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8章 突破,虚空境!

消失了?!

当叶凌月的丹田消失时,叶凌月下意识地一惊。

用了神识,将体内仔仔细细扫了一遍,叶凌月依旧没有发现丹田的踪影。

糟糕,难道是因为荒兽之王的那滴精血的缘故?

叶凌月暗叫不妙。

她吸收了的乃是小吱哟的爷爷的精血。

如果小吱哟还有实体,那自然是由小吱哟自己来吸收。

可小吱哟如今没有肉身,精血又不像是杨枝甘露那样的培元固本之物,叶凌月就在小吱哟的请求下,吸收了那一滴精血。

从早前体内大增的天地之力看,她的实力应该是提升了才对。

到了神界后,叶凌月本来的修为,已经是介乎小神通境和大神通境之间,方才,她预感自己已经突破了大神通境。

下一个武境,应该是虚空境才对。

可她的丹田……

叶凌月的神识,犹不死心,又扫了自己的身子一遍。

这一扫,叶凌月发现,在自己原本丹田的位置,多了一片迷雾。

那迷雾光影绰约,仔细看去,静谧而又祥和,就如一片夏日星空……不对,是夏日虚空。

因为这片迷雾般的虚空中,连一颗星辰都没有。

不会这就是虚空境吧?

叶凌月的身子,禁不住抖了抖。

丹田,被虚空代替了?

所谓的半步虚空,就是体内的这犹如半个拳头大小的虚空?

叶凌月半晌才回过了神来,顿时哭笑不得。

体内的天地之力,已经渐渐平复。

叶凌月运行了体内的天地之力一周,发现自己的天地之力。比起小神通境巅峰时,足足膨胀了五倍以上。

让叶凌月更意外的是,早前在九宫棋盘里限制进入者只有神通境的修为,可此时,她的修为突破了虚空境,九宫棋盘也没有半分压制的意思。

“恭喜老大,你吸收了我爷爷的那滴精血。放眼整个神界,恐怕也就只有老大你能吸收荒兽之王的跨物种的血了。”

叶凌月在吸收荒兽之王的血时,小吱哟也捏了一把冷汗。

换成了小吱哟来吸收荒兽之王的血,还有一定的风险,更何况还是叶凌月。

好在叶凌月的体内的玄阴之血,很是特殊,还是化解了荒兽之王的血里夹杂的戾气。

叶凌月获得了精血的同时,也等于是获得了九宫棋盘的认可。

叶凌月的神识一动,发现自己眼下,已经能够清楚地控制在场的每一尊战兽棋。

至于早前严昭释放出来的那一头火蟒,早已在叶凌月融合精血之时,就已经被那些战兽棋给撕成了碎片。

也该离开战兽棋了。

叶凌月扫了眼战兽棋外,才发现了九宫棋外,长生神院和太子军的异动,双方起了冲突,已经发生了几次恶斗,长生神神院方面,已经接连损失了十几名学员。

而太子军那一边,损失更加惨重。

叶凌月踏出九宫棋盘的一刹,就听严昭开口说道。

“宫惜,没想到,你居然还没有死。”

“严昭,我真是瞎了眼,当初怎么会认你这样的人为师?”

无命的脸上,满是怨恨之色。

宫惜就是无命?

副院长身后的那名学员,就是符箓分院的分院长严昭?

“宫惜学长?”

叶凌月失声喊道。

原本斗得不可开交的两帮人马,倏地回过了头来。

“夜神医?”

“凌月学妹?”

第七军团的那名女骑兵和宫惜,看到了叶凌月居然安然无恙,都不有一怔。

严昭和副院长看向了九宫棋盘,看到了自己的火蟒被撕成了碎片,严昭的面色沉了沉。

他早前被宫惜缠住,没有留意九宫棋盘里的情况,也不知叶凌月用了什么手段,从九宫棋盘里脱了身。

“宫学长,你怎么成了这样子?还有,你方才说他是严昭,他杀了关老?”

叶凌月一直在追查关老的真正死因,只是一直没有线索。

她更没想到,宫惜会成了无命。

尽管早前叶凌月就觉得,长生太子身旁的“无命”有些熟悉,但是怎么也没想到,对方就是宫惜。

他的脸?

“我成了这副模样,全都是拜严昭所赐。”

宫惜惨然一笑。

他从长生神院出走之后,就一直想要查清楚关老的真正死因。

他不相信严昭会杀了关鸠。

他开始寻找各种线索,寻找严昭的下落。

功夫不负有心人,宫惜还真是打听到了一些消息。

他发现,严昭离开长生神院之后,曾经一度返回长生神院,最后出现的地方,竟真的长生殿,关老的住处。

宫惜凭借着自己对严昭的了解,终于找到了严昭。

严昭也没被任何人控制,相反,严昭还劝宫惜,加入奚九夜的阵营,说奚九夜是天命所归。

至于关鸠的死,则是因为那老小子不顺应天命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