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5章 体内的声音

诸神山内,四大神帝各自为政。

每个神帝的山域内,也各设有囚牢。

这些囚牢,也大多各有特色。

譬如火炎神帝的神牢,名为火狱,牢房里终年山火肆虐,犯人被关押在火狱里,双脚双手被火毒侵蚀,不死也要废。

冰原女帝的冰窟冰冷刺骨,犯人大多冻死饿死在里头,而长生神帝的长生井里,各种食人植物,让犯人尸骨无存。

风谷神帝的神牢,名为风牢。

那风牢,修建在山崖拗口之处,那里的风终日不绝,犹如钝刀割肉。

被关押在里面的囚犯,被风刃肆虐,犹如凌迟,一些修为稍弱些的,连一天都熬不过去,浑身遍体鳞伤,惨不忍睹。

太虚神院的学员和导师们,就被关押在风牢之内。

“神帝陛下有令,午时一过,若是叶凌月还未现身,就去风牢里提一名犯人出来,杀无赦。”

有一名女学员正被从风牢里提了出来。

女学员身上的衣服早已是破烂不堪,浑身都是血口子。

“啧啧,早几日进去时还是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这才三天,就成了这副鬼样子。”

“谁让那个叶凌月这般不识相,好好的神妃不做。”

那几名神兵说罢,踢了那名女学员一脚。

那女学员闷哼了一声,费力地张开了眼。

“不许……你们污蔑叶学姐。”

女学员的脸上满是伤口,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

正是早前和曾小雨在初级符师班一起学习的一名女符师。

太虚神院的这些学员,大多是当初被赶出长生神院的学员,这些学员与叶凌月都是共患难过的,对叶凌月很是敬佩。

即便是此次因叶凌月而受了牵连,学员们心底也是没有半分怨言。

“死丫头,都快死了,还嘴硬。”

其中一名神兵没好气道,狠狠扇了她一个耳光。

他一巴掌下去,忽见到一道雷闪从天而降。

那雷闪又疾又快,狠狠霹在了那名神兵的天灵盖上。

神兵惨叫了一声,倒毙在地。

他的身旁,另外一名神兵大惊失色,嘴里大喊道。

“有刺客!”

身后,一阵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那名神兵的叫声曳然而止,他浑身化为了一团火球。

神兵惨叫着,在地上不停地翻滚着,可他身上的火无论如何也没法子熄灭。

直到最后,他被烧成了一团灰烬。

两名神兵在眨眼之间被消灭,那名女符师还未回过神来,就见了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出现在以前。

“晴雪,不要怕,是我们来救你了。”

曾小雨急忙将女符师扶了起来。

“小雨,凌月学姐。”

女符师看到了两人,挤出了一抹笑意来。

可旋即,她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说道。

“凌月学姐,你不该出现的,你快走,风谷神帝的人在四处捉拿你。”

叶凌月和曾小雨一惊,身后,一阵凌冽的破风声。

“快趴下。”

叶凌月猛地抱住了曾小雨和女符师,一个打滚,身后,数百枚冷箭暴射而出。

只是分毫之间,多少根冷箭从她头顶擦过。

若是再慢一步,被射爆的就是叶凌月的脑袋。

“叶凌月,你可算是出现了。”

一个阴测测的声音,自身后不远处传来。

姿玉长老带着一干神兵,走了出来。

看到叶凌月那张娇美无瑕的脸,丝毫无损时,姿玉长老的眼底,阴毒之色一闪而逝。

她在这里等候叶凌月已经数日了,叶凌月总算是上钩了。

只不过,没有把这小贱人活活射死,她还真是心有不甘。

“姿玉长老,你什么时候成了风谷神帝的爪牙了?”

叶凌月目光一扫,风牢附近,出现了大量的神兵。

看来,这里早就设下了埋伏,就等她上钩。

也是她疏忽大意了。

姿玉长老本身就是一名极其厉害的方仙,她擅长各种隐匿之法,这些神兵都使用了隐身箓,叶凌月竟也被瞒了过去。

“叶凌月,你身为方仙盟的学徒,,擅自离开方仙盟,今日本长老就要代替方仙盟清理门户。”

资玉长老对叶凌月可谓是又是嫉妒又是恨。

她当了风谷神帝那么久的地下情人,半点名分都没得到,眼看叶凌月就要成为神妃,她怎能咽得下这口气。

她恨不得叶凌月永远消失在她眼前。

她主动请缨在此埋伏,就是想抢在风谷神帝抓到叶凌月之前,处置了叶凌月。

她绝不会让叶凌月有机会见到风谷神帝。

说罢,姿玉长老手中神光一闪,一把碧绿色的神弓出现了。

“那是圣品神器?”

叶凌月一扫姿玉长老手中的神弓,目光微微一变。

姿玉长老和洛言方仙、须弥方仙等人一样,位列八大方仙之一,她最擅长炼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