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2章 硬闯

秦松心底稀罕,妹夫什么时候懂得歧黄之术了,早前怎么就没听六妹提起来过?

秦松还想多问几句就觉得奚九夜的面色很是不善,对方只是冷冷扫了他一眼,秦松就没了声。

尽管对叶凌月的所作所为很是恼火,可奚九夜可没打算让秦松治叶凌月的罪。

秦松算什么东西,他喊对方一声三哥,纯粹是看在了秦帅和秦帅背后的那些势力的面子上。

他潜意识里,将叶凌月当成了自己的所有物,既是他的女人,又岂容其他男人欺负了去。

就算是欺负,也只能是他一人欺负。

“北境神尊,这样恐怕不大好,叶将军未婚,军团里人多口杂,不如先找军医……”

陈副将没想到,奚九夜会突然来这么一招,一时之间,也没了法子。

“秦将军,去传玉手毒尊过来。玉手是我北境的第一名医,她与我一起替叶将军诊断,叶将军必定能药到病除。”

奚九夜说罢,让陈副将在前头带路,自己尾随前往叶凌月的营帐。

陈副将叫苦不迭,可又不敢再推脱,只能领着奚九夜一路往前。

玉手毒尊很快就赶了过来,她这些日子因鸿蒙方仙的缘故,一直在躲避叶凌月。

她和叶凌月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叶凌月的脾性亦正亦邪,也颇对玉手毒尊的脾气。

玉手毒尊也早就将其视为自己的孩子一般,虽不能出面相认,可暗地里,一直留意着叶凌月的举动。

叶凌月到了第七军团后,一切表现都比玉手毒尊想象得要出色的多。

她加入伙营后,一两个月下来,伙营上下都已经被她整治的服服帖帖。

若是持续下去,她将来在第七军团的声望很可能不下于骆锦冰,只可惜,在这节骨眼上,却出现了林御史被劫持的事情。

更料不到,奚九夜会突然抵达第七军团,还指名道姓要见叶凌月。

奚九夜和叶凌月前世今生的瓜葛,知道的人不多,玉手毒尊却是从叶凌月那里听说过一些。

比起奚九夜和叶凌月的恩怨情仇,玉手毒尊觉得自己和鸿蒙方仙的事,反倒变得微不足道了。

只是玉手毒尊暗地里也观察过,照叶凌月所说,奚九夜对叶凌月必定是恨之入骨,可从她日常的观察看,却觉得并非如此。

奚九夜是恼火叶凌月多次阻挠他的事情,可据玉手毒尊所见,他从未真正对叶凌月下过狠手。

像是今日,他召自己前往,显然是不愿意让秦松插手此事。

奚九夜和秦松早一步到了叶凌月的营帐外。

奚九夜看了眼秦松,没有立刻进入营帐。

“叶将军,在下奚九夜,听闻叶将军身体抱恙,特来探视。”

营帐里沉默了片刻,就有几声咳嗽声传来。

小乌丫憋红了脸,学着叶凌月的声音,惟妙惟肖地回道。

“咳咳,九夜神尊大驾光临,末将未能远迎,很是抱歉。待到末将身体恢复一些后,必定上门负荆请罪。”

小乌丫本就是幻影凤凰,化形模拟,惟妙惟肖。

因为“生病”的缘故,她的声音还有几分沙哑,还真像是那么回事,饶是奚九夜在外听着,也没有听出什么破绽来。

奚九夜一听,确实是叶凌月的声音,再听她不停地咳嗽,皱了皱眉。

叶凌月不会真的病了吧?

军团的生活素来艰难,她一个女人,又被秦松欺压,扛不住倒也是常事。

想到了这里,奚九夜看秦松愈发不爽了。

偏秦松也不识相,在旁喝叱。

“叶凌月,你好大的架子,神尊大人与我亲临,你竟敢避而不见。我问你,昨夜你去了何处?”

营帐里又是一阵“痛苦”的咳嗽声。

听得奚九夜的眉头皱得更加紧了,脑海中,不自觉就出现了叶凌月那张面黄肌瘦的脸。

明明是很不起眼的脸,可那双眸却让人异常心动。

“秦将军何出此言,昨夜我一直在伙营,你若是不信,可以问问陈副将以及另外几位老将军,汇报过这几日伙营的情况。”

见叶凌月应答自如,秦松又是一声冷哼。

“昨夜你还能正常办公,怎么一个上午,就让你病入膏肓了,你分明是心中有鬼,本将军倒是要看一看,你到底病的有多严重。”

秦松上前一步,就欲入营。

人还未靠近营帐,秦松身子骤然被人拎了起来,脚下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再一看,奚九夜面色阴沉,一双眼里带着恼怒之意。

“妹夫,你这是……”

秦松哑然,他素来听说奚九夜乃是神界战神,一身战意凌天,可从未见过奚九夜真正发火,今日他这是……

“见过神尊大人,秦将军。”

玉手毒尊的及时赶来,化解了两人的尴尬。

秦松讪讪退到了一旁,心中已是疑惑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