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0章 受刑还是试炼

这刑堂凭空而生,自是不是真正存在的刑堂,而是幻象所生。

佛门之中,有众生百像之说。

尤其是圣佛一辈,在幻象操控方面,更是胜人一筹。

戒律佛掌管的乃是佛门戒律。

佛门拥有万千门徒,十万千门生,更有信徒百千万计,有佛缘者一入佛门,就等同于成了佛门的一份子。

这些佛门中人,大部分都是心怀慈念之辈,但也不乏有作恶之辈。

佛门设下了刑堂,就是为了惩戒那些作奸犯科之辈。

刑堂之内,又有大小刑具无数。

从虎凳、抽肠到头顶钻洞,刀山油锅,炮烙之刑,各种见过的没见过的刑罚,让人肝胆欲裂。

伴随着刑堂的出现,叶凌月听到了一声佛号,却见一个威严的声音从天而降。

声音由远至近,仿佛就在耳边。

“佛门有刑罚千种,叶凌月偷盗天地阵,私设地煞军为第一桩罪。盗佛门法宝为第二桩罪。两罪并罚,当受千刀万剐,凌迟之刑。”

“戒律佛”在上,听到了那一声宣判时,云笙面色大变。

“月儿!”

她冲上前去,想要闯入刑堂。

可眼看那刑堂和叶凌月就在眼前,云笙冲上前去,想要救下叶凌月。

可是一靠近,根本无法触碰,云笙就穿堂而过。

“莲池,不愿意加入佛门的是我,得罪戒律佛的也是我,月儿集结十万地煞兵入侵诸神山,也都是为了我,有什么都冲着我来好了,放开我的女儿。”

可怜天下父母心,叶凌月是云笙怀胎十月生下的第一个孩子,她唯一的女儿,也是云笙最疼爱的孩子。

云笙也知那刑堂只是幻象,或者说只是一种精神折磨,可那幻象栩栩如生,和真实的如出一辙,尤其是,叶凌月即将面临的乃是凌迟之刑,和她五百多年前遭遇的一模一样。

当年,夜凌月受刑之时,云笙未曾亲眼目睹。

今日,叶凌月却要在云笙面前,再受一次刑罚。

云笙是万万无法忍受的,她宁可受刑的是自己。

“云笙,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你若是早点答应了加入佛门,你的女儿就可以少受很多苦。只要你答应了加入佛门,她就可以免于一死。”

莲池佛陀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变态的笑容。

虽是云笙的引路人,可莲池佛陀对云笙是嫉妒的。

云笙是十万年难得一遇的五寸佛根的持有者,戒律佛对其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否则也不会一而再而三要引渡云笙。

云笙更是有可能成为圣佛的人。

反观莲池佛陀,在戒律佛的座下伺候了万年,依旧只是个门生,除非有天大的机缘,否则莲池佛陀很难有机会成为圣佛。

莲池佛陀看到云笙痛苦难受,就有种难以言喻的快感。

“娘亲,不要与他废话,不过是凌迟罢了,女儿也不是第一次经受,我受得起。”

叶凌月见了娘亲求莲池佛陀,心底怒火丛生。

娘亲是何等高傲之人,竟要和这一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求情,叶凌月的愤怒可想而知。

“受不受得起,试试就知道了。”

他大笑几声,刑堂的刑架上,一柄柳叶大小的刑刀飞掠而起。

没有行刑者,刑堂里的一切刑具都听从“戒律佛”的操控。

叶凌月根本无法挣脱。

刀光一闪,叶凌月的衣上顿时多了一片血色,右手臂上,一片完好的血肉被削了下来。

叶凌月身子一震,咬紧了牙关,凌迟之痛,顿时席卷全身。

五百多年前,在陨神崖上的牢笼里,她也经受过同样的刑罚。

尽管已经过去五百多年,可那种痛楚之感,依旧是清晰可见。

“月儿!”

云笙心魂一震,那一刀仿佛就割在了她身上一般。

“娘亲,我不碍事,这痛不算什么。”

叶凌月强颜欢笑着。

不过是切肤之痛,比起来,当年身心俱痛的感觉比这可要糟多了。

“这不过是第一刀罢了,佛门凌迟之刑,共有九百九十九刀,刀刀不致命,刀刀见血肉,让人生不如死。本座倒是要看看,你还能嘴硬到何时。”

莲池佛陀双眼猩红,瞬念之间,又是数十刀。

数十刀下来,叶凌月的手臂上,顿时血肉模糊一片,已经隐隐可见白骨。

可想而知,若是真的九百九十九刀下来,叶凌月只怕已经成了一副骨架子了。

叶凌月愣是一声未吭。

云笙脸色惨白,这数十刀,不过瞬息之间,可是对于云笙而言,却犹如经历了一甲子那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