神界的时间还短,数千年,甚至上万年前的事,不知道也不稀奇。

他们自是不知道,太虚神尊在当时的神界,是多么了不得的人物。

他在符箓和阵法方面的天赋,是其他四大神帝望尘莫及的。

也许正是因为太虚神尊的出众,四大神帝才会隐瞒他的存在,销毁了有关太虚神尊的的丰功伟绩的一切史实,唯恐他的锋芒遮掩了他们的神帝光辉。

正是,事实总归是事实,哪怕它已经尘封多年,但也总有一日能够重见天日。

长生太子和叶凌月都没注意到,在叶凌月提起太虚神尊时,在场还有一人的脸色有些不同寻常。

太虚神尊创立的太虚神院?

此子是太虚神院的人?

难怪,“他”手下的人,能够安然无恙地从洞穴里走出来。

只是不知道,太虚神院的人,到底继承了多少太虚神尊的绝学。

符箓?亦或者是武极八阵?!

墨离暗眼打量着叶凌月。

长生太子和众神不知太虚神尊的来历,可墨离却是知道的。

在太虚神尊还活跃的那些年里,他创造出来的武极八阵,曾经让无数天外异魔闻之色变。

不过,在那男人陨落之后,神界就再没有人继承太虚神尊的可怕传承了。

就连神界如今声名最盛的八荒神尊夜北溟和北境神尊奚九夜也不例外。

“夜凌,本宫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加不加入本宫麾下,你若是加入,本宫可以封你为太子军的首席军医,提供你上位神的地位。你若是不答应,在之后的行程里,你和第七军团若是遇到了半点不测,休想本宫会出手相助。”

长生太子见夜凌所在的第七军团,全都是女兵,他理所当然觉得,这些女兵技不如人。

早前的山洞里,靠着夜凌的封魔箓,第七军团和夜凌得以全身而退。

可出了山洞之后,再往前,就是龙潭虎穴,符箓也帮不了她们。

而他提出来的条件,也很是优渥。

夜凌不过是太虚神院的一个普通学员,连主神都不是,他只要点头答应了,就能成为人人称羡的上位神,这可是连跳三阶啊。

不少神院的学员都眼红地望着叶凌月。

只要是脑子正常的人,都知道会怎么选。

只可惜,叶凌月还真就是个脑子“不正常的。”

“想来,第七军团和在下也不需要太子的帮忙。”

叶凌月的回答,就像是一记耳光,狠狠摔在了长生太子的脸上,后者面红耳赤,半晌憋出了一句话。

“好,很好,夜凌,那我们就走着瞧。”

经过了一番修整之后,各大军团和神院的人整装待发,继续前行。

经过了九座洞穴的事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比早前谨慎了许多,他们也都发现了,地下区域已经发生了异变。

早前的“天地玄黄”四区,已经发生了变化。

早前他们闯过的区域,只相当于最初地下区域的“玄、黄”两区,但他们已经牺牲了四成的人马。

余下的“天和地”两区也不知会有什么变化,只怕会更加凶险。

没有人再向早前那样,贸然行动。

好在,离开了九座山洞之后,前方乃是一条一马平川的大道,越行越是宽阔。

大部队行走大道上,前方出现了一个特殊的校场,挡住了众人的脚步。

“那是棋盘,这种地方怎么会有棋盘。?”

众人面前,多了一个和校场差不多大小的四方棋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