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7章 帝莘的心事(求月票)

魏判的信,没多久就送到了精英兵王营。

而此时此刻,精英兵王营的某处营帐。

帝莘迎风而立,他身上披着一件新的战铠。

那种战铠全身上下,没有一丝的缝隙,呈星芒色,在了白日还是暗夜,这种战铠都能极快地隐匿身形。

这是帝莘成为了至尊兵王后,兵王营配备的一套星芒至尊铠甲。

这套兵铠在兵王营就是身份的象征,如今整个兵王营中,也只有寥寥百余人拥有这样的星芒至尊铠甲。

这种铠甲,传闻并非神界之物,而是兵王营的至尊级别的兵王,在天战时,从太古异魔手中获得的战利品。

尽管刚刚成为至尊兵王,可帝莘的脸上并没有多余的喜色。

他一双凤眸熠熠,望向了浩瀚的苍穹。

精英兵王营,看上去和普通兵王营截然不同。

这里没有无边的精神海景,却有一片最美星空。

如此纯净星空,帝莘只在孤月海时才看到过。

帝莘的脑中,浮现成了叶凌月的脸来。

他嘴角一扬,勾勒开一道迷人的笑弧。

“免死军令么,离它又更近了一步。只要活得免死军令,我就可以返回神界,向八荒神尊夫妇请婚,迎娶洗妇儿了。”

帝莘喃喃自语着。

帝莘此番到兵王营来,的确遭受了许多不公平的事。

昙水仙子也是个小肚鸡肠的人,她在出发之前,并没有告知帝莘军部和兵王营的复杂关系。

帝莘到了兵王营后,接连遭受冷遇。

他从不是个好说话的主,除了自家洗妇儿叶凌月之外,帝莘无论是为人时,还是为妖时,从来都是能动手解决的事,绝不动嘴。

这才有了帝莘车轮战一百三十多名高级兵王的事。

也是那一次,帝莘在高级兵王营站稳了脚。

帝莘本以为,这一战之后,兵王营的事情就告一段落了。

他只需在兵王营当好武教头,想法子返回军部即可。

可哪知精英兵王营的曹判会在那时候看中他,执意邀他前往精英兵王营。

对于曹判的邀请,帝莘最初并不领情。

直到曹判提出,他已经得知帝莘为何会被派到兵王营来,他有法子能让帝莘早日返回军团,离开兵王营。

帝莘与曹判也算不上很熟悉。

对方无端端如此好心,帝莘自是不肯相信的。

直到曹判亲自前来,他表示,他和昙水仙子素有嫌隙,帮助帝莘只是因为要报复昙水仙子。

曹判也不是蠢笨之人,帝莘在进入兵王营时,他就已经留意上了帝莘。

与魏判不同,曹判对帝莘的了解更为彻底。

他断定了帝莘是可造之才。

但他也没法子肯定帝莘是否是昙水仙子的人,他提出了让帝莘放弃武教头的教职,以表明自己和军部再无干联。

作为交换代价,帝莘可以获得和其他精英兵王一样的修炼资源,曹判还允许帝莘冲击至尊兵王。

帝莘对此提议,原本也没有多大的兴趣。

可当曹判提出,帝莘若是能成为至尊兵王,就能够获得免死军令。

四大至尊兵王的免死军令,在神界,是可以赦免一切死罪的。

无论是四大神帝还是军部御史的命令,就连被奉为神界至尊强者的慕容老方仙,当年也曾承认免死军令的作用。

帝莘听得了免死军令的用途后,确实被触动了心事。

自妖界统一之后,帝莘就对争权夺利没了兴趣。

他唯一的愿望,就是和叶凌月结成秦晋之好,两人过上神仙眷侣般的生活。

奈何叶凌月身上前世的枷锁太过沉重,帝莘为了她自毁神印,以蚩印的身份到了神界。

可正是成也蚩印,败也蚩印。

帝莘一直都必须以蚩印的身份存在,墨离的重生,让帝莘意识到,他冒牌蚩印的身份,早晚会曝光。

杀神将,以妖的身份,进入神界,本就是大不违之事。

轻则流放,重则诛杀,帝莘本人倒不介意被神界流放,可他在意叶凌月。

若是他不能留在神界,他和洗妇儿怎么办?

叶凌月必须拥有神族的身份,否则她体内的生死符随时都可能夺走了她的性命。

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帝莘许久。

也是阻扰他和叶凌月成婚的最大的障碍,他想以帝莘的身份,向天下人宣布,他帝莘,迎娶了叶凌月为妻。

可早前,帝莘想尽了各种法子,都没能解决这个难题。

就连八荒神尊夫妇对此也是束手无策。

直到帝莘知道了免死军令的存在。

军令一出,四大神帝都要避讳几分。

既是如此,他一定要夺得免死军令。

只是精英兵王营的至尊军令的数量是有限的,且只掌握在东西南北四大封号兵王手中。

“你若是想要夺得免死军令,就必须击杀其中一人,占了他的位置。我以为,最合适的人选乃是东极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