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6章 御前舌战

墨离!

叶凌月!

久违了!

电石火光之间,叶凌月和墨离极快地对了一眼。

墨离成为王夫后,就一直深居简出。

但是叶凌月看他的气色……叶凌月的眼在墨离和女帝之间来回一睃,女帝的情况似乎不大好。

冰原女帝乃是传奇女帝,也是四大神帝中唯一的女子,叶凌月虽未正式见过她,但是光是听传闻,冰原女帝绝不是眼前这个面色蜡黄的瘦弱女子。

和风谷神帝一样,冰原女帝在成亲之后,就一直无心朝政。

她朝政上的很多事务,近期都已经交由她的王夫也就是无心皇子打理了。

无心太子又是王族出身,所以冰原女帝的手下们也没什么异议。

如今整个冰原女帝的臣子和神域内都知道,王夫之命就好比冰原女帝之命。

好一个墨离,好一招借刀杀人。

叶凌月可以断言,今日的封帅大典,绝不会那么简单。

叶凌月再看看辩机和墨离,这两位同样都是异魔侯,只不过看上去,墨离并不知道,场内还有一位异魔侯。

不知墨离对上辩机,又会是谁更厉害一些。

“既然四位神帝都已经到场了,那今日的册封大典即将正式开始。”

礼官宣布仪式正式开始。

礼官免不得歌功颂德一番,在焚香祭祀。

稍后,就开始了今日封帅大典的第一个环节。

却见军部第一御史昙水仙子率先走了出来。

昙水仙子冲着四大神帝行了一礼,又冲着十一位元帅颔首致意,这才开了口。

“今日封帅大典,分为三个环节,第一个环节,乃是审案。众所周知,今日的册封大典,本是为了册封第七军团的秦松为元帅。奈何册封之前,秦松被人揭发了刺杀骆帅。此案涉及甚广,牵连到了第六军团秦帅和兵王营武教头秦律。将一干犯人带上来。”

昙水仙子说罢,三辆囚车扎扎作响,被推了上来。

囚车之内,坐着形如枯槁的秦家三人。

秦帅等人早前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奚九夜身上,那一夜王武被杀后,他们本以为,叶凌月一定也会被杀。

哪知道叶凌月好好地到了诸神山。

至于被他们视为救命稻草的奚九夜迄今都没有出现在诸神山,秦家爷孙三人就知大事不妙了。

三人坐在了囚车里,度日如年。

一见到四大神帝,秦帅像是回光返照一样,忽然回过了神来。

他猛地抓住了囚车,头狠狠撞向了囚笼,整个囚车顿时被撞得“咯咯”作响。

“神帝陛下,四位神帝陛下,臣是被陷害的。还请神帝陛下开恩,替臣等洗刷冤屈啊。这一切,全都是叶凌月那贱人栽赃嫁祸。”

“闭嘴,老东西,竟敢用言语辱骂他人。”

负责押送囚车的乃是小怪物,他一听秦帅出言不逊,毫不留情,上前就踢了秦帅两脚。

秦帅被锁了神力,小怪物这两脚又狠又快,秦帅被踹得惨叫连连。

“四轩,助手,对方终归是军界老臣。”

风谷神帝示意曾四轩脚下留情。

曾四轩这才停住了脚。

“叶将军,你也是涉事人之一,你可有什么要说的?”

昙水仙子看了眼叶凌月。

“启禀四位神帝陛下、御史和诸位元帅。在下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人证物证也都已经查明。有一重要证人王武,他早几日被刺杀,所幸性命保住了。诸位若是要举证,大可以传召王武前来作证。”

叶凌月坦然言之。

“把王武传上来。”

火炎神帝说道。

不消一会儿,就见有人匆匆来报。

“启禀几位陛下,那叫做王武的证人,方才突然暴毙,死因不明。”

叶凌月一听,眉头皱了皱。

“暴毙?这是怎么回事,看守犯人的是何人?”

几位神帝一听,质问道。

小怪物听罢,慌忙上前。

“启禀几位陛下,看守犯人的是末卑职。”

囚车在抵达诸神山后,就移交到了小怪物的手上。

小怪物也知这几人是涉及叶凌月能否封帅的重要人证物证,所以一直亲自看守。

直到晌午前后,他因记挂着叶凌月,临时走开了片刻。

但前后也不过半个时辰,哪知道,就在这半个时辰里,出了事。

几位神帝当即下令,派遣诸神山的方士前去查看王武的尸体。

一番查看后,没有发现明显的中毒迹象。

“启禀几位神帝,证人王武的死因已经查明,是自爆丹田而死。他在临死前,还留下了一封遗书,遗书上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