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0章 炼 狱

第九场流星雨,没有出现,天空出现的,是大量的陨星。

那些陨星,在同一时间里燃耗起来,如同冰雹般,从天空不断划过。

“星河倾落!”

只听得一声惊呼声,整个阳泉古道,刹时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那些早前还在观摩星云神族们和来不及撤离的荒族们,全都在目睹这一幕时乱成了一锅粥。

只听得轰轰轰多声,距离地面近一些的小规模的星辰已经砸落在地。

谁都没想到,天河异象会一下子成了灭世之灾。

小囚天是所有人中,唯一一个经历过陨星的,可它遇到的只是轮回劫时的一颗天外陨星。

那次的规模,比起眼前的这场陨星雨而言,简直就是毛毛雨。

更让人惊恐的是,星河倾落时,陨石一碰到地面,就燃烧起了熊熊烈火。

无数的树木、房屋、人畜被砸死烧死,不过是一刻钟的时间里,整个阳泉古道就从一片绿意盎然化为了一片火海。

连绵的大火,无处不在,那火就连武者的护体罡气都能烧毁,到处可见浑身起火的人。

帝莘背着夜凌日,目睹这一场天灾,他极力躲闪。

可奈何星河倾落的规模太过惊人,好几次,帝莘都险些被砸中,更不用说,帝莘的身上还背着个夜凌日。

一刻钟后,帝莘身上的衣袍已经被灼热的火息给烧得七零八落,好在身后的夜凌日安然无恙。

“洗妇儿,你可千万别有事。”

无视迅猛的火势和毫无规律可循的陨星雨,帝莘的目光越过层层火海,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快点进入地下区域,找到叶凌月。

嘭的一声巨响,身后一颗足有五百多年的松木被一块近万斤重的陨石拦腰折断。

眼看树身拦腰落下,帝莘御剑而起,几剑斩落,树木断成了数截。

周遭环境的变化,让原本昏睡的夜凌日有了些许反应。

他睁开了眼,那张烧得千疮百孔的脸上露出了慎重之色。

夜凌日强自撑起了身子,警觉地看向了天空。

一颗陨星在天火的包裹下,轰鸣着落下。

前方一阵地动山摇,一座小型的丘陵,瞬间被夷为平地。

“这是怎么一回事?”

“天灾,星河倾落。看来我们很可能都弄错了,阳泉古道的荒族之所以灭绝,并非完全是四大神帝围剿的缘故。”

帝莘的额头汗水不时滑下,那些汗水还未洒落,就在半空中蒸发一空。

四千年后,阳泉古道一片荒凉,树木尽毁,满目疮痍。

世人都以为是四大神帝围剿的缘故,时间隐藏了不少真相,只是为什么四大神帝不对外宣布星河倾落的真相,而是选择了背负起这场杀戮之名。

若是早知道会有这场“星河倾落”,帝莘等人绝不会仅仅是劝荒族转移老弱病残。

大量的陨星天火如飞火流星般砸落,这一场“灭世之雨”不知何时才会停歇。

身处在阳泉古道最核心区域的帝莘等人和神族、荒族的人,根本没法子活着逃出去。

“你放我下来,你背着我,只会耽误了找阿姐的时间。”

夜凌日眼底,腾起了焦虑之火。

他和帝莘一样担心叶凌月。

叶凌月前去阳泉废墟,那位置,距离此处并不远。

以帝莘的反应和实力,若是没有拖累,赶过去只需要半个时辰。

“你行不行?”

帝莘迟疑了下。

“死不了,我会找个安全的地方。”

夜凌日的伤势,在体内的那股神秘力量的作用下,已经恢复了两三成。

他没法子直接对敌,可自保还是绰绰有余的,夜家男人的骄傲不容许这种时候拖他人的后腿。

“我看了下星河倾落的情况,镜湖一带的上空,因为位置的缘故,星辰较分散,我可以自己到那边先避避,待你找到阿姐后,你放出这枚信号箭,我自会赶过去和你们会合。”

夜凌日迅速看了眼天空。

他不愧是久经沙场的人,很懂得趋利避害。

星河倾落的强度和星河所在的位置也有关系。

这一场星河倾落,似乎和早前天河异象时的位置也有关系。

黄金观测点因为地处最佳观测点,所以受灾最严重。

帝莘也做出了类似的判断,他方才带着夜凌日,快速离开了黄金观测点,遭受的陨石攻击就小了不少。

当然,能顺利脱困,一是因为帝莘实力逆天,二是因为星河倾落才刚开始。

除了帝莘和夜凌日之外,黄金观测点附近,几乎是毫无生命征兆了。

早前被神族和荒族最看不上眼的镜湖地区,反倒成了受灾最小的区域。

夜凌日果断选择了前去镜湖,除了可以避开密集的陨石雨外,另外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担心纪伯康等人的安危。

尽管只是相处了极短的时间,可夜凌日一惊承认了纪伯康这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