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7章 血脉之力

“所以,让荒族灭绝,害死你自己最爱的人的并非是别人,而是你自己。曾妙妙,你说我到底是不是为了你好?”

太阴圣女放肆大笑了起来。

她刺耳的笑声,如针扎般,让曾妙妙的头一阵阵疼。

“是我引发了天河倾落,是我害死了瀚哥和小吱哟,是我……怎么会是我……我害死了大家……”

曾妙妙面无人色,她脚下一个踉跄,双眼茫然,六神无主。

“圣女,她气息紊乱,思绪繁杂,并不适合在这时候进行血脉复苏。不如改日再进行血脉复苏。”

太阴母殿的几名神职人员见曾妙妙如此模样,无不摇头叹息。

她们心中不禁暗道,圣女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嘛,血脉复苏这么重要的日子里,她偏要告诉曾妙妙这些事,分明要扰乱她的心性。

不过她们也知,圣女见曾妙妙极其不顺眼,谁让对方是圣女,而曾妙妙不过是名女官。

“今天乃是良辰吉日,错过了今日,又不知要拖多久,再说了召唤成了大地之母,却不进行复苏,大地之母可是会生气的。大地之母的怒火,谁都没法承受。曾妙妙沉迷红尘琐事,才会心烦意乱,意志不坚定,只有断绝了红尘俗念,自会血脉复苏。来人,赐她绝情水。”

太阴圣女一个眼神,周围几名女官拥上前去,一人按手,一人扼住了曾妙妙的口鼻。

曾妙妙因得知真相,深受打击,心情悲悸莫名,浑噩之间,只觉手脚被制,也不知去反抗。

那些太阴族的女人,将水往她嘴里灌去。

“妙妙夫人,你快反抗啊,不要上了那歹毒女人的当,小吱哟他们没有死,他们还在等着你回去。”

叶凌月见曾妙妙不反抗,眼看就要被灌了绝情水,焦急不已。

她也知自己没法子碰触到曾妙妙,更不能出手相救,只能大喊着。

“妙妙夫人,你反抗啊,你不能忘了小吱哟和烛瀚少族长。”

可任凭叶凌月怎么喊叫,曾妙妙双眼空洞,绝了生机一般,一动不动,由着那帮人胡作非为。

情急之下,叶凌月咬了咬牙,一股脑朝着曾妙妙等人冲了过去。

修为高明的方士,是可以夺舍他人身体,化为自己的肉身的。

但必须是在对方身受重伤或者是昏迷不醒,对自身身体失去操控的情况下。

曾妙妙虽然不属于以上两种情况,可她忽闻噩耗,只觉得生无可恋,如今的状态就和活死人没什么两样。

叶凌月为了救曾妙妙,情急之下,却是歪打正着。

叶凌月的魂魄,无形无色,可在碰上了曾妙妙的身躯之后,魂魄顺势钻入了曾妙妙的体内。“曾妙妙”原本无神的眼,倏然亮了起来。

口中已经被灌了半口绝情水,那绝情水又苦又涩。

这分明不是绝情水的味道,叶凌月可以肯定,这水里还混合了其他有害的毒素。

太阴圣女简直是欺人太甚!

太阴圣女也是歹毒的很,她对曾妙妙有成见,又唯恐曾妙妙这一次血脉复苏,修为更上一层。

她先刺激曾妙妙,让其心智混乱,再强行灌毒。

这种毒,一旦入体,一个时辰内就会消失。

但是服用之人,会行为疯癫,犹如发狂。

届时,她就会以发狂之名,将曾妙妙暗中处置掉,就算是长老会的人也对她无计可施。

“曾妙妙”噗的一声,喷了出来。

她这一喷之下,动用了几分精神力,水滴转瞬化为了无数的鬼门针。

一阵惨叫声,两名太阴母殿的女宫惨叫连连。

尤其是早前灌水的那名女宫,她的整张脸上,都被针力所伤,整张脸上红肿溃烂,连双眼都被针力刺瞎。

“岂有此理,曾妙妙你竟敢还手。”

太阴圣女本还在旁边看好戏,哪知“曾妙妙”回光返照似的,一下子回过了神来。

“曾妙妙”一回过神来,状态神勇,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将两名女官挣脱了。

“我为何不敢还手,我不仅要打她们,连你也要一起打。”

“曾妙妙”说罢,手间几张符箓,毫不客气砸向了太阴圣女。

“反了反了,你竟敢对我动手,曾妙妙,今日可是你自寻死路。”

太阴圣女柳眉倒竖,衣袍一挥,眼前的几张符箓被袖风卷中,撕了个稀巴烂。

可就在符箓破开之时,又是多张符箓一气呵成,砸了过来。

只听得轰隆隆数声,几张炎爆箓在水塘上方炸开。

太阴圣女被火光逼退,面色阴沉。

她倒是没想到,曾妙妙到神界走了一趟,符师的修为大大提高了。

她祭符时,几乎是不用停顿,论实力,曾妙妙完全不是自己的对手,可实力再强也得有动手的余地。

“曾妙妙”这女人发了疯似的乱砸,再这样下去,整座太阴母殿都要被砸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