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8章 荒族遗孤

叶凌月抬头一看,哪知身后的王副将,冷不丁一掌劈向了叶凌月的背后。

“老大。”

身后小乌丫惊呼了一声,飞身扑向了叶凌月,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跌入了白茫茫的悬崖之下。

湿漉漉的寒风,从悬崖上直冲上来。

那些采集草药的神兵们吓得面色惨淡。

谁会想到,王副将会突然对叶将军下手。

“不想死的,回到军团后,就什么也别说。否则,你们和你们家人都会遭殃。”

王副将一扫早前懦弱怕事的模样,面色狠戾之色,一闪而过。

他站在了悬崖上,嘴角的笑很是森冷。

叶凌月啊叶凌月,你真是自寻死路,原本我只想在这次搜寻任务中让你出丑,失了军心,自己离开第七军团,饶你一条性命。

可你偏偏不知好歹,发现了燧石木的事。

这件事,是他王某人从军以来,最大的污点,一旦被发现,他的仕途就完了。

王副将思来想去,只有杀了叶凌月灭口这么一个法子。

本以为要大费周章,哪知道叶凌月这么容易上当。

她和她的手下都死干净了,他回到军营后,就上告军团。

什么神秘的女人,还有那些会杀人的怪物,不用说一定是天外异魔的异端。

他回去之后,就禀告秦将军,带人来围剿石林,无疑是大功一件。

王副将带着手下,迅速撤离了泪罗石林。

王副将甚至没想过下山去搜寻叶凌月的尸体,泪罗石林里乱石嶙峋,陡峭的很,叶凌月被自己一掌打伤,跌入石林中,绝无活命的可能。

寒风凛冽,陡峭的悬崖旁。

忽有一道火光直冲上悬崖,只见一头凤凰,在了悬崖四周盘旋着。

那凤凰口出人言,冲着白茫茫的悬崖下喊话。

“老大,王八蛋将军已经走了。”

却见一道身影,一个翻身,从了高度不知几何的悬崖下翻了上来。

叶凌月拂了拂被山风打乱的头发。

“老大,你干嘛要避开那个王八蛋将军?”

小吱哟从小乌丫的身上探出了脑袋来,一鸟一兽,落到了叶凌月的身旁,对于叶凌月的做法,很是不解。

昨夜,在老大不顾他们的反对,救下了王副将时,她就下了令,暗中提防王副将。

老大除了对自己的亲信之人,对于旁人,从来都不会轻易相信。

这也算是当初奚九夜背叛后,老大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吧。

老大假装到石林里找燧石木,避开了燧石木分布的主道,果不其然,那王八蛋将军没多久就露出了马脚。

“不避开他,我们怎么能掩人耳目,进入石林,找寻你的同伴。”

叶凌月说罢,揉了揉小吱哟的脑袋。

“我的伙伴?”

小吱哟懵了。

“确切的说,是荒族的同伴。我怀疑,这片泪罗石林,乃是荒族遗孤的聚居地之一。”

“这石林里作祟的不是天外异魔,而是荒族?这怎么可能?为何我一点同族的气息都没感受到?”

小吱哟的鼻子动了动。

自从四千年前以后,它已经多久没发现同族的存在了。

“是真是假,相信囚天会比我们更清楚。”

叶凌月本也以为,泪罗石林的诡异之事,和天外异魔有关。

叶凌月最初发现异常,是在那些月魔蜥的身上,发现了异常。

天外异魔凶残成性,他们对神界军团绝不会心慈手软。

若是大批天外异魔出现,必定会直捣黄龙,和第七军团正面起冲突。

对方只是控制月魔蜥,控制神兵,一直没有和军团正面抗衡,证明对方心里有所顾忌。

再接着,就是那场夜晚突然兴起,白天突然消散的雾,更加证实了叶凌月的猜测。

泪罗石林里终年不见光,阳光无法照入,雾气有怎么能自动散去?

那只能说明,那“雾”并非真正的雾。

尽管叶凌月的精神力被石林里弱水岩矿石干扰,大打折扣,可她的五感可没受到影响。

那些雾气,带有一丝丝的香味,那气味,甚至有些熟悉。

在叶凌月苦思冥想之后,终于让她想起了自己在什么地方闻过这种香气,那就是四千年前的阳泉古道。

四千年前的阳泉古道,荒族还很昌盛。

荒植生长在了地面上,它们尽情享受着阳光雨露,整个阳泉古道都沐浴在了花香和鸟语之中。

春季里时,大量的繁花盛开,无数的花粉弥漫在空中,有时候会形成特殊的“花雾景观,”这些全都是叶凌月在四千年前,从老囚天的口中得知的。

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没有错,叶凌月召出了囚天。

“主人说的不错,这泪罗石林,很可能是用荒植一族的禁忌之术,石尸咒幻化而成的。是什么人,对荒植一族的遗孤做出额这样的事来。主人,我无论如何也要救出同伴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