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6章 司火之术

灰火真的被控制了,意识到这点时,叶凌月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若是早前她对召唤天符里的老怪物还有一丝丝的怀疑,此时她已经深知,老怪物说得正是实情。

若非是老怪物提醒,她只怕真要落了个符毁人伤的下场。

那姿玉长老,也未免太过阴损了些,我不过是冒犯了她几次,她竟生出了如此歹毒的心思来。

叶凌月暗暗恨道。

可叶凌月也知,她恼恨也无济于事,当务之急,是先想法子怎样化解困境。

灰火失控,最好的法子就是叶凌月立刻停止炼符,这样一来,就可以避免火势反噬其身后果,但是如此一来,叶凌月虽然可以防止被毁容,可她的斗转乾坤符必定会炼制失败。

她和姿玉长老的赌约,只能失败,她将放弃方士这一职业。

但若是她不放弃,后果不堪设想,符箓也并非一定能炼制成功。

叶凌月一时之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她此时也无法分神,向其他人求救,毕竟在场众人之中,还要属姿玉长老的方士修为最高。

“老怪物,你既然能识破火之魑魅,那一定也有法子消灭它,不是嘛?”

叶凌月勉为其难地问道。

老怪物正等着叶凌月的求助,它森然笑了两声。

“那是自然,老怪我是谁,我可是浴火而生的火之王者,这等小小的火之魑魅,老怪分分秒秒可以灭了它,只不过……”

老怪刻意吞吐了起来。

叶凌月在心底暗骂了一声,该死的老家伙,就知道它会趁火打劫。

叶凌月表面惊喜道。

“老前辈若是有什么法子,还请明示,晚辈的身家性命,全靠老前辈您的一句话。”

“只要你放了老怪我出去,我立马就能帮你吞噬了火之魑魅。”

老怪物磨牙霍霍,它被封印在召唤天符里那么久,早已是饥肠辘辘了。

“不行。”

叶凌月暗道,放你出来,你先吞噬了火之魑魅,下一个就轮到我了,你当真以为,我是傻的不成。

叶凌月体内虽然有生死符,可她迄今还不知道,那生死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早前她用着生死符,吞噬了老怪物,也是机缘巧合,能否第二次吞噬老怪物,那还是个未知数。

叶凌月绝不会做这等前门引狼后面拒虎的事。

老怪物被叶凌月拒绝,气得哇哇大叫。

“狡猾的丫头,不听老怪言,你就等着被那火之魑魅毁容灭符吧。”

“你当我傻不成,被它毁容还只是毁容,但是放你出来,我只怕连骨头都不剩一根,你还会祸害其他人。大不了,我一拍两散,永世不再当方士,老老实实当个武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如此一来,我只怕也永远没法子控制我的体内的生死符,你也就永远被封存在我的意识中算了。”

叶凌月摆成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你你你,你个狡猾的丫头,气死老怪了。”

如非身上还有生死符禁锢,老怪已经气得满地暴走了。

想它纵横多年,哪知今日会栽在一个小丫头片子手上。

叶凌月不能完全控制生死符,这一点,老怪也是有所查觉的。

若是叶凌月一直不修炼精神力,那生死符就会永远将其禁锢,被生死符困得越久,老怪身上的力量就会不断被吞噬,长久下来,老怪再是强盛也会不断衰弱。

更何况,老怪如今寄生于叶凌月体内,叶凌月的肉身真要有个三长两短,老怪物也会跟着倒霉。

它想来想去,只能拉下老脸,先服了软。

“咳咳,小丫头,不如我们再打个商量。老怪也不用你放我出去,你只需答应老怪,每日正午前后,让老怪沐浴在日光下一个时辰,老怪就传你一门奥义,对付那火之魑魅如何?”

“每天沐浴日光一个时辰,老怪物,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叶凌月狐疑着。

召唤天符里的这老怪物也不知是什么来头,连封天令在它面前都服服帖帖的,叶凌月只能制服它一次,第二次就不好说了,所以她绝不愿意冒半点风险。

“小丫头,你少以君子之心度君子之腹,老怪沐浴日光,只是想要吸取天罡,防止肉身被生死符不断吞噬。老怪依旧被你的生死符所困,哪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老怪物和叶凌月一番讨价还价,叶凌月再看乾鼎下的火之魑魅愈发猖狂,沉思片刻之后,还是答应了老怪的条件。

“算你还有几分见地,老怪这就传你一们混沌司火术,这司火术,乃是火之奇术,用在你这混沌火上,再合适不过。”

老怪见谈成了条件,心中暗暗高兴。

这小丫头果然是头发长见识短,天罡对于它而言,可是大补之物。

尤其是正午前后的天罡,乃是其他时辰里的两倍,只要它吸收了九百九十九天正午天罡,就能炼就天罡之体,届时就能破除生死符的束缚,破体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