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1章 一滴心头血

就在天符阁为了叶凌月的那张平安符焦头烂额之时,叶凌月也正在叶庙里,炼制修复太虚神印所需要的涂料。

由于朱雀木的缘故,叶凌月要修复太虚神印耗费的时间和精力大大过了她炼制任何一种符箓和丹药。

尤其是在鼎灵消失之后,叶凌月必须完全依靠自己把握每一种材料的火候和分量。

每每到了这时候,叶凌月就不禁会想起鼎灵。

“若是能早日救活鼎灵就好了。”

叶凌月叹了一声,只可惜,能用来救鼎灵的五彩魂玉迄今下落不明。

不仅仅是五彩魂玉,就连腾蛇兵王的行踪也成了谜。

叶凌月边思忖着,边将最后一种神兽血投入了乾鼎之中。

鼎内,出了咕咚咕咚的响声,数十种药汁和兽血混合一起,熬制了二十四个时辰之后,已经变成了粘稠的酱红色汁液。

汁液散出来的气味,和血液很是相似。

“所有的材料都已经炼制好了,只剩下一味心头血了。”

叶凌月眼中坚定之色一闪而过,手上,已经多了一把无邪剑。

“主人,你真要取自己的心头血?”

邪剑灵的声音里还有几分担忧。

心头血哪怕是对正常的修炼者而言,随意取之,也是很危险的一件事。

邪剑灵也没有把握,在完全不伤害叶凌月的情况下,取出异魔心头血。

“那可不是我的心头血,这颗异魔之心也只是暂存在我的体内罢了。”

叶凌月莞尔一笑。

许是她的乐观,感染了邪剑灵,邪剑灵诺了一声。

叶凌月这才将无邪剑对准了异魔之心所在的位置,她咬了咬牙,一剑刺下。

在剑刺入皮肤的一瞬,叶凌月面色一白,剑锋利无比,正中异魔之心。

而就在同一时刻,诸神山上,辩机正梳妆打扮着,今日她要陪同风谷神帝外出游玩。

她面色忽的一变,一阵剧烈的疼痛之感袭遍全身。

“啊!贱人!你做了什么!”

辩机出了一阵尖锐的叫声,身子猛地往前一倾,梳妆台上,各种珠宝饰瞬时洒落了一滴。

辩机只觉得浑身犹如被无数利刃刺中,万箭穿心,疼痛无比。

几乎是一瞬,辩机就明白了。

叶凌月必定是对她的异魔之心做了什么。

异魔之心,对于异魔而言,珍贵无比。

哪怕是如今这颗异魔之心已经被叶凌月给吞噬了,可在辩机没能找到新的异魔之心前,叶凌月只要对她的异魔之心有任何异动,辩机都会疼得死去活来。

早前辩机并不担心叶凌月会有什么举动,毕竟异魔之心如今也在叶凌月体内,除非叶凌月想死,否则伤了异魔之心,对于叶凌月而言,也会是一大重创。

可她没料到,叶凌月压根不按理出牌,居然会对异魔之心下手。

那女人简直就是个疯子。

辩机只觉得自己体内,精血正在迅干涸。

她虽是玄阴之骨的拥有者,可本尊因为是神骨的缘故,并无真正的血肉。

原本的身躯,都是靠着异魔之心凝聚血肉的,叶凌月再挖取一滴异魔心头血,对于辩机而言,简直是要了她的命。

辩机此时真想将叶凌月那贱人碎尸万段。

可奈何叶凌月人在兵王营,她鞭长莫及。

若是再不想法子,她只怕今日会被叶凌月给活活害死了。

辩机低头一看,自己那身华丽的衣袍下,本还白如凝脂的皮肤,迅干涸老化,一根根筋脉凸起,看上去又老又丑。

她能遇见,铜镜里的自己这会儿正迅老去。

对于异魔而言,血就是最好的滋补品啊。

一滴异魔心头血,千年修为。

而对于遭遇叶凌月重创的辩机而言,她眼下需要大量的血肉。

辩机出了困兽般的哀嚎声,她身旁的宫女吓得花容失色。

“神后娘娘,您这是怎么了?”

宫女们正要上前查看辩机的情况,辩机一把抓住了一名宫女,却见她满眼通红,口中竟是生出了尖尖的獠牙。

她二话不说,对准了宫女的脖颈一口咬了下去。

只听得一阵可怕的吞咽声,那名宫女脖颈上的血肉,被活生生撕扯了下来。

寝宫内,宫女们吓得尖叫连连,四散而逃。

辩机一口吞下了几块血肉,一双眼红的如同血玉般,她如同饿极了的困兽,飞扑向了那些宫女。

那些宫女哪里是她的对手,不过一刻钟的时间里,宫女们全都被辩机活活啃咬而死。

辩机一身的血污,在吞食了大量年轻宫女的血肉之后,她的皮肤又恢复了光泽,容貌也变回了早前的艳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