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3章 四命帝魔 帝莘

若是说神界的主宰是四大神帝,那对于天战战场而言,四大神帝反倒并非是重要的。

反倒是慕容老方仙和昙水仙子之流的连接神界和天人的存在,才是天战战场的几大营长重视的。

所以在昙水仙子许诺给以好处后,先锋营营长毫不犹豫,就将手下的得力战将蚩印视为了弃子。

可就在蚩印说完“收尸”两字时,先锋营内,忽的有阴风吹过。

明亮的帐灯一下子熄灭了。

先锋营营长腾地站了起来。

不等他话毕,一股温热的液体,噗的一声,就溅在了营长的面上。

他下意识用手一抹,鲜血特有的粘稠质地,让营长心魂一震。

“什么人?”

下一刻,营长的话就咽在了喉间。

原本熄灭的灯一下子亮了起来。

咫尺之距离,站着一人。

男子黑衣如墨,与漆黑的夜色完美地融合在一起,他的眼眸呈淡淡的琥珀色。

他随手就点燃了帐灯。

“怎么,不过是一天一夜未见,营长就不认得我了?”

帝莘用手拨了拨灯油,啪啪,顿时一阵火光四溅。

“蚩印?你没死,帝青玄居然……”

营长硬着头皮问道。

“我没有死,让你很失望吧。营长,方才你的对话我都听到了。”

帝莘的指撩过了火焰,苍白色的火焰映照在他的面具上,折出了一道道危险的光。

九命帝魔,呵~

他还真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了。

体内,有一种微妙的感觉,越来越是明显。

帝莘返回先锋营,本意是想杀了营长,替自己出口气,哪知道却听到了这些“有趣”的东西。

“蚩印,你不要误会。这件事,与本官无关,是慕容老方仙和昙水仙子要我下的手。你也知道,几大战营需要的符箓和丹药全都是他们提供的。我也是为了天战营和大家,才不得不牺牲你。”

先锋营营帐头皮一阵发麻。

从第一次看到蚩印时,营长就觉得此人看着让人很是不安。

但平日至多也就是看上去冷酷了些,可今夜的蚩印,看上去尤其可怕。

“慕容老方仙和昙水仙子是吧?他们的确该死。不过,你也该死。放心,我先送你上路,接下来就是他们了。”

帝莘缓声说道,一种嗜血的渴望,越来越明显。

他的体内,那几股热流涌动的更加厉害了。

热流催动着体内的热血,在不断蚕食着帝莘的理智。

“你!你好大的胆子!来人,有刺客!”

营长慌得高呼出声。

营帐外,大量天战战士和方士们一拥而入。

看到蚩印和先锋营营长时,都不由一怔。

“蚩印背叛天战营,勾结异魔帝青玄,意图加害本官。快,快即其击杀!”

营长就如见了救命稻草般,躲在了那一群天战战士和方士们的身后。

方士们听罢,纷纷释放出了各种天符。

那天符挟带着各种不同的属性,有火、冰、水、土符力,一时之间交杂在一起,编织成一张无形的大网,帝莘被完全笼罩在里头。

却见帝莘神色不变,周遭剑意如无数游鱼,闻风而动。

只听得“噗噗噗”多声,符箓还未释放完毕,就被剑意击穿,换成了一团团焦炭。

天战战士围成一团,他们手中执着一人多高的战弓。

弩弓绷直,箭是上好的戮神箭,每一名都是神弓手。

百箭齐发,帝莘却是手中一挥,剑意凌厉狂暴,犹如秋风扫落叶,转瞬之间,就将眼前的箭绞成了碎末。

“再射!我就不信,你能挡得了一世。”

见蚩印在了层层包围之下,依旧是毫发无伤,先锋营的营长又惊又恐。

他如今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蚩印死!

天符如雨,箭如风,在了半空中发出了狂戾的呼声。

帝莘饶是能操控剑意,可在了层层包围之下,也是体力有尽时。

只听得“噗”的一声,一枚利箭正中帝莘的胸膛,刹那间,血如雨下。

帝莘闷哼了一声。

“好,射的好。”

营长欣喜若狂。

又是接连数箭,帝莘的身子上已经被多枚戮神箭所伤。

血滴滴答答落下,帝莘垂着头,琥珀色的眼渐渐变成了暗红色。

他的体内,有几股热气不断往脑门冲。

脑海中,时断时续出现了早前营长的那番话。

“九命帝魔,传闻帝魔一族有多条命脉,但并非每一名帝魔,天生就是九命。帝纣是帝青玄的弟弟,他多年之前,背叛了帝魔一族。传闻其,偷走了帝魔一族的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