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0章 自己的仇自己报

叶凌月没有作声,云笙思忖了片刻,上前一步,躬身说道。

“不慢神帝,叶凌月乃是我的长女夜凌月。”

云笙也知道,事到如今,再要隐瞒,已经是瞒不过去了。

她照看长生神帝那么久,也知眼前的老者,并非是什么恶人。

对方此时知道叶凌月的身份,充其量也就是替叶凌月的家世增加一份分量。

毕竟身为元帅,除了实力天赋和威望之外,家世背景也是极其重要的。

云笙就是赌,长生神帝不会拘泥于叶凌月的身世。

叶凌月没有吭声,娘亲云笙阅历丰富,她做的决定绝不会有错。

“果然如此,朕就说,你们俩的关系绝不简单。”

长生神帝听罢,倒是不意外。

他早就决定,叶凌月母女俩气质神韵很是相似。

“但为何你们俩要一直隐瞒,坦诚身世,对她而言,会是一大助力。”

长生神帝很是不明白。

“这其中的缘由还要从月儿的前一世说起。她前世辨人不清,爱上了一个负心之人。那人将其千刀万剐,我夫妇二人爱女心切,就不顾天地法则,护住了月儿的三魂七魄……”

云笙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个大概。

“说起来,朕好像也在哪里听说过叶凌月这个名字……”

长生神帝努力回忆着,人年纪大了,记忆力总是大不如前的。

可他再一思索,忽是老眼一亮。

“朕想起来了,夜凌月不就是九夜神尊的前任神后?”

长生神帝再一想起云笙刚才口中所说的那负心汉,立马就明白了,奚九夜就是那一个将夜凌月千刀万剐的负心汉。

“那人正是九夜神尊,而抢夺月儿未婚夫婿的女子,正是风谷神帝的爱女兰楚楚。神帝陛下现在总应该知道,为何我们夫妻会一直隐瞒月儿重生这件事了吧。”

尽管事情也经过去了多年,可是云笙旧事重提,免不得一阵咬牙切齿,对奚九夜的痛恨之意,也是溢于言表。

“这当真是笔糊涂账。只是这事已经过去了多年,相信当事人也都已经时过境迁了,难道你们还打算一直隐瞒下去?”

长生神帝以为,纸是包不住火的,叶凌月隐瞒身世可以一时,可她成了第七元帅后,神界无数目光都会落到她身上。

届时,她的身份早晚会被发现。

“那时就算是奚九夜和兰楚楚知道了月儿的身份,也已经无力回天了。月儿不再是当年的一介废材,也不仅仅是我和北溟的女儿。她是神界军团元帅,身份地位丝毫不逊色于奚九夜。到了那时候,月儿想要报仇也好,坦白身世也罢,我和北溟作为爹娘,都会站在她身后,做她最坚实的后盾。神帝陛下身为人父,相比之下,应该很能体会我们的心情。”

在夜凌月刚死之时,云笙一怒之下,恨不得立刻铲平了北境。

那时,火炎神帝的一番话教诲了她。

火炎神帝说,儿孙自有儿孙福。

福兮祸所致,祸兮福所倚。

夜凌月之所以会被当时身份地位都不如她的兰楚楚暗害,也是因为云笙夫妇太过于宠溺的缘故。

云笙夫妇吸取了教训,在叶凌月重生之后的最初几年里,一直未曾露过面,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想让叶凌月摆脱前世的性格软肋。

的确,这一世的叶凌月,最初虽是个娘不亲爹不爱的傻女,可她的性子也在那些苦难前磨砺了许多,这一世的叶凌月,丝毫不逊于曾经的医佛云笙。

她一步步走到了神界之巅,就是最好的证明。

“娘亲……”

叶凌月在旁听着,这才知道了爹娘的用心良苦。

她的内心感慨万分,正如娘亲所说的那样,这一次,是她和奚九夜的战场。

她封帅之时,就是奚九夜偿债之日。

他让她尝遍千刀万剐之苦,她就要让他体会肠穿肚烂之痛。

“哎,冤冤相报何时了。朕也知,此事乃是夜、奚两家的恩怨情仇。朕不会插手,但你们需记住,无论何时,都必须谨记,不能因为报仇迷失了本心。”

长生神帝听着,也是以真心唏嘘。

好在这位慈祥的老者,如今也是无力再干涉这么多非政务之外的事。

他如今想要的,只是一分活的机会。

“叶凌月,你上前来。”

长生神帝示意叶凌月上前。

“朕就允了你,推荐你成为第七元帅,但是作为交换条件,你需在半年之内,替朕炼制出一张回春天符。朕若是能活,朕就是你的靠山,但若是朕死了,山崩地裂,风谷和奚九夜也不会再容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