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0章 生死轮回盘

幽冥鬼王说罢,意味深长,看了眼叶凌月。

同样都是抽骨,可帝莘和叶凌月显然是不同的。

帝莘毕竟是姚祖再世,他又是个男人,能承受的痛苦的能力,必定比叶凌月高得多。

叶凌月是神尊长女,自小受到万千宠爱,她吃不了苦,也是人之常情。

所以幽冥鬼王提出这个建议后,就已经做好了被叶凌月断然拒绝的准备。

只是幽冥鬼王终归是错看了叶凌月,他不知,叶凌月两世为人,经历过的,比他想象的要多得多。

如今的叶凌月,身怀封天令和太阴神印,她深知一个道理。

适者生存。

一旦其他九十八地的宿主们都知道神界出现了封天令,必定会云集神界。

届时,她面临的只有死路一条。

她不可能再像是过往那样,要爹爹或者是帝莘来保护。

每个人,都必须肩负起自己的使命。

既然四千年前,封天令选择了她作为宿主,她就必须承担这一份使命。

就算是不能带着整个位面飞升,她也不能让神界因此陷入战火纷飞之中。

一听要让叶凌月抽骨重塑肉身,夜北溟的眉头不禁皱紧了几分,心底百味交集。

身为叶凌月的爹爹,夜北溟自是不想女儿受这等折磨。

他也很清楚,女儿走到了今天这一步,经历了多少的磨难。

若是可以,他和任何父亲一样,希望自己的宝贝女儿,能够成家生子,和自己相爱之人,双宿双栖,只是命运,却让叶凌月没法子像是正常人那样。

许是看出了夜北溟的担忧之色,叶凌月连忙开口。

“爹爹,我想试试。只要能变强,能找回娘亲,女儿什么苦都愿意承受。更何况,我若是不变强,将来的命运会比前世更加凄惨。”

夜北溟叹了一声。

“月儿,爹爹不会拦着你,但你记住,无论你要面临什么,你身后,并非只有一人,你还有夜家。”

叶凌月颔首,她毅然看向了幽冥鬼王。

“爷爷,我可以承受抽骨重塑圣体之苦。还请爷爷动手,不过在替我重塑圣体之前,我还想请您帮忙,救活小乌丫。”

即便是这时候,叶凌月也没有忘记小乌丫这个好姐妹。

“乖孙女儿,你尽管放心。你把那小家伙的生辰八字以及死时的时辰告诉我,我这就想法子让她复活。这几日,你先住在幽冥境,陪陪你奶奶。”

幽冥鬼王和鬼王妃隐居在幽冥境,两人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

不过日子呆久了,幽冥鬼王倒是还好,但是鬼王妃难免会有些发闷。

她得知了叶凌月和夜北溟前来,很是欢喜。

夜北溟被鬼王妃拉着,扯起了家常,见自家爹爹一个头两个大的模样,叶凌月不免有些忍俊不禁。

在小吱哟的坚持下,叶凌月和他一同,随着幽冥鬼王一起前往可以救活小乌丫的地方。

幽冥鬼王施救的地方,正是幽冥宫旁的一座花海。

那一片花海,有个极其旖旎的名字,名为十里花海。

意为十里之内,全都是彼岸花。

早前帝莘也曾看到过,只是和叶凌月不同,帝莘并没有深入花海。

那是片开得如火如荼的红色彼岸花海,满目都是红色。

彼岸花花色如血,在了微风下摇曳生姿着,就如无数个翩然起舞的舞女。

只是在其美丽的花朵之下,却是一片锋利无比的绿色荆棘。

那荆棘一旦遇到任何风吹草动,就会化为了利刃,利刃可穿透最坚固的神铠,如贪婪的吸血兽,吸食血液啃食皮肉。

得知这片花海是用神界神兵的鲜血染红,花海之下还埋着大量神兵的骸骨时,叶凌月不免有几分不寒而栗。

只见了幽冥鬼王口中念念有词,花海之中,彼岸花自发移开了,呈现成了一条蜿蜒小道。

叶凌月和小吱哟随着幽冥鬼王,沿着花海小道前行,在十里花海的最中间,出现了一个石磨模样的物什。

在那石磨的上方,刻着大大小小的文字。

那些文字看上去像是梵文,又像是叶凌月早前在兵王营文曲阁看到过的异魔文字。

“乖孙女儿,你可认得这玩意?”

幽冥鬼王指着那石磨,不无得意到。

“这是生死轮回盘?”

叶凌月见了那石磨,依稀脑中,出现了一个类似的轮回盘。

只是那轮回盘的大小,比起眼前的这一个要庞大的多。

记忆中的那个轮回盘边,矗立着一个人,那人陪伴着轮回盘,足足等待了四百多年。

灵魂的深处,叶凌月的某一块记忆碎片松动了。

曾经有一个人,在了冥界的生死轮回盘旁,静静守候了她的一缕游魂,四百九十七年。

直到她魂魄齐全,可以再世为人,那人才早她一步离开。

那人在离开之前,站在了轮回盘前,看着停留在轮回盘上的那一抹倩影。