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1章 被选中的人

鸿蒙子也没想到,在九洲鼎崩分离兮之后,还有人能够收集到九洲鼎的鼎片,对方更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诚然鸿蒙方仙从未见过叶凌月,可若是帝莘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玉手亲自承认的徒弟,绝不会有错。

毕竟在看人方面,玉手毒尊一直比他毒辣的多,当初无论是洛言方仙还是须弥方仙,玉手毒尊都提醒过,两人并非是好人,只可惜,鸿蒙方仙一直不信。

更不用说,叶凌月还在鸿蒙天里,成功唤醒了小吱哟。

鸿蒙方仙也是在不久之前才从第一岛主口中得知,自己的师父当初曾经和荒兽之王有过约定,将荒兽一脉最后的血脉隐匿在九洲鼎内。

他从师父手中,得了九洲鼎后,并没有发现小吱哟。

就凭这些,鸿蒙方仙也能判定,叶凌月在方仙一脉上的成就,绝不会下于他,即便是如今还有些差距,也只是时间问题。

“抱歉,老伙计。”

鸿蒙方仙一脸的黯然。

帝莘也是默默不语。

其实就算是叶凌月亲临,也没法子救第一岛主,毕竟如今的叶凌月,也还炼制不出回春天符,第一岛主也等不到叶凌月彻底成长起来的那一天了。

帝莘目光毒辣,已经看出了第一岛主,活不过今日。

“小乌丫,你不用太难过。如果不是牵挂着小吱哟和我父亲的遗嘱,我早在太古时期,就和四大神帝同归于尽了。活了这么多年,还亲眼看到了我家那混小子讨到了这么好的小媳妇,我也该心满意足了。”

面对生死,第一岛主倒是没有太过在意。

它这一生,几经生死,什么风雨没见过,它唯一遗憾的就是没能看到太古荒兽重振。

“岛主伯伯……你又拿我和小吱哟开玩笑了,我……我还没说要嫁给他呢。”

小乌丫又是难过,又是害羞。

“还叫伯伯,该改口叫父亲了。小吱哟不在,小乌丫,你就替它他喊一声吧。”

鸿蒙方仙也有些黯然,他方才替第一岛主治疗时,将其所有的神力都凝聚在了丹田里。

它如今每说一句话,都在燃烧生命力。

小乌丫红着眼,轻声喊了一声父亲。

第一岛主听了,朗声笑了起来,眼角隐隐有泪光闪动。

它等这一声父亲,等了多少年,听到这一声,它也是死得瞑目了。

“小乌丫,你先随我出去转转,我似乎发现了几道陌生的气息,气息不弱,可能是附近几座岛上的岛主级别的存在。”

鸿蒙方仙的眉宇动了动,察觉到了有几股较强的精神力在附近搜索着。

小乌丫很懂事,她听鸿蒙方仙的意思,再看看一旁矗立着的帝莘,再看看第一岛主,也知第一岛主必定是有话要和帝莘说,她就乖乖跟着鸿蒙方仙走了出去。

巢穴里,只剩了帝莘和第一岛主。

第一岛主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

帝莘眼底,略有诧色,但也没有立刻开口询问,很显然,第一岛主让鸿蒙方仙刻意带走了小乌丫,第一岛主有话要告诉他。

只是,为何第一岛主选择了留下他,比起其他两人来,他对于第一岛主而言,只能算是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

“小子,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独独留下了你?”

第一岛主扫了眼帝莘。

虽然它没有和帝莘交手,可方才,在帝莘进入巢穴后,击杀壁画上的那些凤尾蛇的魂魄,以及和鸿蒙方仙交手的场景,第一岛主都清楚看在了眼里。

眼前这年轻人,年纪不大,当它的曾曾曾孙子都还嫌小,可他身上的气势却很强。

那种气势,没有经历过苦难的淬炼,是绝难炼就的。

也是这股气势,让第一岛主确信,帝莘是可以信任的人。

眼下,它也没有其他可以选择的人了。

原本,它是想将那个秘密,传给小吱哟的,奈何父子俩缘分浅薄,它等不到小吱哟了。

无论是鸿蒙方仙还是小乌丫,都不是知道“那个秘密”的合适人选。

小乌丫年纪太小,而鸿蒙方仙虽然实力强大,但是他性情纯良,也不是做大事之人。

而眼前的这男人,为人聪敏,而且做事果决,下手快狠准,以他一人之力,足以匹敌万夫。

只有这样的人,才可以挽救太古荒兽一族与水火之中。

在一番权衡之后,第一岛主才央求鸿蒙方仙,让其带着小乌丫离开。

一人一兽的目光,在了半空中对视着。

“就算你不开口,我也会带着他们俩离开第一神魔岛。”

帝莘唇动了动,吐出了一句话来。

“小子,你倒是自信。我承认你很强,可是凭着你一人,想要对抗另外十二个神魔岛的人……是十一个神魔岛的人,你还是太嫩了。否则,这么多年来,鸿蒙方仙和我,也不会一直被困于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