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9章 真身

囚天的囚天之能,能够禁锢一方天空,让日月星辰黯然失色。

可算是奚九夜的北极星辰体先天的克星,所以囚天才会冒险和奚九夜一斗。

只是囚天没料道,奚九夜的天赐神体并非紧紧只是“众星拱月”如此简单。

在奚九夜动容的一瞬,天空悄然风起云涌。

囚天的“囚天之能”并非是真正的囚禁天地,而是动用荒植木之神力,将一方天地禁锢。

犹如在泪罗石林和天空之间,阻隔了一道屏障。

那道屏障,能够隔绝任何神力乃至魔力。

奚九夜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体内的北极星辰之力,也的确是受到了影响。

他如今的举动,正是要打破这一道屏障。

泪罗石林的上空,那一道囚天强行建立起来的屏障之外,星空之上,有数颗星光不甚明亮的小星辰,在奚九夜眸光突变的那一瞬。

几颗小星辰的星光骤然暗下,犹如熄灭的蜡烛,一下子黯淡了。

在小星辰暗淡之时,它们的周身燃起了一层层神力,它们径直从了天空坠落,朝着泪罗石林上空的那一层禁锢猛冲去。

奚九夜的天赐神体,竟能做到了控制无名小星辰的地步。

“星陨之舞。”

奚九夜眉间,北极星辰神印显威。

泪罗石林里,囚天心底一震。

它上一次渡轮回劫,险些丧生,也是因为陨石的缘故。

而奚九夜操控的这一场小规模的陨石雨,威力不下于当时的那一场。

陨石一旦坠落泪罗石林,不仅会摧毁囚天设下的屏障,还会摧毁了泪罗石林里的大量生灵,陨石引发的山火,足以烧光整个泪罗石林。

囚天也不知,蔓萝是否已经带着其他成员顺利离开了。

“奚九夜,你若是强行攻击泪罗石林,我就杀了林御史。”

危急之下,囚天祭出了林御史这面免死金牌。

“九夜神尊,不要冲动,陨石非同小可,真要强攻,只怕你我的性命都会有危险。”

林御史见了天空上,那一颗颗呼啸着,就要撞上来的小陨石,只觉得头皮发麻。

他如今神力尚未恢复,在这种时候遇上陨石,小命不保。

“你的死活与我何干?”

奚九夜连眼皮子都不曾动一下。

他周身散发着氤氲的星光,犹如一颗天煞孤星,冉冉升起在泪罗山林的上空。

他能引发小规模的陨石雨,自然能顺利脱险。

林御史是军部的人,军部与奚九夜并无瓜葛,救林御史,只是为了承秦松一个人情,既然秦松不在,他就算是杀了林御史,最终也不会有第三人知道。

“你!奚九夜,你好歹毒的心思。”

林御史两眼一翻,差点没岔了气。

见奚九夜压根不关注林御史的死活,囚天也知,它不能再坐以待毙。

第一颗陨石已经撞击在了禁锢上。

陨石虽小,却有近千斤的重量,星陨铁的冲击,让整个屏障猛地一震。

又是接连数颗陨星撞击在屏障禁锢上,囚天的禁锢种无法支撑,崩分离兮了。

在禁制炸开的一瞬,漫天星光再现。

还有多颗陨石砸向了囚天。

看到了那些随时都要呼啸而至的陨石雨,囚天心头一动。

若是奚九夜能够引发陨石雨,那四千年前,那一场让整个阳泉古道险些毁于一旦,让荒族两大脉系近乎全族灭绝的星河倾落,会不会也有可能是人为引发的。

对方的实力甚至高于奚九夜?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囚天再要细究,可时间已经是来不及了。

上一次,囚天面对陨石轮回劫时,毫无招架之力,最终靠着浴火重生,进入叶凌月的鸿蒙天才保住了性命。

可眼下叶凌月不在,囚天也不再是当初的囚天了。

却见它将林御史猛地摔到了身后,身旁的花藤一瞬间寒光闪动,它的花盘上显出了一个神印。

那神印形状像极了一柄尖矛,只见一团团煞气,从囚天身上涌现。

突突突--

囚天的花藤,转瞬之间化为了多道坚硬的长矛。

它挥舞着花藤,犹如锐不可当的战士们。

“炼狱影矛,破!”

那黑色的长矛,化为了无数的矛影,直上天空。

矛影重重,准确地刺穿了多颗陨星。

陨星炸开,化为了大量的陨星铁屑,纷纷扬扬,从天空砸落。

奚九夜眼眸一缩,眼底多了几分诧然之色。

他倒是没想到,囚天还有这么一手,这显然是一门极其高深的神通奥义,连陨石都能轻易击碎。

这位囚天族的少族长的实力,比奚九夜想得还要厉害的多。

囚天目睹了炼狱影矛的威力时,也是稍松了口气,这样一来,泪罗石林里那些身中燧石咒的荒植们就可以逃过一劫了。

在什么地方摔倒,就要在什么地方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