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1章 血脉觉醒

辩机目睹这一幕,面部扭曲,险些没被叶凌月气死。

不说其他,光是论狡猾,叶凌月绝对是辩机见过的女人中最狡猾的。

不仅狡猾,还很卑鄙。

辩机真怀疑,叶凌月这种人,是怎么凝聚成神印的。

一般的神族,就算是擅长战术谋略,也大多是光明正大,按理出牌。

可叶凌月不同,她的做法,够流氓,够土匪,只要是能克敌制胜,她什么法子都用的出来。

正式因为叶凌月的这般不按理出牌的性子,辩机一遇上叶凌月,就很是头疼。

它完全捉摸不透叶凌月的路数。

叶凌月边呼喝着边示意周遭的人立刻退开。

这时神兵符已经吸食了大量的魔兵之力,它杀气腾腾,朝着叶凌月飞驰而来。

叶凌月眼看场内的魔兵已经被诛杀了七七八八,再看看血气腾腾的神兵符,不敢怠慢。

她驱动着体内的生死符。

却见她的脚下,一个八卦形的符光闪动着。

生死符的符力,一瞬就吞没了神兵符。

可就在叶凌月收回了神兵符的一瞬,她眼皮子一阵疾跳。

下意识地回首一看,就见了辩机铁青着脸。

掌风呼啸,朝着叶凌月的胸口劈去。

叶凌月哪敢轻敌,驱动着神念,神念在了半空中,和那掌风撞击在一起,两股截然不同的力,一个碰撞,掀起了一阵惊人的飓风,两人同时往后暴退了数十步。

辩机还未站定,就觉眼前一花。

一张冰火两重符如天神将领,轰然砸在了它的身上。

冰火两重符,一冰一火,火焰和冰霜瞬间就覆盖了辩机的全身。

十大天符之力,又岂容小觑。

辩机的身子,直接就炸开了。

辩机死也没想到,叶凌月的身上,除了神兵符之外,还有其他的天符。

辩机的尸首一炸开,山涧里的那些死而不僵的魔兵的尸首,也同时炸开了。

这些魔兵,全都是辩机用了异魔之心控制的傀儡魔兵。

看着辩机在身前陨落,叶凌月稍松了口气。

她正欲召回无邪剑,离开山涧这个是非之地。

可就在此时,体内的意识之中,烛照惊呼道。

“丫头,小心!”

叶凌月只觉得眼前一黑,有一股极重的血腥之气扑面而来。

她用手一挡,那黑影已经蹿到了她的脸上。

下巴、脸颊之处,一阵剧疼袭来,似有多枚铁钉,一下子扎入她的脸上。

辩机的肉身被毁,可那哪里是它的肉身。

它被冰火两重符所伤,却只是伤了皮毛。

那一张覆盖在魔将脸上的面具根本没有损毁。

它趁着叶凌月不备,瞬势扑上前来。

面具见血肉就如跗骨之蛆,死命扎根于叶凌月的脸上。

叶凌月试图用手将那面具撕扯下来,可那面具就如狗屁膏药一般,怎么拉扯都没用。

“咯咯,叶凌月,你没想到吧,你用十大天符都杀不了我。你这肉身,别的没什么,唯独一张脸,吸引得人神魂颠倒。难道那北境神尊,会对你痴心一片。”

辩机伺机吸取着叶凌月身上的精血。

它乃是面具之体,每获得一具肉身,使用不了多久,那具肉身的养分就会彻底被吸光。

叶凌月出现时,恰好遇到了它已经将旧一任的宿主体内的精血都吸干了。

叶凌月这时毁了它的肉身,都是正和辩机的心。

叶凌月只觉得脸上的皮肉,一点点在和那张面具粘合。

先是她的脸,再是她的肉身,到了最后只怕连她的意识和魂魄都没法子自控了。

叶凌月暗暗心惊,光洁的脸上,面具生出了大量的触角。

那些触角试图钻入了叶凌月的脸,脸颊上,有数处伤口上,渗出了鲜血来。

血气的滋味,在空气中不断弥漫。

鲜血顺着叶凌月的脸颊留下,迟迟没有滴落在地上。

叶凌月苦苦挣扎之时,脑中,不知为何,出现了一幕。

那是她在溺水之时,莫名进入了太阴顶的大地之母神庙时看到的那一幕。

曾妙妙在太阴鼎接受洗礼之时,太阴圣女用了而自身的血气,化成了战无不胜的神兵。

同样具有玄阴之血,她若是可以,自己为何又不可以。

一念之间,叶凌月只觉得脑海中,咯噔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关闭了许久,一下子被打开了。

脑中,一段段太阴圣女在觉醒曾妙妙的血脉时的咒文,清晰可见的出现在叶凌月的脑海之中。

面具之下,叶凌月那双漆黑如夜空的眸倏然间被点亮了。

她的口中,低吟了几声,从未有人传授过她咒文,可她却如同天生就会一般。

伴随着咒语的吟唱,叶凌月的体内,血管里的,那部分属于太阴族的血脉,在一点点被激活。

脸颊上的鲜血越来越多,最初不过几滴,可到了后来,就如小溪流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