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0章 声名在外

孙庆是个糙汉子,在察觉到夜凌就是叶凌月后,一个大姑娘的手就这么落在了自己的胸膛上,他的心跳不免加快了几分。

若非是知道叶凌月已经有了蚩印和夜凌日两个蓝颜知己,孙庆真要误会了。

好在孙庆还有些自知之明,再借他几个胆,他也不敢对叶凌月有非分之想。

上次,他不过是开了叶凌月一个玩笑,就被蚩印狠狠修理了一通。

要想在神界军团混,蚩印妻不可戏那是铁律,甚至比军令还要遵守些,否则金暮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孙庆初还有些不自在,可很快他就发现了叶凌月掌上传递而来的那股暖流的妙用。

那暖流,犹如涓涓细流,不断钻入而他的五脏六腑,原本钝钝的痛的难受的伤口,迅速愈合,体内的神力也在复苏。

难怪骆锦冰会说叶凌月是神医,这医术,简直比任何神丹妙药以及灵符都管用啊!

孙庆惊喜不已,原本惨白的面色也变得红润了几分。

“你应该能够自由行动了,先想法子杀出去。”

叶凌月说罢,身形一瞬,落到了孙庆的身后,与其背靠着背,相互抵御着身前身后的战兽棋。

“战兽太多了。”

孙庆手下,只剩了不到一半的人,可战兽的数量,却增加了一倍,局势对他们很不利。

“其实,破九宫棋,未必就要击杀全部的战兽,还有一个法子,只要避其要害,成功摆脱战兽的追击,也算是取胜。”

叶凌月睨了眼不远处的两尊战兽首领。

一头猿王,一头金脊金冠蛇王,两方战兽首领手下的战兽,都冲着他们嘶声怒吼着。

“摆脱?太难了吧。”

孙庆摇了摇头。

“九宫棋盘里,每个部位的战兽强弱都是不同的,而且它们的站位也是固定的。凌日和墨离等人,还有长生太子,都是摸索清楚了规律,才顺利过关的。”

夜凌日和墨离自是自己摸索出了规律,至于长生太子,到底是自己看出来的,还是无命提醒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叶凌月简明扼要地点出了九宫棋的内里玄机。

九宫棋盘里,蕴含了北斗七星之势,分为天枢、天旋、天玑等多个星辰宫位。

每一个星辰宫位里的战兽强弱都是不同的。

战兽看似能移动,但是最强的几大战兽,只有留守着固定的宫位才能保持最强状态,否则,就会被击溃。

不过荒兽开辟的北斗七星的星宫并非一成不变,所以即便是知道了北斗七星星宫的奥秘后,想要顺利突围,还需要很强的洞察力。

叶凌月早前没有提醒孙庆,也是因为只有进入棋盘之后,才能发现个中的玄妙。

被叶凌月这么一提醒,孙庆定睛一看,果然是如此。

“车、马位置的战兽之间,各有一条空隙,乃是盲区。若是能突围,就能成功突围,我想法子引去车、马位置之间的战兽的注意力,你带着你的兵士闯过去。”

叶凌月说道。

“我们闯?那你呢?”

孙庆冷眼旁观,也发现了棋盘里的猫腻之处。

只是他很诧异,叶凌月既然已入棋盘,竟不和他们一起离开,难道她还想回去不成?

叶凌月接下来的话,坐实了孙庆的猜测。

“我的人还在外面,我若是不回去,他们没法子脱困。”

叶凌月沉声说道。

孙庆深深地看了眼叶凌月,心底有一股敬佩之意,油然而生。

都这个时候了,叶凌月还能遵循诺言,此人还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不过她既然凭借一双眼就能看出太古九宫棋的破绽,想来破阵,也不是难事。

“上!”

叶凌月眸烟一动,只见她的手中,多了几张水蓝色的符箓。

“幻雾冰箓。”

符光一闪,叶凌月手中的符箓在九宫棋盘里炸开。

一股股冰冷的雾气,迅速弥漫开。

众人的视野里,顿时一片白茫茫。

这种幻雾冰箓是叶凌月炼制出的一种新的水属性的符箓,它没什么攻击力,但能够形成雾气,让人视野受阻。

幻雾中还夹着冰的属性,敌方处在幻雾冰箓的范围内,全身会短时间冻僵。

不过眨眼之间,九宫棋盘里,战兽棋的身上就凝结了一层薄冰,一动不动。

“倒是有些能耐,但是凭借中级符箓,就想困住战兽棋,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

严昭暗暗摇了摇头。

只是严昭哪里知道,叶凌月用幻雾冰箓的真正目的,并非是击杀战兽棋,而仅仅是给孙庆等人争取时间罢了。

幻雾冰箓的作用下,那些战兽棋们只冰冻了几个眨眼的功夫。

也就是这片刻功夫里,孙庆带着手下的几名神兵,脚下一骋,穿过了盲区,人已经落到了战兽棋盘的边缘。

“多谢。”

孙庆冲着叶凌月点了点头,叶凌月的人情,他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