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2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这一次错误,已经过去了五百年。

即便是神族,五百年也是一个相当漫长时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奚九夜本以为,自己已经彻底忘记了夜凌月,忘记了曾经的军旅生涯,可直到他抵达第七军团附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丘陵起伏,大量的营帐洒落在山峦之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清晨的操练的号角响起,兵士们铿锵有力的喊号子的声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营帐附近,是四处巡逻的新兵,这一切,是这么的熟悉,无不将奚九夜的记忆带回到了五百多年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近乡情怯,这种情绪,还是第一次出现在奚九夜的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记忆开始飘忽,他记起了,他和夜凌月刚见面的那个时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时,奚九夜还不是高高在上的北境神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北境的没落,奚族全族被击杀,他在边陲的古村落蛰伏数年,背负血海深仇,每一日都过得痛苦万分。

www.daocaorenshuwu.com

直到父亲的手下找到了他,他们传授了他一身的本领,在他年满十四岁那年,他前往神界军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时,他的族人已经是神界新贵八荒神尊和医佛,冥界之神。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们都很强大,遥不可及,可奚九夜从未放弃过。

稻草人书屋

因为没有家世背景,他在军团里饱受欺压,足足磨砺了两年,才成了战事营的一名小队长。

daocaorenshuwu.com

那一日,他带着手下的兵士外出巡逻,遇到了一群神界难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五百多年前的某个时期,恰逢人妖两界大乱。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也是那时,原本已经沉寂多时的天外异魔忽然躁动,他们鼓动了一些妖族部落,狙击神族城池,不少城池被攻破。

daocaorenshuwu.com

普通的神族平民流离失所,不杀神民缺乏食物,闯入了军营附近,抢夺粮草充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奚九夜奉命驱赶这些神民,饥肠辘辘的神民们不肯离开,与奚九夜率领的神军对持,正在奚九夜准备下令围剿这批神民时,一名少年走了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们身为神界军人,保卫神界子民是你们的职责,你们的粮草也就是神界子民的粮草,若是滥杀无辜,难道就不怕天下人耻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少年衣衫破旧,却收拾的很是干净,“他”很是瘦弱,却有张和其他难民格格不入的漂亮脸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巴掌大的脸上,有一双醒目的月眸。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到那双眸时,奚九夜觉得有些似曾相似,似在什么地方见过。 daocaorenshuwu.com

似是刚见过不久,又似是很多年未曾见过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许是那名少年长得太过漂亮,又或者“他”和身后的那群难民看上去太过格格不入,奚九夜不知觉就多看了“他”几眼。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如非是一眼就看到了少年喉头凸起的“喉骨”,奚九夜还真以为对方是个女扮男装的女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声音也很是稚嫩,一看就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少年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奚九夜身旁的身边上前驱赶,少年分明手无缚鸡之力,却瞪着一双漂亮的眸在那不肯离开,被推攘了几下,险些摔倒在地。

稻草人书屋

奚九夜不由心头一动,喝止了那名兵士。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走到了“少年”面前,沉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神界没有偷鸡摸狗的子民,盗匪者,人人得以诛之。”

www.daocaorenshuwu.com

“他”看到奚九夜时,眼眸亮了一亮,那双眸里闪过了一丝莫名的情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不是盗匪,你们粮草营里的粮草,全都是这几年苛捐杂税从布家村收缴上来的。这些都是布家村的村民。他们因为饥荒,来要回自己血汗耕种种出来的粮草,有什么不对。这位好心的兵大哥,你分他们一些粮草好吗,就一点,只要有七天的粮草和水,他们就能逃到最近的城池去寻求庇护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说着,少年那双沾满了泥污的手抓着奚九夜的手不放,奚九夜留意到,“他”的手上有多处细小的伤口,干涸的血看上去有些狰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和“他”漂亮的脸蛋可真不相衬。

www.daocaorenshuwu.com

奚九夜有些洁癖,就连跟随在身旁的多年兵士都未曾和他这么亲昵过。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看着少年的手,他微乎其微的皱了皱眉,却不是因为“他”的肮脏。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少年的手,很是纤小,指尖碰触轻轻滑过他的掌心,奚九夜只觉得身子微微一颤,心底有一种说不出的微妙感一闪而逝。

www.daocaorenshuwu.com

少年眼眸闪烁,挺俏的鼻子微微皱了起来,红润润的唇抿紧着,轻轻摇了摇他的手,就如一头摇着尾巴的小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奚九夜小时还在北境神宫时,就养过一只类似的绒绒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母后送给他的,只可惜后来父亲奚三千被杀,他的那头小犬也死在了血泊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奚九夜极其艰难地将目光和手从少年身上移开,看了眼神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些难民是来自布家村的难民,只是难民终归是难民,军团的粮草也不是很充足,奚九夜最终还是下令驱逐了那群难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少年和那群难民被赶走时,“他”看上去很是落寞。 www.daocaorenshuwu.com

奚九夜看着“他”的背影,心想着,在这样的乱世,“他”的下场只怕会和他的那头小犬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